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七百零二章 古怪
    “你……”

    萧东广勃然大怒:“姓杨的,你也太横了!这里是见天洞,是我萧家的地盘!这天书也是我萧家的天书,你竟然不让我萧家子孙看?”

    杨行舟伸手指了指洞口:“是我把你扔出去,还是你自己出去?”

    萧东广胸膛不住起伏,脸色变换不定,在原地呆立良久,方才跺了跺脚,转身离去。

    杨行舟的名头实在是太大,尤其是先前出手对付朱侠武,所展露出来的武功简直不是人力所能为之,刚刚一声大喝,震断扁诸神剑,将辛虎丘震的重伤欲死,浑身衣服悉数化为飞灰,这等神通简直是神仙手段。

    萧东广虽然有点自命不凡,却也知道杨行舟的厉害,不敢与杨行舟放对,最后还是选择离去“敢跟老子耍横?真是好大的胆子!”

    杨行舟嘿嘿冷笑:“再敢多事,一拳打死!”

    “这个……”

    萧西楼咳嗽几声,道:“杨兄,咱们继续看书吧。”

    他对自己的哥哥萧东广也生出几分不满的心思来,同时也对杨行舟的本领有着极大的敬畏,竟然不敢出言阻止杨行舟对萧东广的羞辱。

    旁边萧秋水也在震惊之下,见父亲没有出言反对,也就乖乖的走出洞口,在外面随时听吩咐。

    两人离开之后,杨行舟继续誊抄天书上的内容,边抄写,边琢磨其中的道理,等到将天书中的内容誊抄完毕之时,书上记载的种种对敌手段和修行法门,已经全都被杨行舟学会。

    “很不错!”

    杨行舟将誊抄完毕的天书随手收起,起身对萧西楼笑道:“这天书上的武功非智慧通达博学多才之辈不能修习,你虽然是如今浣花剑派的掌门人,名列江湖七大名剑之中,但想要修习这天书上的本领,却还是差了一点机缘和天赋。”

    此时萧西楼也已经将天书上的内容观看完毕,心中也有了几分推敲,发现自己确实难以修行上面的功夫,不是说自己的内功不行或者修为不够深厚,而是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在“排斥”这门心法,根本就完全无法对上面记载的武学进行运转。

    “绝世至宝,有德者居之!”

    萧西楼虽然有几分不甘,但毕竟脑中清醒,他又不是贪婪之辈,在个人修养和抱负上,远超一般江湖好手,不然也不会偷偷接姚老夫人进入浣花剑派,暗中进行保护。

    此时眼见自己无法修行,忍不住叹了口气,对杨行舟道:“看来这门功法与我无缘,杨兄,你若是想要,就请拿去吧。”

    杨行舟摇头道:“我已经抄录了一份,这本原始的书册,是姜大姜二留给你们萧家的东西,我自然不能带走。萧兄能容我抄录一份带走,便已经算得上是慷慨大方了。”

    他说到这里,哈哈一笑:“这功法与你无缘,未必与你的孩子无缘,你让秋水过来,这门功法或许正适合他来修行。”

    萧西楼想了想,道:“那好,这本书就留在见天洞,谁有机缘,就给谁修行吧。”

    杨行舟道:“别谁谁谁了,整个萧家也就你幼子有机缘修行,其余二子机缘不够,强自修行,反有灾殃。”

    萧西楼犹豫片刻,点头道:“是,杨兄说的是!”

    他大儿子萧易人为人聪慧,果敢练达,但却失之贪心,平素里野心勃勃,自命不凡,若是真的掌握了天书上的武功,怕是会引来无穷祸患。

    二儿子萧开雁,为人忠厚,守成有余,开拓不足,眼光见识差了萧易人不少,以他的心性,并不适合这天书上的武功,真正适合萧开雁的武学应该是少林、武当这些稳扎稳打的武学传承,浣花剑派太过考验悟性和天资,因此萧开雁无论怎么苦修,始终都差了大哥萧易人三分。

    只有萧秋水自幼聪慧,过目不忘,素有大志,又颇喜杂学,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虽然博而不专,但在武学进展上,依旧不必萧西楼同年龄段的时候为差。

    萧西楼经过昔日与萧东广之间发生的内斗,最怕自己的三个儿子也会步入自己的后尘,因此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三个儿子始终要牢记“团结”二字。

    现在天书上的传承摆在眼前,而杨行舟摆明了不会抢夺这本秘籍,那么这秘籍到底传给谁来修行,对萧西楼来说,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易人聪慧练达,日后浣花剑派发扬壮大,就要靠他了,开雁为人忠厚,若是与易人配合,内外相合,浣花剑派想不兴盛都难。只有秋水年幼,最喜惹是生非,这天书上的武功最适合他来修行。万一路上遇到不可招惹的强敌,这天书或许还能救他一命!”

    萧西楼心中计较已定,不再多说,对杨行舟道:“惊扰前辈安息,西楼大感不安,杨兄,咱们现在还是将两位前辈的棺盖合上吧。”

    杨行舟道:“好!”

    当下萧西楼将天书秘籍收起,杨行舟将棺盖给盖上,两人这才走出山洞。

    见他们走出,萧秋水急忙迎上来:“爹,还好吧。”

    萧东广却不在洞口,不知去了何处。

    萧西楼手持天书,转交给萧秋水:“秋水,这天书你拿着,日后护法萧家,就是你的任务了。切记,这上面的武功只能你自己修行,万不可让第二个人参悟,你的两个哥哥也不能让他们知晓。”

    萧秋水受宠若惊:“爹……”

    萧西楼道:“你拿着便是,不可轻易示人。”

    杨行舟笑了几声,懒得管他们父子间的事情,迈步向外走去:“我今日两个目的,一个是杀朱大天王,另一个则是找出忘情天书。现在朱大天王虽然没死,却也已经重伤,天书也被找了出来,此行差不多算是功德圆满。诸位,有缘再见!”

    正要离开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嚣,一把晴朗的声音响起:“咦?是谁打塌了萧家大门?西楼兄,西楼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好么?”

    萧西楼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康兄?你怎么来了?”

    泰山高,不及东海劳”。

    这“东海劳”,指的就是劳山,或作崂山。

    劳山有座“观日台”,是劳山一绝,可观日出奇景。

    到过观日台上观日的人自是不少,但足足观了十年,风雨不改日出日落,尽在眼里的,只有一人。

    这人就是“观日剑”康出渔。

    康出渔有一子,叫做康劫生。康出渔与萧西楼是至交,康出渔每来萧家、必带康劫生来,而萧秋水就与康劫生成了莫逆之交。

    康出渔观日悟出剑法,康劫生虽然年纪轻轻却尽得其父真传。

    现在门外发出声音之人,正是观日剑客康出渔!

    萧西楼惊讶至极,今天自己这浣花剑派怎么跟菜市场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刚出现一个辛虎丘,现在又来了一个康出渔,给人的感觉,总觉的他们之间有着一丝微妙的关系。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