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情花
    杨行舟虽然没有去过绝情谷,但只要知道大概位置,自然就能找到具体所在,即便是所处偏僻,但只要有人居住,就少不了生人气息,自然也就瞒不过杨行舟的眼睛。

    出了百花谷之后,细心找寻,到了次日清晨,终于发现了一处幽谷,但见四周草木青翠欲滴,繁花似锦,一路上风物佳胜,竟然是罕见美景,不比周伯通等人所在的百花谷差。

    催马前行,只见路旁仙鹤三二、白鹿成群,松鼠小兔,尽皆见人不惊。

    山谷两侧奇花异草遍布,细看花树,见枝叶上生满小刺,花瓣的颜色却娇艳无比,似玫瑰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艳,香气郁郁,遍布山谷,闻久了,竟然有醉醺醺之感。

    “难道这便是情花”

    这种花儿杨行舟从所未见,之间花树之上颇多尖刺,与玫瑰有几分相似,但尖刺似乎又要多出不少。

    他观看片刻,好奇心起,伸手向身边一朵花儿抓去,准备掐下一朵仔细观瞧。

    此时远处脚步声响,几名绿衣人快步走来,这些人有男有女,为首一人是一名却是一名绿衣少女,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肤色娇嫩,晶莹雪白,眼神清澈,嘴边有粒小小黑痣,容貌甚美,远远的便喊道:“尊驾何人,来我绝情谷有何贵干”

    杨行舟胯下火龙驹听到有人说话,身子微微一动,喷鼻吐气,杨行舟被这马儿一晃,手指一痛,却是被花儿后面的一根尖刺扎了一下。

    原来这花朵紧贴着花瓣后面,竟然还有尖刺,杨行舟手掌只是微微一晃,便即被尖刺刺中,以他的修为,乍痛之下,心动气动,罡气吞吐之下,别说区区花木尖刺,便是寻常刀剑也难以斩破他的肌肤,可是手中这朵花儿的尖刺却极为奇异,竟然能突破罡气,直入肌肤。

    噗!

    手中花朵连同枝叶,被杨行舟掌心罡气震的粉碎,四散飘零。

    杨行舟手指微动,一股细小的血箭从他食指指尖激射而出,打穿了旁边一株小树的树干。

    “当真古怪!”

    杨行舟将手指举到眼前仔细观看,只见指尖十宣穴处,多了一个细小的针孔大小的伤口,伤口虽然不大,却是极为疼痛。

    “这花儿的尖刺竟然有破罡之效,着实了不起!等回头采摘一些种子,带到主世界给师妹栽种,也让她见识一下这等奇怪花木。”

    杨行舟刚刚想到程灵素,手指上刺损处突然剧痛,伤口微细,痛楚竟厉害之极,宛如胸口蓦地里给人用大铁锤猛击一下,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卧槽!”

    他刚才生恐这是情花,特意运功将指尖处的鲜血逼出,如此一来,便是这尖刺上真的有毒,也会被他将毒素逼了出去,绝无中毒之虞。

    可是现在,他刚刚想到程灵素,身子便有如此变故,可见这花儿确然是情花无疑,而且这情花竟然如同见血封喉的剧毒一般,只要被尖刺刺中,便是反应再快,也难以处理妥当。

    “有意思!”

    杨行舟中毒之后,倒也不急,反正少量的情花之毒,并无大碍,最多十二时辰其毒便解,只要自己这段时间不去想男女之间的事情便可,只有中毒极深之人,才会有生命危险。

    此时既然中毒,而此毒又无生命危险,杨行舟反倒对这情花之毒好奇起来,心中故意想及程灵素,只是想了片刻,就痛的手指不住颤抖,心脏跳动犹如擂鼓,浑身血液似乎都要沸腾起来一般,额头瞬间出汗。

    “好家伙,着实厉害!”

    金书之中,写过不少剧毒之物,但在杨行舟看来,最为奇特的便是情花这种东西,毒性古怪之极,少量情花之毒并不足以要人性命,只是不能让人生出男女之情,时间一长,其毒自解。只有中毒多了,才会有性命之忧。

    这种特性与别的毒药大不相同,别的毒药就只是毒药,只是毒害人的躯体,而这情花之毒却是随人心而动,专克男女情事,当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杨行舟身为学医之人,对任何灵药奇毒天然便带有几分好奇,此时感受到这情花奇特,立时生出钻研的心思来,对于前面的几个绿衣男女倒是不甚在意。

    他放眼四周,只见此处阳光照耀,地气和暖,情花开放得早,这时已结了果实。但见果子或青或红,有的青红相杂,还生着茸茸细毛,就如毛虫一般,一样花,竟然结出了百样果。

    杨行舟更是好奇,手指情花果实,向走来的几名绿衣人问道:“这些果子能不能吃”

    那几名绿衣男女见杨行舟骑在马上大模大样,马上又戴着一杆铁枪,背后还背着一把黑黝黝的巨剑,一看就是武林中人,因此深深皆备,几个人都已经将手掌放到了兵刃的把柄之上,只要杨行舟露出一丝恶意,他们就会出手围殴;却没有想到杨行舟别的不问,竟然问起情花的果实能不能吃,不由的相顾愕然。

    为首的绿衣少女此时已经走近杨行舟,见杨行舟模样俊俏,双目清亮,立时生出三分好感,对杨行舟道:“这是情花,果实是不能吃的。你刚才采花不慎,怕是已经中了情花毒,十二个不能动相思之念,否则苦楚难当。”

    她走到杨行舟面前,道:“敢问先生来我绝情谷有何贵干”

    杨行舟听她说话清脆悦耳,相貌也是颇为秀丽,笑道:“果然幽谷之中,多有美人居住,小姑娘,我的徒弟和他媳妇不慎走丢了,据我推测,他们应该就在你们这绝情谷中,不知你可有见过他们”

    面前少女听他夸自己相貌美丽,脸色微微发红,道:“啊,你是百花谷的人”

    她脸上微微变色,道:“难道你就是杨过的老师”

    她身后几名绿衣男女一阵骚动,一人喝道:“好啊,老对头到了!刚刚有个大和尚闹事,你又来捣乱,真当我们绝情谷无人么!”

    自从老顽童在绝情谷以玉蜂惹事之后,绝情谷与百花谷便成了仇家一般,周伯通经常来百花谷捣乱,有时候还领着欧阳锋来偷吃灵药,有时候带着陆无双和洪凌波偷麋鹿仙鹤吃,兴致来了,还以绝情谷的弟子来试验自己的功夫,便是绝情谷的谷主都被他戏耍了好几次,虽然不曾有性命危险,但却是绝情谷的奇耻大辱,上下弟子,都对百花谷的人深恶痛绝。

    现在见杨行舟竟然是百花谷的人,绝情谷弟子脸色齐齐变色,手中长剑全都拔出,对准了杨行舟,寒光闪闪,映日生辉,有人叫道:“快禀报谷主,百花谷的魔头又来啦!”

    杨行舟飞身下马,身子闪了几闪,待到停下身子时,手中已经多了几把长剑,随手丢在地上,对众人道:“我现在耐心有限,你们不要惹我生气。”

    他看向为首的绿衣少女,道:“这位姑娘,你刚才脱口喊出我徒儿的名字,想来一定与他极为熟识,我来问你,我那杨过徒儿,现在何处”

    绿衣少女见他出手犹如鬼魅,还未反应过来,众人长剑都被他夺了过去,心下登时怯了,硬着头皮道:“我不知道!”

    杨行舟叹了口气,功聚双目,再次问道:“他们在哪里”

    绿衣少女被杨行舟双目注视之下,只觉得对方目光有异,一双眼睛犹如无底深渊,与杨行舟对视之后,目光忽然就挪不开了,心头一阵迷糊,道:“他们被我父亲关押进了丹房,已经饿了一天了。”

    杨行舟点了点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我叫公孙绿萼。”

    杨行舟道:“好,公孙绿萼,你去带我见你父亲。”

    公孙绿萼道:“是!”

    双目茫然的转过身子,向后面走去。

    旁边几名绿衣弟子大哗,一名少女叫道:“绿萼,你怎么了”伸手便去推搡公孙绿萼,手臂刚刚抬起,身子便是一震,就此呆立不动。

    旁边几个弟子也几乎同时被杨行舟点住穴道,身子僵直在当场,只有公孙绿萼还在缓缓行走,双目茫然。

    杨行舟在后跟随,身后火马舌头卷了一朵情花,正要咀嚼,忽然跳跃而起,放声嘶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