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一百零九章 歹毒
    哒哒哒!

    马儿在月光下轻快的跑动,杨行舟端坐在车辕之上,是不是的挥动鞭子,掌控方向,马车顺着大路行进了小半个时辰,一座湖泊出现不远处,再走了几步,一道人影从路边草丛中钻出,低声喝道:“杨兄!”

    杨行舟勒住马缰,看向路心的青年,笑道:“胡斐,苗大侠呢?”

    来人正是胡斐,道:“他在附近的药王庙里,正在与程姑娘一起照看那两个孩子。”

    杨行舟点了点头,道:“好,没事就好!咱们一起走!”

    在胡斐与苗人凤一起闯出的京城时,杨行舟便已经暗中提醒他们去陶然亭与程灵素汇合,现在应该是他们找到了落脚之地,特意让苗人凤在路上拦截里杨行舟,深恐他错过地方。

    两人汇合之后,胡斐牵出马来,一起向远处跑去,约莫跑了十多里地,胡斐在一座破败的小庙前停下,道:“就是这里!”

    杨行舟跳下马车时,边见苗人凤与程灵素一起走了出来,程灵素在看到杨行舟的第一眼后,就松了一口气,淡淡道:“你回来了?”

    杨行舟见她面色不愉,笑道:“师妹,我这次出城,你猜我都带来了什么?”

    程灵素淡淡道:“不就是福康安么?还能有……”

    她说到这里,耳朵动了动,道:“四个人?你不是只劫持了福康安么?怎么车厢里会有四个人?”

    不待杨行舟回答,程灵素便已经反应过来:“是师兄和师姐么?那么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被老师革除门墙的毒手神枭石万嗔了!”

    “什么?”

    “毒手神枭在车厢里?”

    苗人凤与胡斐都是吃了一惊,齐声惊呼。

    这毒手神枭与胡一刀夫妇的死有着莫大关联,苗人凤与胡斐在江湖上查找了不少地方,却一直没能找到他的踪迹,却没有想到,此时竟然就在这两马车的车厢里。

    两人将信将疑的看向杨行舟,却见杨行舟对程灵素翘起大拇指,赞道:“师妹,你真是冰雪聪明!”

    说话间掀开门帘,道:“福大帅,出来吧!”

    福康安乖乖的从马车中走出,看了胡斐与苗人凤一眼,道:“你们想要怎么样?”

    胡斐看到福康安,双目如欲喷出火来,道:“想要怎么样?福康安,马姑娘被你害的好苦!你跟我来!”

    他将福康安领到药王庙附近的一个石堆旁,道:“跪下!”

    福康安道:“胡斐,你杀我可以,却别想我下跪!”

    胡斐骂道:“这石堆山的罐子里,便是马姑娘的骨灰,我让你跪下对她忏悔,难道还跪错了?”

    一脚踹出,正踹在福康安的膝弯处,叫道:“跪下!”

    福康安一声大叫,跪倒在地,脑袋不由自主的撞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胡斐手掌伸出,在福康安的脖颈处拍了一下,道:“今天夜里,你就在马姑娘的骨灰前跪着吧!”

    他掌力微吐,一股力道顺着福康安的大椎穴出一路向下,瞬间封死了福康安整个督脉,使得福康安整个身子都僵直起来,

    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不能动弹分毫。

    在另一边,杨行舟拖死狗一般,把石万嗔三人从车厢里拖了出来,对程灵素道:“师妹,你来问他们吧!”

    程灵素看了看薛鹊,对杨行舟道:“师兄,薛师姐好歹是一个女人,你不要太粗鲁!”

    杨行舟道:“师妹,在我眼里,敌人不分男女,该杀则杀,该打则打,这薛鹊与石万嗔对我下死手,我岂能饶了他们?对于死人有什么客气的?”

    程灵素微微一愣:“他们对你出手了?下毒了么?”

    杨行舟道:“石万嗔下的毒,他们对我出的手,好在我不怕剧毒,倒是没被毒倒。”

    程灵素看向薛鹊的眼神登时就变得冰冷起来:“师姐,咱们门规,禁止同门相残,更禁止下绝手,你为何要这么做?”

    她说到这里,问道:“二师兄是怎么死的?小铁又是谁杀死的?是石万嗔么?”

    石万嗔在被杨行舟封住穴道后,虽然身子不能动弹,但是神智一直清醒,闻言急忙道:“师侄女,姜铁山不是我杀的,那个姜小铁也不是我杀的。”

    程灵素哼道:“不是你杀的,难道还是师姐杀的不成?”

    石万嗔点头道:“是啊,确实是你师姐动的手,嘿嘿,最毒妇人心,姜铁山跟她多年的夫妻,她也能下的去手!老夫自认心狠手辣,也是自愧不如!”

    程灵素失声惊呼:“师姐,二师兄是你杀的?你……他是你的丈夫啊!小铁呢?小铁也是你杀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薛鹊脸色惨白,扭头看向别处,不敢与程灵素对视。

    程灵素看向慕容景岳:“大师兄,小铁是杀的么?”

    她觉得薛鹊即便是再心狠手辣,即便是对自己的丈夫下了毒手,也不至于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毒手,因此才会问慕容景岳。

    便听慕容景岳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姜铁山一直挡在我面前,使我不能与师妹亲近,那自然要杀了他!至于小铁,也是你师姐动的手,只不过她妇人之仁,下手的时候,不肯下太多的毒,一直犹犹豫豫,以至于小铁逃跑了,我找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他,把他毒死。嘿嘿,现在我和师妹终于在一起了,便是死了又能怎样?毕竟快活过几天!”

    程灵素心中一片冰凉,她一直知道人心险恶,可是险恶到薛鹊这种地步的人却是天下少见,这已经突破了大多数人道德思维中的底线。

    苗人凤在旁边听的大皱眉头,低声道:“他们两个不要用刀剑杀,活埋最好!用刀剑,脏了兵刃!”

    程灵素点了点头,她看向薛鹊:“师姐,你的心就这么狠毒么?自己的儿子竟然都不放过!你便是连畜生都不如啊!”

    薛鹊咬着嘴唇道:“能快活一日是一日,铁山和小铁,是我对不住他们,等我死了,下辈子再还他们吧!小师妹,你要杀我们,这便动手罢!”

    旁边地方石万嗔道:“慢着,慢着,师侄女,你杀他们可以,不要对我动手啊,姜铁山与小铁都不是我杀的,我只是收服了他们两个当我徒弟,想要光大我药王门,却没有做过违反门规的事情!你不能杀我!”

    要知他少年时和无嗔大师同门学艺,因用毒无节,多伤好人,给师父逐出门墙。

    此后数十年中,曾和无嗔争斗过好几次。两人都是使毒的大行家,双方所使药物之烈,毒物之奇,可想而知。数次斗法,石万嗔每一回均是屈居下风,若不是无嗔大师始终念着同门之谊,手下留情,早已取了他的性命。在最后一次斗毒之际,石万嗔终于被“断肠草”熏瞎了双目。

    他逃往缅甸野人山中,以银蛛丝逐步拔去“断肠草”的毒性,双眼方得复明,虽能重见天日,目力却已大损,及不上当年的眼力,本来返回中原之后,已经绝了挑战无嗔大师的想法。

    哪知道去了药王庄时,却听到无嗔大师病故的消息,这才重起雄心,收复了薛鹊与慕容景岳,以药王门的掌门自居,准备参加满清福康安举办的天下掌门人大会,务要在大会上扬名立万,成就不世威名。

    哪知道去的晚了点,还未进入福康安的府内,里面便已经打了起来,后来杨行舟挟持福康安走到大街上时,石万嗔有心攀上福康安,同时也为了除去杨行舟这个门中弟子,这才对杨行舟出手,哪知道精心配制的毒药根本起不到用场,反而落在了杨行舟手里。

    在他心中,他这段时间并未杀人,罪不该死,虽然对杨行舟出手,但既然杨行舟无碍,那最多是杀人未遂,事情可大可小,即便是程灵素身为无嗔大师的衣钵弟子,也没有充分的理由处置自己。

    杀与不杀,只在程灵素一念之间,而他看出程灵素心地良善,说不定多说几句软话,就有活命之机。

    程灵素看了石万嗔一眼,转身向外面走去,边走边道:“苗大侠,这人交给你了!”

    苗人凤点了点头,在昏黄的灯光下,将自己的长剑缓缓从剑鞘内拔出,淡淡道:“我叫苗人凤,也有人叫我金面佛。”

    石万嗔脸上变色,道:“原来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苗大侠当面,失敬失敬!怪不得今天能做出这等大手笔,连福大帅都给挟持出了皇城!”

    苗人凤神情丝毫不变,只是将自己手中的长剑一寸寸往外拔,淡淡道:“十多年前,毒死胡一刀的毒药,还是你给田归农的?”

    石万嗔张了张嘴,眼中终于流露出恐惧之色。

    ps:这本书到底还有看的没有?怎么推荐票这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