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林远图的神坑
    林平之知道自己的外公金刀无敌王元霸,手中时长拿着两个金胆把玩,武林中人手玩铁胆,甚是寻常,但均是镔铁或纯钢所铸,王元霸手中的金但比之铁胆固重了一倍有余,而且大显华贵之气,成了这老爷子最重要的随身之物。

    这两枚金胆足有鹅卵大小,王元霸与人聊天之时,手中的两个金但也时不时的转动,很是吸引人的目光,光是这两枚金胆就价值不菲,足够普通一辈子的吃喝用度。

    现在听动静,这金胆好像是被杨行舟给夺了去,林平之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这姓杨的怎么逮什么抢什么连我外公的金胆也要抢!”

    当下急忙走进大院,就见院内趴着一群人,大舅王伯奋,二舅王仲强,还有两个表哥以及一群家丁打手,全都趴在地上毫无动静,一名长须白发的老者正斜倚在一株桂花树上,一脸的恐惧之色:“杨大侠,杨大侠,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您想要金子是不是老朽这两个金胆算什么我家里别的没有,金子还有几箱,只要您放我王家一马,我们家所有金子都是您的!”

    在他面前站立之人正是杨行舟,此时正一脚踩着王元霸的胸口,两只手却拿着两个金胆在手中抛来抛去,笑道:“哦你们家有很多金子么”

    他对面这白须老者正是林平之的外公金刀无敌王元霸,林平之以前每次见到自己这个外公,都是一副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的模样,为人当真是不怒而威,跺一跺脚,整个洛阳城都要晃三晃,虽然年迈,却毫不服老,指点江山,嘴上一直不服输。

    这几日还说要联合各地武林同道,一同去青城山找余沧海要一个说法,可谓是豪气干云,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可现在这个一向不服输的王元霸,却在杨行舟面前变得软弱起来,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威风,令林平之鼻子一酸,大步走到杨行舟面前,叫道:“杨行舟,你欺负一个老人算什么好汉”

    杨行舟将两个金胆收起,哈哈笑道:“这种老东西已经是地方上的一霸,我便是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妈蛋,还敢叫什么金刀无敌当今天下,便是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也只敢称为‘不败’,而不是‘无敌’,这老东西有多大本领,敢担起这么一个外号!”

    此时林平之的母亲林夫人也在现场,叫道:“杨大侠,我父亲的外号虽然狂妄,但罪不至死,他是守法良民,身家清白,你不要杀他。”

    杨行舟晒然一笑:“身家清白身在武林,还想清白”

    林夫人道:“我们金刀门极少参与江湖上的厮杀,门下弟子也大都是进入官府之中做护卫或者进入军中做教头,很少有违法乱纪之事。我和我的外子也是镖局中人,虽然行走江湖,但是我们都有自己的产业,和普通江湖人士有很大不同,我们的钱财都是自己挣来的,不是靠偷靠抢。杨大侠,你杀别的江湖人可能是行侠仗义,但是杀我爹和我们福威镖局的人,却只能算是欺凌弱小。”

    杨行舟一想也是,好像不少江湖中人都是不事生产之徒,几个大门派好歹还有自己的田地商铺,能够维持门人的日常用度,而大多数江湖人都有抢劫的行为,便是自己要是没钱了,也会去找几个名声不好的奸商或者贪官家里“拿”点金银花差花差。

    真要是与镖局的人比起来,在正义性上,还真比不上开镖局的,便是金刀门这种地方豪强也比行走江湖四处打劫的家伙要好得多。

    这种种念头在杨行舟脑中一闪而过,他嘿嘿笑了几声,从王元霸胸口抬起脚来,迈步向外走去:“林夫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王元霸,这次我便饶了你,但是你这个‘金刀无敌’的绰号得改一下,就你这三脚猫的本事,还想无敌嘿嘿,竟然这么多年都没被人弄死,这运气,无敌了!”

    在武林中,绰号可不是说起就起的,有时候绰号起的太过牛皮了,很容易引起祸端,就像在飞狐世界中,苗人凤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就因为这一个绰号,得罪了满天下英雄,生平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恶战,才保全了自己的名头。

    可这王元霸自称“金刀无敌”,竟然还能在如此残酷的江湖中太太平平的活到现在,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就冲这老头的本领,顶天也就是五岳剑派门中长老弟子的水准,便是田伯光都能把他轻松虐死,可是竟然能活到现在,这运气可真不小,金刀无敌未必是真,可这运气无敌却不是假的。

    杨行舟转身向王府外面走去,口中啧啧称奇,对林夫人道:“这段时间江湖中风波不断,你们最好还是紧守家门,不要轻易外出,嗯,林震南呢”

    林夫人道:“外子说要在外游历一段时日,等修为提升了,再将我们母子接回福州。”

    杨行舟失笑道:“我一再告诫你们不要修炼辟邪剑法,没想到还林兄还是忍不住修炼了,林夫人,他没有告诉你修炼这门剑法的弊端么”

    林夫人道:“当时青城派逼的急,要杀平之,除了让外子修炼辟邪剑法外,别无他法,总不能让平之去修炼。”

    她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创出的这么一门害人的剑法,使得外子受这么大的苦楚!”

    旁边王元霸连同几个儿孙都不曾昏迷,此时听到林夫人谈及辟邪剑谱,才知道原来修炼这门剑法竟然有很大的弊端,甚至可能与性命相关,怪不得林震南武功不济,应该是一开始并未修炼家传功法所致。

    林平之在旁边听的心中酸楚,这才知道原来自家的辟邪剑法有极大隐患,父亲之所以不将辟邪剑法传给自己,看来也是这方面的原因,所以他宁肯自己习练,也不愿意儿子受伤害。

    杨行舟见林夫人一脸悲伤神情,也是叹了口气,道:“林远图当真给后世子孙挖了好大一个坑,当时他有那么高深的本领,便是去别的武学门派偷几个秘籍,或者自己闯出几门武学传给后人,那么林氏子孙的武功即便达不到辟邪剑法的水准,那也不至于连青城派的人都打不过。嘿嘿,对后世子孙这么玩命坑的人,普天下都少见。”

    林夫人恨恨道:“不错,这林家先人可是把我们害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