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丹房之内
    眼看这些绝情谷弟子扑来,杨行舟不闪不避,探手肩头,将背后的玄铁重剑抽了出来。

    这独孤求败的玄铁重剑,自从被杨行舟拿在手中之后,却从未发过利市,平常除了练习剑法臂力之外,杨行舟从未以此对敌,即便是遭遇过大批蒙古武士的围攻,杨行舟也只是以手中铁枪与人争斗,玄铁重剑却是从未出过手。

    现在面对这些绝情谷弟子摆下的渔网阵,杨行舟懒得下毒,也懒得放暗器,直接以力破之,眼看着一面渔网向自己当头罩下,当即持剑下斩,“噗”的一声,渔网已然被玄铁重剑斩为两片。

    四名拿着渔网的绝情谷弟子手中一空,各自惊呼,收势不住之下,同时向杨行舟两侧跌去,杨行舟收剑回鞘,伸开双臂,抓住从身边飞过的两名弟子,双臂一振,两名弟子撞向左右两侧的渔网。

    他坐镇昆仑之时,曾手持玄铁重剑在瀑布之下修炼,初始之时在激流之中难以站稳,但时间长了,调息运气,慢慢的也就适应下来,待到杨过去昆仑山给他送英雄帖之时,杨行舟早已经可以站在瀑布正下方随意挥动长剑,内力激荡之下,能将激流湍布席卷而上,而身不沾水。

    也就是有此惊人内力,方才能一掌将洪七公打飞,差点将洪七公打的闭气。

    人力有时而穷,武学修为到了他这一步,已经是进无可进,再想突破的话,只能从别的思路进行入手,否则的话,恐怕几年之内,难有寸进。

    此时他将两个绝情谷弟子随手用力扔出,两名绝情谷弟子如同炮弹一般破空飞出,将两面渔网当场撞飞,手持渔网的弟子也被一股大力带的手臂脱臼,大叫跌倒。

    其余手持渔网的弟子眼见杨行舟如此凶猛,俱都震惊异常,面面相觑之下,竟不敢前。

    樊一翁一声暴喝,手中钢杖举起,砸向杨行舟头顶,喝道:“师父,此人不可力敌!快走!”

    轰!

    杨行舟手中玄铁重剑举起,只是一剑,樊一翁手中钢杖激射向天,将石屋屋顶穿出一个大洞,消失不见,樊一翁虎口爆裂,胸腹之间烦闷欲吐,身子踉跄后退。

    杨行舟一剑挥出之后,迈步前行,玄铁重剑向樊一翁头顶击落,这一剑威势无双,剑带雷音,樊一翁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闭目等死。

    杨行舟正在下斩的玄铁重剑在空中陡然凝住,左手伸出,掐住樊一翁的脖颈,猛然向后甩去。

    樊一翁脖颈一紧,耳边生风,整个人从石屋之中飞出之后,炮弹一般飞出十多丈远,滚落在草丛之中,摔的口鼻出血,浑身疼痛。他心忧谷主平安,正要起身回屋,忽然一声马嘶,一匹红马来到他的面前,抬起碗口大的马蹄,对着他脑袋就是一下,樊一翁一声大叫,仰天倒地,登时晕了过去。

    此时杨行舟已经推倒屏风,进入石屋后堂。

    公孙止早就在樊一翁对杨行舟出手之时逃之夭夭,杨行舟走到后堂,公孙止却已经穿过小门,向后山走去,虽已去远,但杨行舟耳聪目明,感应灵敏,已知此人逃跑方位。

    他自创的“梦幻空花”轻身功法,天下独步,心念动间,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道幻影,瞬间越过十多丈的距离,几个起落,便已经看到了公孙止的身影。

    “公孙谷主,你若是将我徒儿放出,我可以饶你不死。”

    杨行舟眼见公孙止向前方一座石屋走去,手掌一抖,一道寒光飞出,直奔公孙止后心,速度快到极点,公孙止恰好在屋门转弯,还未进屋,这道寒光已经打中他的臂膀,双脚登时离地而起,狠狠的撞在门框之上,发出砰然声响,整个石屋都是一震。

    公孙止一声大叫,身子一个筋斗,一头扎进屋内。杨行舟再次扬手,又有一道寒光从袖中发出,飞到石屋门口之时,忽然拐弯,直入屋内,随后锵然声响起,想是暗器打中了一件金铁之物,才有如此声响。

    他身法并不比暗器差上多少,手中暗器刚刚飞到石屋门口,人也在门口站定,凝神看向屋内,只见屋内正对门口处,矗立着一尊好大的炼丹炉,这炼丹炉足有一丈多高,青铜材质,上面雕刻有奇花瑞草的花纹,只看形状颜色,便知年代已久,当是一件古物。

    自己刚才发出的一柄飞刀正插在这丹炉圆圆的腹部,直没至柄。

    杨行舟看着自己这把飞刀,心中颇为欣喜,他这人最喜毒药暗器,之前手法不精,只能以石灰粉等东西对敌,后来在飞狐世界向千手如来赵半山专门请教了暗器手法,之后发射暗器的本领突飞猛进,便是赵半山也都逊他良多,此时发射飞刀,凌空转向,还能插入铜炉之中,可见飞刀力道之大,也可见他暗器手法之精。

    “原来这是一个丹房。”

    杨行舟一脚踢到丹炉,看向丹房后面,喝道:“公孙止,你出来!把我徒儿交出,我便饶了你!”

    片刻之后,公孙止的声音从后堂传出:“姓杨的,你再敢前来一步,我就杀了你的徒弟和师侄!”

    “师侄?”

    杨行舟心道:“杨过是我的徒弟,这点不假,怎么还有我的师侄?我在这个世界里,哪有什么师侄?”

    正疑惑间,便见后堂里转出一群人来,十几名绿衣男女手持刀剑,将几名男女押了出来,这被押解的几名男女手脚上都戴着粗大的铁镣,神情萎靡不振,为首一人光光脑袋,脑门深陷,正是金轮法王,在其身边的乃是达尔巴,旁边则是杨过、郭芙、以及陆无双与洪凌波。

    杨显看了众人一眼,大为恼怒,喝道:“你们这么多人,竟然全都被擒?丢不丢人?他妈的,老子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还有你,金轮师侄,你武功不低,也不算鲁莽,怎么也被捆了起来?”

    金轮法王在追杀杨过等人之时,一直追到绝情谷,将杨过与陆无双等人一一打伤,正要一鼓作气将他们擒拿时,绝情谷主率领一帮弟子出现,帮助金轮法王把杨过等人抓了起来。

    金轮法王大为感激,待到互报姓名之时,公孙止脸上微微变色,随后邀请法王进屋,喝了几杯茶水之后,金轮法王生恐杨行舟等人得信前来救援,便要离谷走人,却不料公孙止忽然翻脸,毫无预兆的对金轮法王出手。

    本来以公孙止的本领,绝不是金轮法王的对手,但他给金轮法王喝的茶水却有毒性,金轮法王虽然以玄功将毒质逼出一部分,但毕竟为时过晚,又要与公孙止争斗,气血运行加快,毒发更是快速,一代武学宗匠竟然被着了公孙止道,被他以渔网兜住,猛击脑袋,晕了过去。

    待到法王醒来时,已经是铁镣加深,深夜受审之时,这公孙止只是说自己是百花谷主的师侄,来绝情谷定然居心不良,因此才会擒拿住了自己,而杨过等人也是百花谷弟子。

    金轮法王大感莫名其妙,道:“我若是百花谷谷主的师侄,为何还要打伤杨过这些百花谷弟子?”

    公孙止道:“装什么装?你金轮法王不是早就要找我的麻烦么?你的道侣李莫愁呢?怎么不一起前来?你一个出家人,竟然还有道侣,当真可耻!”

    金轮法王更是莫名其妙,道:“我何时有道侣了?”

    杨过在旁边叫道:“师兄,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现在既然已经被谷主发现了咱们的图谋,何必还要遮遮掩掩?师嫂赤练仙子李莫愁,天下闻名,有她在外,这绝情谷主绝不敢对我们有丝毫损伤!”

    金轮法王大怒,知道这其中定然有极大的误会在内,可是无论如何解释,公孙止只是不信,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此时被公孙止作为人质,押到杨行舟面前,没想到杨行舟竟然也称呼自己为师侄,这一下即便是他平素智慧朗照,清明在躬,也失态狂怒,大声喝道:“杨行舟,谁是你的师侄?你们中原蛮子,到底在搞什么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