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八十一章 头头是道
    次日。

    杨行舟从白马寺镇上买了香烛纸扎,雇了一帮响器班子,又找了一批人,吹吹打打来到无嗔大师坟前,拉着程灵素好生祭拜了一场。

    这些东西虽然只是表面文章,但程灵素看在眼中,却是对杨行舟好感大增,别的不说,单只是这份心意,就比他的师兄师姐们强的太多。

    这程灵素从小缺爱,自幼就不受家人待见,便是她的亲生姐妹们,都对她不怎么友好,从小到大,只有在无嗔和尚身边才真正感受到人世间的温暖,只可惜无嗔和尚收她为徒时,年事已高,教导了她几年后,便即撒手人寰。

    无嗔和尚死后,将记录平生绝学的《药王神篇》留给了程灵素,虽然算是传给了程灵素自己的衣钵,但也为她留下了一堆麻烦,尤其是她两个师兄一个师姐,全都觊觎老师传下的《药王神篇》,只不过忌惮程灵素的手段,才不敢过分逼迫。

    程灵素心思缜密,智慧超凡,堪称是算无余策,学自老师的用毒用药手段又高明之极,她的师兄师姐在她面前栽了好几个跟头,这才不敢对她太过逼迫,只是她毕竟是一个妙龄少女,心思虽深,却也渴望关怀。

    杨行舟只是对无嗔和尚哭了一场,祭奠了一回,就在程灵素心中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好感大生。

    就像原著中,胡斐只是给她的花儿浇了几桶粪水,便与她攀上了交情,之后与她相处了一段时间,便赢取了她的芳心。

    从这点来看,对程灵素这等小姑娘来说,即便是她再聪慧,但毕竟接触的男人少,尤其是优秀的青年才俊更少,况且哪个少女不怀春?

    胡斐在原著中其实也不甚帅气,但就是为人正直,武艺高强,才让程灵素喜欢上了他,甚至因为他,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这整件事在杨行舟看来,其实最主要的就是程灵素从小到大太过缺爱,遇到的好男人也太少,所以只要有人对她好,轻易就能打动她的心,当然前提是这个人对她抱有善意,若是抱有恶意的话,须瞒不过这毒手药王关门弟子的眼睛。

    不过杨行舟只是想要从她手中学到无嗔和尚的医术,对她其实没有丝毫恶意,倒也坦坦荡荡,不虞程灵素能看出自己的不好来。

    等祭拜完无嗔之后,杨行舟来到了程灵素的小院,对程灵素道:“师妹,老师之前就答应过我,说我找到了绝世奇毒,就收我为徒,现在绝世奇毒我找到了,他老人家却已经仙逝,这当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奔波多年,行走天下,一直去了极西之地,花费了我六年时间,方才寻到了一种毒物,这才返回中土,只求能拜在老师门下,学会医药之道,可是他老老人家已经不在,我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程灵素一脸怀疑:“你现在多大年龄?”

    杨行舟微一犹豫,旋即道:“我现在十九岁多一点。”

    程灵素道:“你现在才十九岁,你说你花费了六年时间寻找天下奇毒,这么说来,你是十三岁遇到我老师的?你十三岁就敢外出闯荡,竟然还能毫发无损的活到现在,而且还练就了一身高明武功?”

    杨行舟心中一突,急忙补救道:“你是我的师妹,我也不瞒你,我在找寻毒物的路上,曾有过一番奇遇,学成了一门了不起的功法,六年下来,功法小有所成,路上遇到土匪恶人,随手也就能打发了,寻常高手根本就不放在我眼里!”

    他脸上露出傲然之色:“天下间,若论武道修为,我实不知还有谁能胜得过我!”

    程灵素见杨行舟说出这句话时,浑身气息一变,站在原地渊渟岳峙,宗师气度一览无遗,眼中登时流露出异样神色:“你既然有如此本领,为何还要跟我老师学艺?”

    杨行舟奇怪道:“我功夫高,跟我想要学医药之道,这两者有什么干系?难道武功修为高了,就不能学习医术了?”

    程灵素心道:“普通人若是有你这般修为,早就成为一方霸主,名动江湖了,如何还会低三下四的来找老师求学医术?”

    江湖中人,人人以武功高强为最大追求,功夫高了,名声财富随之而来,吃穿不愁,富甲一方。

    同凤天南一般,雄霸一方,坐镇一地,要钱有钱,要人有人,那才是绝大多数武者的追求。

    像杨行舟这般,身怀绝技而不自宝,还想继续跟无嗔学医的人,当真是天下少见。

    程灵素正有点难以理解之时,就听到杨行舟道:“师妹,昔日慧可禅师为求正法,雪地断臂立志,今日我杨行舟,为求医家宝术,奔波六年,吃了无数苦头,虽然比不上慧可禅师,但也算的上一片赤诚吧?可是苍天无眼,造化弄人,看来我是没缘法跟随老师修行了。”

    他说到这里,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册递给程灵素:“师妹,这便是我机缘巧合得到的一本修行秘籍,叫做神照经。若论内功,这门心法堪称当世第一。便是有人死去了半个时辰,也能用此法将人救活。这门心法用在打斗自保之上,自然天下无敌,可是真要是说起来,还是更适合医者修行。若是行医之人有此神功秘法在身,日后行医救人,也能多救几个。”

    他对程灵素道:“这秘籍上的功法我已经练成,现在我转交给你,只盼你修行有成之后,多多行医救人,不负药王一脉的名声!”

    程灵素心头一震,迟疑了一下,将神照经接到手中,定定的看了杨行舟一会儿,轻声问道:“你为何会找我?”

    杨行舟道:“什么?”

    程灵素道:“我是老师的小徒弟,你若是真想要拜见老师的话,应该是找我的师兄师姐才是,为什么偏偏来找我?难道你提前便知道了我老师的死讯,也知道他已经将衣钵传给了我?”

    杨行舟道:“师兄师姐的事情,老师早就给我说了,说他们三个闹得实在不像话,生怕自己死后无人能制,这才收了你当关门弟子,继承他的衣钵,好能约束一下你这些师兄师姐。必要的时候,可以清理门户!你若是做不到,我可以帮你!”

    原来程灵素的这两个师兄一个师姐,大师兄叫做慕容景岳,二师兄叫做姜铁山,三师姐叫做薛鹊,这三人中,一开始慕容景岳是有老婆的,但是三师妹薛鹊喜欢大师兄,竟然下毒把慕容景岳的老婆给毒死了,慕容景岳大怒,用了一种药,把薛鹊给毒的跛足驼背,当时无嗔和尚正在外面采药,等到回来时,一切都难以收拾了。

    这三人中,老二姜铁山一直都在暗恋薛鹊,薛鹊被毒的跛足驼背之后,他也不嫌弃,一番表白之后,便将薛鹊娶了,结成夫妻。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慕容景岳忽然又想起薛鹊昔日对他的好来,竟然反过来开始对薛鹊进行纠缠,搅扰的姜铁山夫妇难以安宁。

    这三人的恩怨纠葛,便是无嗔和尚也难以化解,颇感头痛,本来这三人品性还行,后来因为这感情的事情互相争斗,心智渐渐趋于狠毒。

    无嗔和尚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在耄耋之年,收了程灵素这么一个关门弟子,以求能约束一下这三个门徒。

    这等事情极为隐秘,杨行舟竟然也能知晓,这一下令程灵素对杨行舟之前准备拜师无嗔的说法不再怀疑,心道:“老师把这等隐秘之事都告诉了他,为什么之前却从未向我提及过?”

    想到刚才杨行舟不惧自己下毒的本领,她悚然心惊:“老师收我为徒,让我约束师兄师姐,安知他老人家有没有再找个人暗中约束我!若是我品行不端的话,被这杨行舟知晓,他要想杀我,怕是容易的很呐,我毫无准备之下,便是反抗都难以做到!”

    她想到这里,对着杨行舟嫣然一笑,露出两排白牙:“杨大哥,你给我这武功秘籍,就不怕我学成之后,为非作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