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五百六十章 命格
    域外三大宗师威名赫赫,花仙年怜丹和红日法王也还罢了,中原武者少有接触,但是“人妖”里赤媚的厉害,整个中土武林老一辈的高手,几乎无人不知。

    尤其是鬼王虚若无,二十年前,曾率领众多高手与里赤媚在塞外交手几次,连里赤媚的老师扩廓都死在了虚若无手中,那一战,双方死伤极多,结下了血海深仇。

    因此没有人比虚若无更清楚里赤媚的可怕。

    尤其是里赤媚将天魅凝阴的心法修至圆满境界,这“天魅凝阴”乃是秘传域外数千年的奇功,修成之后,利用速度突破了体能的限制,速度愈高,凝起的内劲愈是凌厉。

    当时的里赤媚便已经是当世少有的绝世高手,而今精修二十多年,勇猛精进,修为之高,可想而知。

    可即便如此,里赤媚在向杨行舟出手的到时候,竟然还是不敢一个人出手,而是选择了红日法王和年怜丹一起围攻杨行舟,由此可见他对杨行舟的忌惮,同时也更说明杨行舟的厉害。

    在域外三大宗师和一个东瀛高手的围攻下,杨行舟竟然还能杀死年怜丹,打伤里赤媚与红日法王,这份战力当真是惊世骇俗,连虚若无听了之后,都为之动容。

    旁边的韩柏和范良极更是面面相觑,一脸骇然。

    当初韩柏曾被里赤媚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几次三番差点死在此人手里,对里赤媚的惧意至今烙印在心底。

    而范良极对里赤媚也是忌惮万分,他身为天下有名的大盗,轻功身法极为惊人,可偏偏里赤媚就是他的克星,里赤媚的天魅凝阴术已达至古往今来练此功者的最高境界,转化了体质,阴气凝起时,身体似若失去了重量,像一阵轻风般,可以想像那速度是如何骇人。

    天下间除了庞斑和浪翻云,无人能与里赤媚比速度!

    范良极轻功虽好,可若是遇到里赤媚,也难以活命,打,打不过,跑,跑不了,是以历数天下高手,他最忌惮的就是里赤媚。

    可现在里赤媚竟然又在杨行舟手中吃了大亏,使得范良极对杨行舟钦佩万分,虽然口中不好意思说出夸赞的话来,实则对杨行舟的本领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鬼王虚若无惊疑不定的看了杨行舟几眼,笑道“这是我十几年来听到的第三个令我感到心动的消息,杨兄,请!”

    看了范良极和韩柏一眼,道“范兄,韩小弟,一起进来吧。”

    杨行舟迈步前行,向大厅里走去,韩柏与范良极对视一眼,也硬着头皮向内走去,两人都对鬼王府的实力感到心惊肉跳,好在有杨行舟在这里,倒是性命无忧,不过还是有点尴尬。

    在他们身后,女扮男装的虚夜月走了过来,娇笑道“爹,这三个贼人到底都是谁啊”

    她巧笑倩兮,美目光波流转,看了众人几眼,最后眼神凝在杨行舟脸庞上,脸色忽然一红,声音转低,默默走到鬼王身边,扯着虚若无的袖子,再次鼓足勇气看向杨行舟,低声道“爹。”

    虚若无面容古怪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略一犹豫,虚夜月道“月儿,这位便是当今名满天下,敢于挑战庞斑的大侠杨行舟,还有这位,便是黑榜高手,‘独行盗’范良极,最后这名乃是一位后起之秀,只看他刚才手持兵器与月儿交手的架势,便知他定然是韩柏无疑,与‘盗霸’赤尊信有着很深的渊源。”

    韩柏身子一震,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没想到虚若无只是看了自己动用兵器的架势,就能猜出自己的身份,这份眼力和洞察一切的智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虚若无介绍完众人之后,喊来门外的铁青衣和一名虎背熊腰,英伟非常,年纪在二十五、六岁,一身夜行衣,两手玩弄着一条黑色的长鞭的青年,对杨行舟介绍道“这是我门中护卫首领铁青衣和我的小徒荆城冷,还不快见过杨行舟大侠!”

    杨行舟哈哈一笑“若无兄何必如此客气”

    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送给两人“这是我闲来无事,调配的蛇胆丸,最能提升功力,算得上世上少见的灵药,今日无物可奉,区区薄礼,还请勿怪。”

    虚若无动容道“天下间真有提升修为的绝世丹药”

    杨行舟笑道“有是有,只是材料难寻。”

    铁青衣与荆城冷将丹药收下之后,行礼退去。

    两人久闻杨行舟大名,此时见杨行舟站在大厅之中,人如临风玉树,双腿撑天,给人的感觉好像头顶直达苍穹,鬼王府偌大的客厅,却似乎无法容下他一般。

    出门之后,铁青衣低声道“小冷,这杨行舟好像比你还要年轻,月儿刚才的表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头。”

    荆城冷失声道“不会吧难道月儿看上他了这杨行舟的名声可不怎好,据说贪财好色,行事不择手段,武道修为高深,人却不像是良人。”

    铁青衣轻笑道“咱们武林中人,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不是江湖不良人”

    他轻声叹息道“只是不知道这杨行舟到底多大年纪,若是年纪太大,怕是即便月儿喜欢,府主也未必同意。”

    大厅内。

    虚若无对杨行舟笑道“这里是演武场,非是接待贵客之地,几位随我来。”

    当下领着众人向内走去,进入一个可容数百人的大厅,里面陈设古雅,无有人迹。

    又转到了一个较小的内厅中,里面放了十多张大方台,摆满了手工精巧的建筑模型,虚若无与众人围到那建筑模型的四周,如梦如幻的眼神闪着异芒,专注在建模型上,笑道“这是我修建的几栋建筑,你们看看这东西,给点意见。”

    韩柏忙道“威武王乃大下第一建名家,设计出来的作品当然天下无双。”

    虚若无毫不领情,冷然道“我们这种所谓建名家,很容易因设计而设计,走火入魔,故应不时听取外行用家的意见,有什么批评,三位放胆说吧我虚若无岂是心胸狭窄的人。”

    杨行舟凝神看去,只是这模型,便绝对是巧夺天工。

    在泥土堆成的山野环境中,在两侧高超的山峦形成的一道长坡上,大小建物井然有致分布其上,两旁溪瀑奔流,形成一个相对的密封空间,既险要又奇特。

    在众建物的上端,在一块孤耸恃出的巨石上,竟建有一座小楼,楼外巨石边缘围有石栏,放着石果石凳教人看得心神向往,想象着在那里饱览其下远近山景的醉人感受。

    整个建群浑成一体,楼、阁、亭、台均恰到好处,教人叹为观止。

    杨行舟啧啧赞叹道“这座庄是顺出成势,乃以纵轴为主横轴为辅的十字形格局。依山傍势,这些建筑物就像溶进了大自然里去,意态盎然,生机勃勃,颇有几分江南名园的样子。”

    伸手指了指巨石上那小楼的模型,道“如果是我,我定然住在这里。”

    虚若无眼中闪过惊异之色“人说杨兄精通百家所学,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传闻果然不假,杨兄便是连土木建筑竟然也极有心得。”

    接着兴奋起来,指着这十字中心的一个小亭道“我名这为庄心亭,坐在这里,上可仰望顺山势一宇形摆开的三层主楼,和其上的孤石楼。下可俯瞰亭亭玉立在二水交会处的新月榭,任何一个方向看去,都是建与山水融合无间的美丽画面。”

    韩柏叹道“威武王这庄院,看得小使真想立即告老还乡,好好享受山水之乐。”

    虚若无倏地抬头,像乃女般充盈着想象力和梦幻特质的眼睛神光电射,往他望来。不客气地道“你并非朝庭中人,直可我虚若无之名便可以了。”

    此时的韩柏冒充高丽专使,这几天在朝廷里行走,不经意的便带了几分官场上的称呼,见虚若无眼神之中蕴含难以匹敌的气势,韩柏心中一震,连起魔功,抵挡着他迫人的眼神。

    一直没有作声的范良极阴阳怪气地道“请问虚兄,这庄院建了没有在那座名山之内”

    虚若无那绝不比庞斑或浪翻云逊色的深邃眼神,全神打量着韩柏,眼尾都不望向范良极道“这并非什么名山,而是当年打蒙古人时,一时失利下逃入去的深山,附近百里内全无人迹,屋尚未起,仍有施工上的一些小问题。”

    三人听得心中一震,均知道虚若无这权势仅次于朱元璋的人,动了息隐归田的倦勤之心。

    韩柏勉力和他对望着,不肯露出丝毫不安的神色。

    好一会后,虚若无眼中神光敛去,转作温和神色,点头道“果然是奇相,人最紧要生得像男人,矮亦不打紧,最紧要有大丈夫的气度,不要因矮小而致猥琐畏缩,藏头露尾,那些人只可流为小贼,顶多都是做个贼头或盗王。”

    这番话摆明在气老贼头范良极。

    范良极再按捺不住,勃然大怒道“虚若无你好,我究竟和你有什么过不去,一见面便指桑骂槐,骂我个狗血淋头”

    虚若无神态自若,往范良极望去,悠然道“范兄多次夜闯我府,给我说上两句,又有什么打紧”

    范良极为之语塞,尴尬一笑,摸出烟管,一副贼相地吞云吐雾,回复本色,迳自走去看其它模型。

    杨行舟哈哈大笑,指着较远处一座解剖了半边开来连着城墙的城楼道“这应该便是京师这里的城墙了,据说便是若无兄亲自设计修建完成的,果然气势雄浑,坚固难摧。我进城之后,曾在高空围着城墙转了一圈,发现这城楼高五层,城头可容两马并驰,砖缝间灌以石灰和桐油,共有十三座城门。城门上下都有藏兵洞,最大的四个城门加设“小城”,以加强防卫力,很是不错。”

    虚若无没有想到杨行舟一个武林人物,竟然不关心江湖恩怨,却关心起城墙布置来,而且观察入微,眼力之强,远超常人,城墙上很多军事上的用途,在他眼中,洞若观火,与一般江湖人物的着眼点截然不同。

    他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点了点头“杨兄眼光当真了得,若我清楚的知道杨兄绝不是异族高手,怕是第一时间会怀疑你是敌国派来查探我大明城防的军事暗探。不错,这城墙确然是我设计建造,花费了虚某不少心血,只是没有想到,这些虚某自傲的建筑所在,竟然全都没有瞒过杨兄的眼睛。”

    韩柏和范良极至此才明白朱元璋为何对虚若无如此顾忌,天下间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大明的城建防御系统,因为这根本就是他一手弄出来的。

    虚若无说到这里,兴致盎然的站起身来,哈哈大笑“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想找一个朋友聊聊生平所学,只是余者碌碌,入不得虚某之眼,今日见到杨兄,方才算是遇到知己。”

    他对范良极和韩柏挥了挥手“今日看在杨兄的面子上,可以放过你们两人,只是日后行事须得小心仔细,京城居,大不易,尤其是现在,八方龙蛇齐聚金陵,两位若是想要安稳点,最好晚上少出门。”

    范良极见虚若无打发下人一般将两人驱赶了出去,忍不住心中有气,暗中咒骂不已,带着韩柏向外走去,边走边道“杨兄,这鬼王府气闷的很,我们先出去透透气,等明日有空,我请你喝我弟妹亲手酿造的绝世美酒!”

    哼哼几声,拉着韩柏扬长而去。

    虚若无摇头失笑,对杨行舟道“这老贼头多次来我府内偷盗,被我屡次惊走,这次与韩柏前来,定然是心有不甘,想要找回颜面。”

    说到这里,忽然转移话题“杨兄,你可懂占卜星象之学”

    杨行舟不知他这句话何意,笑道“略懂一点。”

    “相人命格呢”

    “略懂略懂!”

    “那杨兄可曾为自己看过相”

    虚若无眼上下打量了杨行舟几眼,越看越惊,片刻后,脸色变得煞白,“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身子踉跄后退,撞翻了身边桌椅,声音颤抖道“杨大侠,你到底是何来历”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