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打赌
    冯默风的性命是黄药师从仇人手里抢救出来的,自幼得师父抚养长大,实是恩德深重,不论黄药师待他如何,均无怨怼之心,此时听杨行舟言语之间,对桃花岛一脉大肆污蔑,他如何能忍拼了性命也要对杨行舟出手,以维护桃花岛的名誉。

    眼看冯默风冲向自己,杨行舟手掌一抬,屈指前弹,“嗤”的一声破空声响,一道劲气从指尖发出,正打在冯默风的胸口,正在前冲的冯默风身子一震,瞬间被定在当场。

    郭靖见杨行舟指尖劲气透体而出,离体几尺之后,依旧强劲无匹,瞬间就能封住冯默风的穴道,心中钦佩不已:“杨兄竟然真气外放,收放自如,天下间估计已经无人有此修为了!”

    虽然刚才杨行舟嘲讽黄药师的话很是难听,但是冯默风与杨行舟动手,也极为不智,见冯默风被点住,郭靖道:“杨兄,不要伤了冯师兄。”

    杨行舟笑道:“一般的残疾人,我懒得欺负,放心,伤不了他!”

    郭靖心道:“可也没见你对裘千尺有多客气。”

    他从郭芙口中得知了杨行舟对裘千尺逼问铁掌功的事情,此时听杨行舟说不欺负残疾人,登时想起裘千尺来,他是厚道人,不欲说出伤人的话,只是说道:“多谢杨兄手下留情。”

    杨行舟哈哈一笑:“好说,好说。”

    便在此时,帐外忽然传来一声冷哼:“好狂妄的小子!”

    微风吹来,帐篷被掀开,一个瘦长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军帐之内,抬手向杨行舟脸上拍来,杨行舟侧身躲过,伸手抓向来人的肩膀,笑道:“早就听到你外面了,你是谁”

    来人身子一闪,手臂抖动时,化为漫天掌影,一瞬间便围绕着杨行舟转了几个圈,手掌拍向杨行舟全身各处,身法之快速,出掌奇幻,天下少见。

    “跟我比身法”

    杨行舟嘿嘿笑道:“那就比一比!”

    他开口之时,人已经与来人翻翻滚滚打成一团,这军帐里虽然住了十几个人,其实空间并不是很大,可两人在军帐之内闪展腾挪,疏忽来去,方寸之地尽显神通,劲风鼓荡之下,整个帐篷都晃动起来。

    来人身法轻灵,掌法变幻繁复,单论功力或许不如杨行舟,但在狭小空间之内,杨行舟不想引人注意的话,一时半会还真的难以将此人拿下。此人在感应到杨行舟的掌风之后,便知道单论功力非是杨行舟的对手,因此出手之际,绝不与杨行舟手掌接触,两人在片刻间便相斗几十招,竟然都没有肢体相触,都是引而不发,招数尚未触及对方,便即换招。

    此时帐篷之内无有灯火,但两人内功深厚,视黑暗如白昼,在帐篷内滚来滚去,只有呼吸声和激荡的劲风响起。

    郭靖在来人与杨行舟交手片刻之后,便已经会知道他的身份,低声道:“岳父,大家都是自己人,快请住手。”

    在他开口说话之时,来人与杨行舟激斗不停,哼道:“自己人自己人就这么羞辱桃花岛么”

    杨行舟身子闪动,啧啧赞叹:“原来是黄药师,桃花岛绝学,果然了不起。能在方寸之间,与我交手几十招而不败,黄老邪,真有你的!”

    来人低喝道:“大言不惭!”声音颇有点苍老的味道。

    杨行舟笑道:“是不是大话,你自己还不清楚么”

    便在此时,远处马蹄声响起,夜间巡逻队伍由远及近而来,杨行舟身子倏然停住,道:“暂停,暂停,有人来了!”

    他说停就停,由极动而变极静,连对方的出手都懒得招架。

    对面之人手掌拍到杨行舟胸口时,陡然凝住,低声道:“小子,你为什么不躲就不怕我一掌打死你么”

    杨行舟嘿嘿笑道:“黄岛主架子这么大,这么要面子,岂能是趁人之危的小人”

    对面这人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他最近在江湖游荡,被洪七公找到,特意说了绝情谷的事情,希望他去绝情谷一同参详情花之毒,黄药师对大小武不当一回事,但是郭芙毕竟是他的外孙女,同时也对绝情谷的情花极为好奇,这才与洪七公一同向绝情谷走去。

    在与洪七公相处之时,一路之上洪七公对杨行舟的本领赞不绝口,说他的本领为天下第一,日后华山论剑也不用论了,天下绝无能胜过他之人。

    黄药师心高气傲,哪里肯信昨天到了绝情谷,见到一灯等人之后,才知道杨行舟已经赶赴襄阳,要去敌营救人,他与洪七商议了一下,当下便往襄阳赶来。

    路过蒙古军营时,洪七公馋虫上来了,说什么也要尝一下蒙古皇族的食物,因此偷偷潜入最大的一座军帐之内,准备偷取美食烤肉过瘾。

    而黄药师则在军营之内四处查探,看能不能杀几名蒙古高手,算是为襄阳出上一分力,后来感应到杨行舟所在帐篷的不对劲,功聚双耳这么一听,正听到杨行舟嘲讽桃花岛的言语。

    他平生自负,一向眼高于顶,最要脸面,杨行舟如此说他,他如何能忍这才与杨行舟动起手来。

    现在杨行舟罢手不斗,黄药师也就顺势收手,冷声道:“杨教主,你背后就是这么说人的么”

    杨行舟嘿嘿笑了笑,道:“谁人背后无人说,谁人背后不说人黄老邪,你能做,我就不能话说么当初要不是你老婆贪心,非要骗取周伯通的九阴真经,怎么可能会出现身死之局嘿嘿嘿,自己老婆死了,却迁怒自己的弟子,啧啧,无能鼠辈才会有此行径,你枉为一代宗师,却如此行事,怪不得老来凄凉,无有衣钵!”

    黄药师大怒,身子一动,便要跟杨行舟拼命,被郭靖牢牢拉住,对杨行舟道:“杨兄,还请你口下留德。”又对黄药师道:“岳父,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杨兄今日单人独骑在万军丛中斩杀了蒙军统帅刘整,今晚又夜探敌营,期间喝了不少酒,可能有点口不择言,您不要跟他见识。”

    黄药师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其实要是换成旁人,敢这么对黄药师说话,即便是郭靖在旁边拦截,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但是他刚才与杨行舟一番交手后,当即觉察出自己与杨行舟在实力上的差别。杨行舟嘴巴恶毒,其实刚才交手的时候,一直都收着力,浑身劲道含而不发,若是全力对他出手的话,黄药师还真没有把握能接得住。

    也就是心惊之下,方才顺坡下驴,就此罢手。

    一直等到巡逻队伍过去之后,旁边的冯默风“噗通”跪倒在地,对黄药师接连叩头,哽咽道:“师父,您老人家还好么”

    黄药师声音发颤,说出的话却是硬邦邦的,道:“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冯默风道:“弟子无能,为桃花岛丢了脸,还请师父责罚!”

    黄药师道:“你很好,没有丢脸!”

    他看向杨行舟,道:“杨教主,单论武功,老夫不如你,这一局算是我输了。但我桃花岛一脉,医卜星象,奇门遁甲,琴棋书画,都是门中所传,武功只是其中一门而已。等出来敌营,咱们再从医术上分胜负!比完医术,再比音律,比完音律,再比绘画,嘿嘿,我桃花岛上百门绝学,杨教主,你又有几门能胜得过我门中弟子”

    刚才杨行舟与他比试的只是拳脚功夫,现在被黄药师这么一说,立时由比试武功变成了比试各种手段,而黄药师学究天人,诸般皆能,杨行舟除了武功和医术之外,在别的方面还真难以与他比拟。

    “这老头奸猾的很呐,果然不愧是黄蓉的父亲。”

    在郭靖面前,杨行舟不欲令黄药师太过难堪,嘿嘿笑了笑,道:“你精通百家技艺,难道我就只会一门武功么等我救出大小武,咱们去绝情谷,好生比试一场!”

    黄药师道:“赌注是什么”

    杨行舟道:“我输了,你传我你桃花岛绝学,你输了,你教我琴棋书画诸般杂项!”

    黄药师:“……你这是想要拜入我门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