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比斗
    杨行舟在这山林居住,一住便是两年,这两年之内,早就将方圆百里之内探索的清清楚楚,别说是他,便是杨过与陆无双、洪凌波也经常在附近游玩,狩猎鸟兽,采摘果实,挖取山精、植物根茎为食,将方圆十多里地都已经探索了七七八八。

    他们年龄都不甚大,正是活泼好动的年龄,每隔一个月,杨行舟便领着他们去襄阳城内住上三天,同时采买一应生活用品。

    如此一来,众人在山中习文练武之余,还能每月去襄阳城内放风,倒也不感寂寞,而给众人布置完功课之后,杨行舟便携带神雕和火马去附近山林探索,两年时间,已经将附近探索的明明白白的。

    此时杨过服食杨行舟以蛇胆配置的丹药,内功极快,又有神照经内功催发,短短两年时间,足以抵得上普通人十多年苦修之功,到了这个时候,杨行舟方才准备传其真正的功夫。

    此时的杨过还缺少一柄利器,这就用得着独孤求败的剑冢了,因此带着他向远处的山林中走去。

    杨过见杨行舟要传授自己剑法,本自兴奋不已,但见杨行舟竟然还要带着自己去山中祭拜什么先贤,登时好奇起来,问道:“老师,难道这荒山野岭之中,还有别的武林前辈居住么?”

    杨行舟笑道:“这里有一位前辈先贤,剑法通神,既然你要学习剑法,怎么也得祭拜一下此人。”

    杨过心中好奇,不敢多问,当下随着杨行舟向山林深处走去。

    杨行舟走了几步,对杨过笑道:“过儿,跟紧了!”

    迈开大步,向前疾行,虽然不曾动用轻身功法,但一步迈出,便是三四丈远,迅捷如风,转眼间便将杨过拉开了一段距离。

    杨过吃了一惊,知道这是老师想要考察自己的轻功,当下不敢怠慢,提气轻身,向杨行舟追赶而去。

    在山中修行这两年,杨行舟说是没有传他什么,其实也还是传了一套轻身功夫和血刀门的锻体之术,在杨行舟看来,血刀门那种瑜伽锻体之法,对于开发人体潜力,增加身体柔韧性有着极强的提升作用,将血刀门的功法与神照经相结合,正邪合流,威力十分了得,对于疏通经脉,也有极大的好处。

    杨过修行这两门功法之后,又结合蛤蟆功中的凝神静练之法,功力进境一日千里,此时运起杨行舟传给自己的登萍度水轻功,一道烟一般,向着杨行舟追去。

    杨行舟哈哈大笑,负手前行,与杨过始终相隔三丈距离,杨过快,他也快,杨过慢,他也慢,就如同他背后长着眼睛似的。

    杨过在后面运气追赶,对老师愈发的敬佩,心道:“两年前老师能与郭伯伯战成平手,但是现在,老师配制蛇胆灵药,在教导我们功夫之时,他自己也是苦修不辍,比我们都要努力,我们服食的灵药加一起都未必有他服食的多!这两年我们功力进境极快,相信老师进境比我们更快。”

    “如果现在郭伯伯与老师比斗的话,怕是要逊色老师一筹了!”

    他这两年眼见着杨行舟在传授他们三人本领的同时,自己也经常闭关修炼,有时候甚至一坐就是五六天,不吃不喝,进入深沉的禅坐之境,但每次醒来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会发生一点细微的改变,这种改变杨过等人虽然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老师在修行一道上,应该是更进一步了。

    杨过在后跟随,眼见杨行舟愈行愈低,直走入一个深谷之中。又行良久,来到一个大山洞前,杨行舟身子倏然停住,负手看天。

    等到杨过到了身边时,方才叹道:“过儿,你来祭拜一下这位前辈吧!”

    杨过道:“是!”

    随着杨行舟前行,走了几步后,就发现这洞其实甚浅,行不到三丈,已抵尽头,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之外更无别物。

    这些石桌石凳极为光洁,上无灰尘,想来应该是经常有人居住擦拭的缘故,只是此地荒芜,不知到底是什么人能忍耐的住这等寂寞孤独,在此居住。

    山洞两侧插着两盏油灯,此时已经被点亮,杨过打眼看去,却发现这油灯竟然是最近在襄阳城中采买的东西,心中一动,看向杨行舟。

    杨行舟笑道:“这两盏油灯是我安上的,这山洞其实早就无人居住了,是我将山洞清理之后,又安了这两盏油灯,不然黑灯瞎火,太过阴暗。”

    他伸手指向前方石壁,道:“你来看!”

    杨过抬头看去,只见前方石壁之上被人刻了三行大字,字迹笔划甚细,入石却是极深,显是用极锋利的兵刃划成: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杨过将这三行字反来复去的念了几遍,既惊且佩,亦体会到了其中的寂寞难堪之意,心想这位前辈奇士只因世上无敌,只得在深谷隐居,则武功之深湛精妙,实不知到了何等地步。

    此人号称“剑魔”,自是运剑若神,名字叫作“求败”,想是走遍天下欲寻一胜己之人,始终未能如愿,终于在此处郁郁以没,缅怀前辈风烈,不禁神往。

    杨行舟道:“这里便是剑魔终老之地,我来此山洞之后,特意以利器为他开凿了一处墓室,将其安葬与洞底之中,过儿,你若是想要学剑,怎能不祭拜一下这剑魔老前辈?”

    杨过虽然不曾见过独孤求败,但只是看了独孤求败在石壁上的留言,便已经对此人生出高山仰止之情,听到杨行舟的话后,点头道:“不错,是要祭拜才行!”

    当下随同杨行舟走到山洞一侧,便看到一块石碑矗立,上面一行大字:剑魔独孤求败之墓!

    这几个大字也是以利器削刻而成,入石三寸有余,字体挥洒如意,透出一股子嚣张跋扈的味道来,竟然不比石壁上独孤求败的字体弱上多少。

    杨过看了两眼,便知道这是老师所书,杨行舟的字体极有个性,随意挥洒,有时候甚至不按照寻常字体的书写方式来,但是横撇竖捺,自有章法,一个个字就如同一个个掐腰直立的嚣张小人,无法无天,无有规矩,个性十足。

    杨过久在杨行舟身边,自然认识老师的字体,心道:“看来老师对这位剑魔前辈有点不大服气,便是刻碑留字时,还要跟剑魔前辈互别苗头。”

    他向独孤求败的坟墓磕了几个头之后,杨行舟方才取出一柄长剑,递给杨过,道:“好啦,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修炼剑法罢,我再传你拳脚功夫,还有暗器之道,日后成就是高是低,就看你努力不努力了!”

    到了这个时候,杨行舟方才开始向杨过传授平生本领,掌法、剑法、拳脚、暗器,甚至医毒之道,即便是杨过资质绝佳,聪慧远超常人,也还是感到学业繁重,压力巨大。

    杨行舟知道这小子心性跳脱,特意把他圈到这无人之地,让其静下心来,好好揣摩武学中的诸般道理,至于陆无双与洪凌波两人,也只能以送饭之机见上杨过一面,别的时候,严禁他与两女嬉闹。

    其实杨过也不是不能安静下来,原著中他在古墓派内,与小龙女就曾在古墓内修行过好几年不见外人,此时被杨行舟约束在独孤求败坟墓附近,初始感到极不适应,但是安静下来之后,修行拳脚剑法等诸般本领,渐渐的发现了其中的乐趣来,沉浸其中,也就感觉不到孤独寂寞来。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杨过静心修行,不知不觉春去冬来,已然过去将近一年时间,这一年中,他修为锐进,剑法拳脚俱都提升极多,眼看着小年即将到来,杨行舟笑道:“过年在这里不热闹,大家伙好好收拾东西,咱们回襄阳过年!”

    哪知到了第二日,忽然黑云压顶,天降大雪,这雪好大,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千里山河银装素裹,积雪过膝,山林之中,有的地方甚至能没过人顶,如此大雪当真是几十年不遇。

    如此一来,自然是无法出行,杨行舟放了众人几天假,不再督促他们修行,杨过登时松了一口气,带着两女去林中狩猎,很是快活了几天。

    这天夜里,杨过忽然被一阵低吼声惊醒,急忙披衣出门,循着声音前行,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发现在前方雪地之中,杨行舟正盘坐青石之上,与一名高大男子双掌相交,似乎是在比拼内功。

    此时深夜,无有灯火,只能看清对面的男子身材高大,披头散发,到底什么样子,隔得太远,毕竟看不清楚。只看到杨行舟盘坐一块青石上,而这高大男子则站在旁边,与杨行舟双掌相抵。

    杨过知道自己这位老师这一年不断在湍急的水流中拿着一把玄铁重剑修炼剑法,内力早已经锻炼的刚猛无俦,寻常大树一推而断,掌力甚至能叠加出十多层的力道,有一次试探杨过的内功,一掌打去,把杨过打的后退了十多丈距离,方才将他掌力中蕴含的十三道劲力消掉。

    以杨行舟此时掌力,环顾天下,恐怕也就只能有郭靖能堪匹敌,可是现在雪夜之中,竟然还有人能与杨行舟对抗,着实令杨过惊讶。

    只见在杨行舟手臂微微抖动,一股股掌力激发而出,对面的高大男子随之不住晃动,似乎随时都要跌倒,呼吸声越喘越急,嘴里陡然发出“呱呱”怪叫,身子下蹲,状若蛤蟆。

    杨行舟的声音缓缓传来:“欧阳先生,你这蛤蟆功很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