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五百零五章 拦路
    不舍脸上霍然变色。

    沙千里堪称西宁派年青一代第一高手,实力之强并不逊与十八种子高手之中的一些人,而杨行舟只凭音杀之术,便能将其重创,这份实力当真是可惊可怖。

    尤为令他吃惊的是,这还是杨行舟在重伤状态下所为,若是他不曾受伤,怕是沙千里不仅仅是重伤了,便是性命都未必难以保全。

    他并不怀疑此事的真假,有厉若海在这里,杨行舟完全没有说谎的必要,况且自己下了马车之后,一查便知,杨行舟没有理由对他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话。

    可若是一切都如杨行舟所言,他在重伤之后还能如此轻而易举的重创沙千里,而受伤的庞斑比此时的杨行舟将更加可怕。

    不舍第一次对浅水行动有了几分动摇。

    八派联盟的十八种子高手,虽然带着“种子”二字,其实每一个种子高手的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像冷铁心与不舍等人,都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思维不可谓不成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可是他们毕竟不曾接触过庞斑,对于庞斑的修为和手段只存在于一些口头描述之中。

    庞斑隐居江湖二十年,而二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影响很多人的心态,对于没有遭受过庞斑荼毒的一群人来说,他们已经缺少了当初的敬畏之心,当初的盖世魔君只存在于以往,并不能带给他们切肤之痛,这些对庞斑有的只是重视,而不是惧怕。

    他们在这二十年间,基本上没有遭受过什么挫折,有些人自傲自大惯了,难免会有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态,以往的教训没有几个人能够吸取。

    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永远无法学到任何教训!

    不舍等人觉得此时是对付庞斑的最佳时刻,但是在杨行舟与厉若海看来,此时的庞斑却更加可怕。

    以前的庞斑还能克制自己的情绪,懒得与一些小辈计较,可是受伤的庞斑在心态上必然发生变化,手段心性肯定也会随之变化。

    八派联盟这个时候对付庞斑,且不说庞斑本人,但只是方夜羽手中的力量,就足以摧毁八派联盟。

    毕竟八派联盟只是一个联盟,只要是联盟,就会有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尤其是出现了马俊声杀死谢青联的案子,以至于八派联盟形如一团散沙,少林派与长白派有了罅隙,即便不老神仙与无想僧强行将这种矛盾压下,但是彼此不满的种子已经萌发,早晚会出大问题。

    在这种内部不稳的情况下还想要对付庞斑,这种迷之自信,连厉若海都看不下去。

    “成与不成,这这件事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过即便是庞斑修为再高,我们也不至于一败涂地,便是舍掉性命不要,只要能重创庞斑,那也不能算是失败。”

    不舍在车厢内沉吟片刻,轻声道“我们初次联手,若是就凭杨兄一席话便即打消这个计划,怕是无人能理解,也不会听从。”

    厉若海冷哼道“我早就看不惯你们这些所谓白道人士的嘴脸,一个个自高自大,目中无人,这次与庞斑对上一次也好,不死几个人,怎么能知道什么是痛!你死了也好,我会告诉凝清和姿仙,让他们死了与你相认的心思!”

    不舍身子一震,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默然不语。

    双修府主谷凝清便是他在双修府内的双修对象,不舍当初留发还俗,改为俗家名字徐宗道,进入双修府,成了双修府的夫婿,与谷凝清精研双修秘法,之后在谷凝清生出女儿谷姿仙之后,便悄然离去。

    由此惹怒了谷凝清,便是女儿谷姿仙也对不舍恨之入骨。

    而厉若海与双修府关系匪浅,之前的谷凝清真正喜欢的男子便是厉若海,但厉若海一直将谷凝清当做自己的小妹,对女色绝不动心,两人只能算的上有缘无分。

    对于谷凝清的心意,厉若海一直明白的很,他虽然不能与谷凝清成为夫妇,但也看不得谷凝清受委屈,是以对不舍观感极差,如不是看在谷姿仙的面子上,厉若海早就对不舍出手,替谷凝清报这被遗弃之仇了。

    现在他提起谷凝清来,无论是不舍还是外面一直支棱着耳朵偷听的谷倩莲,脸色都变得极差。

    这件事不舍做的极不地道,也难怪厉若海对他冷眼相待。

    正在前行的马车忽然停了下来。

    一道冰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不舍师兄,这件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风行烈勒住马车,看向前方站立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身材修长,一身紧身衣,背后背着一把长弓,脸上线条硬朗,双目精光闪动,只看他站在大路上渊渟岳峙的站姿,便知他修为极高。

    风行烈跳下马车“前辈怎么称呼为何挡住我的去路”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道“我师侄何旗扬被人莫名其妙废掉武功,还被说成与方夜羽是一伙,以至于我少林蒙羞,不舍师兄看来是要放过你们,但我‘穿云箭’程望,却必须要个说法。”

    他一句话说完,便发现对面的风行烈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奇怪的神色,有怜悯,也有同情,更多的则像是看智障一般的眼神。

    这种感觉令程望极其不舒服,令他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正在这时,不舍从车厢里走了出来,倏忽间便到了程望面前,轻声道“好了,程兄,咱们走吧。”

    程望一愣,愕然道“走何师侄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不舍压低了嗓子,道“不然你想怎么样与杨兄和厉兄打一场么”

    程望一脸无所谓“他们两人如今都受了伤,又有什么可惧的所谓的黑榜高手,只是黑道众人自娱自乐的产物,所谓的黑榜高手还真能比得过咱们正道高手不成”

    他背后长弓缓缓解下,对不舍道“师兄,其余几个门派的朋友怕你出问题,此时都在附近相候,若是这两人敢对你出手,正好可以拿他们练一练手,热一下身,好为伏击庞斑做一个演练!”

    自从五百年前由当代黑道泰斗「武阀」常胜创出黑榜以来,榜上之人均为当代黑道中最强的十人,全都是深不可测的高手,无不是横行天下无敌手的大宗师。

    但是这黑榜排名一向之流传在黑道之中,而白道中人一直都对这所谓的榜单不怎么认同,觉得这纯粹就是黑道中人关起门来自己玩的游戏,很多白道高手武道修为完全不低于黑榜中人,但却从不进行类似排名。

    就像现在,白道公认的两个武学泰斗,少林的无想僧与长白的不老神仙两人,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人完全碾压黑榜上的人物,便是浪翻云与这两人相比,在声望上都相差很多。

    正道武林一直都看不起黑道中人,连带着对黑榜也极尽嘲讽之能事,这程望身为少林一脉弟子,箭法过人,位列十八种子高手之一,弯弓射箭,例不虚发,自然有其多年培养出来的傲气。

    若是厉若海不曾受伤之时,他或许能让厉若海三分,现在杨行舟与厉若海都被庞斑击伤,那还有什么顾虑可言他们十八种子高手连庞斑都敢出手,重伤的杨行舟和厉若海又算的了什么

    程望在解下长弓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根羽箭,缓缓拉开弓弦,冷冷道“何师侄身为三省总捕头,地位不低,对门中出力甚多,就这么被姓杨的把功夫废掉了,怎么可能轻易算完现在只要姓杨的能接得住我三箭,那便算是过了我这一关,若是接不下,只怪他自己命短!不舍师兄,你不要阻拦,何师侄也是你的师侄,你不想为他报仇,但不要阻止我出手!”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