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讲故事
    当看清楚为首男子的长相之后,即便杨行舟已经有所预料,却还是微微吃惊,这马上男子的长相与福康安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无论年龄相貌亦或是长时间统御群豪的气度,竟然毫无半点差别,说他跟福康安是双胞胎都不会有人怀疑。

    看福康安现在就在他们旁边跪着,那么此人必然不会是福康安。

    眼见的为首这名男子骑马到了众人面前,忽然勒住马缰,停在了不远处,他身后的十几匹骑马之人也随之驻马不行,这十来个人中,有男有女,有道有俗人,尤其以一名独臂道人最为引人瞩目。

    文泰来对众人道:“杨大侠,苗大侠,胡兄弟,这位便是我们总舵主!”

    他边说边向前迎了上去,道:“大家伙都来啦?来来来,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杨大侠……”

    马上众人纷纷下马,最为醒目的独臂道人叫道:“老四,哪里还用你介绍?杨大侠昨夜的英风锐气,无无敌手段,咱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便是苗大侠与小胡斐两人在京城内的所做作为,大家伙也都看到啦!”

    说到这里,对杨行舟笑道:“红花会无尘见过杨大侠!苗大侠!”

    在他之后,一名长袍马褂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道:“红花会赵半山见过杨大侠,苗大侠!”

    他说到这里,转头看向胡斐:“兄弟,昨日看到你在大厅里痛斥福康安,义气深重,当哥哥的好生高兴。”

    胡斐大步向前,跪倒在地:“赵三哥!”

    随后对走来众人一一行礼:“胡斐见过诸位哥哥姐姐!”

    走来的众人一起大笑,齐齐还礼,对胡斐不住口的夸赞,一名相貌俊俏的妇人手持双刀走到杨行舟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脸色不虞,道:“杨大侠,你胆魄惊人,剑法武功天下少有,这点我是很钦佩的,只是有一点我不怎么服气。”

    杨行舟将这美妇杏眼桃腮,颇为秀丽,当下看向文泰来:“这是?”

    文泰来道:“这是拙荆骆冰,有个小小的绰号,叫做鸳鸯刀,杨大侠,还请您不要跟她妇人一般见识。”

    杨行舟摇头失笑:“女人能顶半边天,姓杨的从未小看过任何女人,令妇人英姿飒爽,为人快言快语,实乃是少见的女中豪杰,杨某钦佩的很。”

    他如今声满天下,名震九州,当真是一言之褒,远胜华衮,骆冰闻言大喜,道:“你此言当真?当真没有小看过天下女子?”

    杨行舟道:“是啊,我行走江湖,与人动手之时,从不因为对方是女子而轻视,从来都是全力而为,只不过又一次失了手。那是在佛山镇上,我曾与一个小尼姑动手,只斩了她一条臂膀,再想杀了她时,却被她骑马逃走了。兄弟自认轻功不低,一般马儿绝不能跑得过我,哪知那尼姑骑的马非同小可,竟然如风如电,快的不可思议,我从南霸天的家里一直追到佛山镇外,反而越追越远。可惜,可惜!”

    骆冰道:“可惜什么?”

    杨行舟道:“可惜了那么一匹白马,却跟了那么一个女尼,而那女尼竟然还要搭救凤天南那个恶霸。”

    骆冰道:“其实圆性当时与你动手,实在是另有隐情,她天性并不坏,从不曾杀过人,杨大侠,你应该是误会她了!”

    她本来怒气冲冲,想要找杨行舟为圆性报仇,现在听了杨行舟一番言语之后,忽然想到当时杨行舟的处境,以及凤天南的所作所为,若是将杨行舟换成他们红花会中任何一个人,估计也不会比杨行舟好到哪里去。

    这么一想,一腔怒火慢慢熄了,心道:“我这侄女当真命苦!亲生爹爹是恶霸,亲娘也死了,她为救恶霸爹爹,还被人斩了一条臂膀,可是这又怨不得别人,实在是事出有因!”

    旁边的文泰来见杨行舟竟然轻轻巧巧的就把骆冰的怒会消了,忍不住暗中对杨行舟挑了挑大拇指,顺手虚引,道:“杨大侠,这位便是我们的总舵主!”

    那名酷似福康安的中年男子早已经下马来到众人面前,对杨行舟抱拳道:“陈家洛见过杨兄!”

    杨行舟抬头看天,淡淡道:“不敢!陈总舵主威名赫赫,姓杨的高攀不起!”

    陈家洛一愣,旁边众人也都是一呆,片刻后,俱都满脸怒色,陈家洛乃是红花会的总舵主,杨行舟看不起陈家洛,那就是看不起他们所有人,即便是赵半山脾气最好,此时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胡斐见不是个头,急忙对杨行舟道:“杨兄,你这是何故?”

    杨行舟看了一眼陈家洛,嘿嘿冷笑,道:“胡斐,我曾给你说过不少以前的事情,现在我再给你讲一件事。”

    他不待胡斐点头,便径直说道:“话说在江宁有一个官员,深得当朝皇子欢心,有一次他夫人生产,恰好遇到当朝皇子的妃子也在生产,两个夫人共同产子,一位生了男孩,一位生了女孩。”

    杨行舟说到这里,对面的陈家洛“啊”了一声,后退几步,脸上变色,旁边文泰来等人也都露出惊讶神情。

    杨行舟对他们的神情变化理都不理,继续道:“那位官员的夫人本来生的是儿子,但是转眼就变成了女儿,皇子的夫人生的本是女儿,但却变成了儿子,嘿嘿,这件事当真有趣……”

    他无视众人神情变化,将前世自己印象中有关红花会的故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胡斐听,也说给了苗人凤、程灵素,以及现场所有人听,只不过他将红花会在故事这种改为了“某一个帮会”,其余并没有大的改变。

    胡斐素知杨行舟能知人所未知,讲这个故事定有深意,此时见文泰来等人脸色也随着杨行舟的讲述而不断变化,心中极为好奇:“这个故事与红花会众人有什么关系?是了,杨兄说的可能就是红花会众人的事情!”

    当听到故事的男主人为了笼络当皇帝的哥哥,把自己的爱人香香公主亲手推给皇帝时,胡斐再也忍耐不住,叫道:“这算什么帮主?自己的女人都能随手送人,哪还有什么不能送的?当真是一群废物!愚蠢至极!”

    程灵素道:“那香香公主真是瞎了眼,竟然喜欢上了这么一个男人!枉他还是什么反清复明的帮会头目!天下得江山者,有几个肯把自己的老婆亲自送出去的?这样的男子,男人看不起,女人更看不起!”

    对面的陈家洛身子晃了一晃,眼前一阵阵发黑,当初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是一想起这些事,陈家洛便心如刀绞,自责不已。

    此时听杨行舟从头到尾将这件事又说了一遍,程灵素又从中补刀,陈家洛只觉得胸口发闷,气息不畅。

    杨行舟将整件事说完之后,对胡斐嘿嘿笑道:“你可知这个送女人的帮主是谁?”

    胡斐看了陈家洛一眼,默然不语。

    杨行舟看向陈家洛,道:“陈舵主,你说这人是谁?”

    陈家洛身子晃了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道:“是我!”

    杨行舟嘿嘿冷笑:“好,难为你还能承认这是你。杨某大好男儿,你也配跟我交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