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六百二十一章 要死人了
    “我这如此高明的掌法,你们魔师宫竟然弃而不用,当真是暴殄天物,不知所谓。”

    杨行舟被庞斑“请”出魔师宫时,大为不忿:“我这些功法光明正大,威力无穷,你们若是不修行的话,早晚会后悔的吐血!”

    庞斑淡淡道:“我若是将你的功法留下,那才会后悔的吐血。”

    杨行舟:“兄弟,你这样说话可就没意思了!”

    庞斑伸手向外虚引:“请!”

    杨行舟:“告辞!”

    庞斑:“不送!”

    山顶一声唳鸣,红光一闪,火鸟出现在魔师宫上空,盘旋了几个圈子,落在了魔师宫所在山峰的半山腰处,杨行舟发出一声长啸,一步迈出,已经跨越了十多丈的距离,随后从山顶一跃而下,人在空中虚虚踏步,接连踏出八步,第八步踏出之后,便落在了火鸟背上,随后火鸟展翅,瞬间远去。

    “少林的八步登空!”

    看着杨行舟在空中踏步,潇洒自如,犹如仙佛,庞斑双目精光暴涨,显示心中绝不平静:“现在少林寺竟然将门中武学传给了杨行舟,倒是大方的很呐!”

    武林中提及少林寺轻功,最出名的就是达摩老祖的一苇渡江轻功,但是庞斑却知道在少林寺内更有一种极为奇妙的轻身功法,叫做八步登空,如将这门功法修炼到了极致,可以在燃香的烟气上踏步而行,高明者以烟气为凭借,最高可以踏出六七步之多,直到一口真气耗尽,方才落下。

    现在杨行舟身如飘絮,凭空御风,人在空中虽然也没有踏出八步的限制,但是一步迈出,便是十多丈的距离,接连八步迈出,已经走出一百多丈,此等神功,当真是可敬可怖,与庞斑的不假外物,虚空悬浮的本领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庞斑站在魔师宫外,目视杨行舟在空中慢慢消失,良久之后,方才唤来方夜羽,道:“夜羽,你让族人做好随时应对中原侵袭的准备,杨行舟此人狼子野心,为人小肚鸡肠,做事却又大气魄,中原在他带领之下,恐将又是一个盛世王朝,塞外各族大难临头,须得提前做好准备。”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天,少见的生出一丝疲惫之感:“人生在世,世事纷扰,着实难得片刻清闲,老夫年过百岁,此时却还要心忧族人,后辈小儿,该当学会独当一面才行。”

    方夜羽诚惶诚恐:“是,师尊!自此之后,塞外所有事务,将不会再打扰恩师半分!”

    庞斑点了点头,道:“我要在宫内闭关,思索一些事情,如无大事,不要扰我清修。”

    他与杨行舟在魔师宫内斗智斗勇,虽然耗费了不少精神,但着实痛快,收获也极高。

    杨行舟虽然对他处处下套,当想要在魔师庞斑面前下套,起码得有相应的实力,更得有相应的武学道理做支撑,否则的话,若是不能在武学道理上自圆其说,如何能引的庞斑这等大高手上当,所以起码得有九分是真,一分是假,才能起到令庞斑为之动容的地步。

    是以两人虽然勾心斗角,但对各自生平所学,却也没有做什么隐瞒,关键是面对同境界的高手,也无法做到隐藏实力,彼此的修为各自一目了然,也用不着隐藏。

    此番论道之后,庞斑当即宣布闭关,不见外人,便是自己的爱徒方夜羽,付如非必要,也不能踏入魔师宫。

    与厉若海的决战已经临近,他必须要以最好的状态来迎接这次战斗。

    “可惜,竟然没有将我的功法留在魔师宫。”

    杨行舟盘膝坐在火鸟背上,衣衫猎猎,长发飞舞,心中暗自可惜:“若是我的不周山掌留在魔师宫,保证有人忍不住诱惑,暗中演练,只要有了开头,就绝无停下来的理由,嘿嘿,到时候肯定有一批家伙经脉寸断而死。”

    他此时的不周山掌与刚创出来时候,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套掌法随着他实力的提升,也在一步步的进行完善,在增添新的招式之时,他之前所创的掌法也在不断的进行调整,威力已然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基本上没经历过一个小世界,杨行舟这套掌法便会做一次大的调整,到了这覆雨翻云的世界后,这套掌法已经日趋完善,威力也达到了人力所能企及的巅峰状态,只是这门掌法力道刚猛,内中心法又糅杂了儒道佛魔的诸般道理,普天下只有杨行舟自己能够修行,别人没有金箔上的无名心法加持,根本就不可能修行成功。

    可就是因为这门掌法中包含了各家修行的道理,无论哪家弟子看到之后,都会觉得与自身功法相合,都能够修炼,可是一旦修炼上身,便会欲罢不能,便是想要摆脱也难以做到,这门掌法霸道无比,不修而自发运行,可运行起来时,自身真气又难以跟上,迟早会因为真气衰竭而死。

    杨行舟将这门掌法展示给庞斑,本就不安好心,结果被庞斑给看出来了,此人当即让黑白二仆将这套掌法抹去,不予记载,他是魔门大宗师,眼光见识超人一等,杨行舟想要阴他,也没那么容易。

    “果然魔门中人没一个善茬,这庞斑直觉惊人,老子不相信他能在短时间内就看出我这套掌法的不妥来,肯定是凭借武者的直觉,发觉其中的不妥。”

    杨行舟乘风而去,破空飞行,对庞斑识破自己的阴谋颇为不爽,但想到对方是魔门不世出的大宗师,武功智慧超出常人良多,被他识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人家的脑子不比自己差。

    骗不过对方,那就作罢,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反倒是在与庞斑论道过程中,杨行舟获益良多,在魔师宫内诸敌环绕,不容他有沉淀消化的时间,此时坐在火鸟背上,方才可以放下心来,慢慢梳理自己论道所得。

    回想庞斑所说的诸般武学妙理,再结合自己再魔师宫藏经阁内观看的魔门经典秘本,杨行舟对魔门的诸多功法都有了详细的了解和认知,对于魔门中的种种法门大感新奇:“以老子的资质和悟性,看来天生就是魔门弟子啊,这些法门好像就是为我准备的一样。”

    他性子跳脱,为人做事最喜欢搞邪的,这些魔门功法最符合他的脾气,纵然是非常险恶阴毒之术,他也是感到兴高采烈:“反正是用来对付敌人,管他娘的阴毒不阴毒,用刀子杀人是杀,用毒药杀人也是杀,自然是那个方便用那个!这次返回金陵,肯定有不少人因为我不曾临朝而变的蠢蠢欲动,老子正好可以试验下这些魔门的种种手段。”

    “嘿嘿嘿,手段不强硬,不流点血,如何能再造一个强横的国家!”

    与此同时,在朝堂中监国的丞相虚若无,回到家中长吁短叹,对女儿虚夜月道:“月儿,你这几天千万不要出门,也不要结交其余权贵之家的子女。”

    虚夜月好奇道:“爹爹,出了什么事了?”

    虚若无道:“要死人了。”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