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三十章 消息
    自古以来,花子帮就是封建王朝人数最多的一个帮派,只不过影响力有限,大多数只能做一些下三滥的腌臜事情,偷鸡摸狗顺手牵羊,去店铺里闹场子,拉屎撒尿恶心人,是花子帮里最常做的事情,昔日堂堂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到了连城诀的世界里时,已然式微。

    但即便是丐帮衰落,起人数依旧不可小觑,遍布大街小巷,打探消息却是一把好手。

    这也是杨行舟为什么第一个找到的就是这些要饭花子。

    天下乞丐,作恶者多!

    有些人总是觉得乞丐可怜,施舍一点钱财,就是大发善心了,而故意为难乞丐者,定然是心肠冷酷之辈。

    但在杨行舟看来,抱有这种想法者,不是愚蠢就是无知。

    就像他眼前这个乞丐,有手有脚,又不是残疾人,身强力壮的,干什么不能糊口饭吃?一个好好的大活人,非要做乞丐,那是饿死都不屈!

    因此杨行舟对这些人极为不客气,出手无情,尽显铁血手段。

    “水前辈若是想要找水笙的下落,估计也得要找荆州的地头蛇才行,一来二去的,等到这些地头蛇发力时,黄花菜都凉了!这种事情,拼的就是一个时间!磨磨蹭蹭有个屁用!”

    杨行舟坐在关帝庙前的一张石凳上,右手食指在剑柄上不断的轻轻敲击,脸上渐渐显出不耐烦的神色来。

    而在他面前,中年乞丐屏气凝神,鼻青脸肿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喘,心中惴惴不安。

    杨行舟做事实在太过暴戾冷酷,出手毫不犹豫,干脆利落之极,不说废话,也不听废话,这种酷烈的手段,这名中年乞丐前所未见。

    多年厮混江湖的经验告诉他,这种人才最可怕。

    他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敢稍微露出一丁点挑衅的意思来,对面这个青衣男子会毫不犹豫的斩杀自己,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

    杨行舟将手中长剑缓缓抽出,淡淡道:“若是还查不出一点消息的话,你先把脚伸出来吧,自己选一选,喜欢哪一根脚趾被斩?是大脚趾还是小脚趾?”

    中年乞丐身子一颤,道:“爷爷,爷爷,您千万别急!这才多大会啊,这才半个时辰不到啊!怎么也得给我们点时间啊,别的不说,光这一来一回小的们来回传话的时间,就得花费小半个时辰啊!”

    杨行舟道:“那我不管!我只要人!找不到人,我就拿你是问!”

    这中年乞丐还从未见过这般不讲理的人,可有不敢跟杨行舟辩解,急的满头大汗:“爷爷呀,这找人也得花费点时间啊!”

    杨行舟懒得多说,拿起长剑,将剑尖缓缓对准了中年乞丐的胸口。

    这乞丐登时不敢吱声了,但是脸上恐惧之色更浓。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强横的人,但也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冷酷的人,杨行舟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冰冷无情的味道,令他打心底里发憷。

    此时院子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乞丐,都是这中年乞丐的手下,站在不远处目光闪烁,对杨行舟又是惧怕又是好奇。

    “谢老大,谢老大,有消息啦!”

    之前被杨行舟割掉耳朵的青年乞丐从外面快步跑了过来,叫道:“窝牛街的瘌痢头见到过一名黄袍恶和尚,扛着一个麻袋出城,进入了城南一座古庙。可巧那古庙里有咱们一个弟兄在里面睡觉,被那和尚打了出来。他被扔出来后,想要看一下这和尚的来历,后来发现又有两名和尚进了庙,都是高来高去的本事,他觉得害怕,便跑回了城内。”

    杨行舟招了招手,把这青年乞丐喊道自己面前:“真的假的?”

    青年乞丐点头哈腰道:“假不了!绝对假不了!我拿我被您割掉的耳朵发誓,绝不敢有错!”

    杨行舟嘿嘿笑了笑,伸手在这乞丐脸上拍了拍,随手将一颗夜明珠扔给身边的中年乞丐,又扔给这青年乞丐一锭黄金:“干的不错,拿去吧!”

    两人都大喜,各自接过东西后,对杨行舟千恩万谢。

    杨行舟问清楚具体地点之后,收剑回鞘,淡淡道:“我这便去城外古庙去看一看,若是你们说的是真的,待我救出人后,还会有赏,若是消息不实,嘿嘿……”

    他扫了众人一眼,冷笑道:“你们日后便知!”

    眼见杨行舟要离开,这中年乞丐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您能否方便留个姓名?”

    杨行舟道:“怎么?想要以后报复我啊?”

    中年乞丐吓的浑身一颤,急忙摇头,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我只是想给你传扬一下名声,省的下面小的不长眼,以后冒犯了您!”

    杨行舟一声长啸,迈步出门:“那你记住了,某家杨行舟!”

    院内两个乞丐神情大变:“杨行舟?您是杀了凌知府的狂徒杨行舟?”

    最近荆州城内最轰动的事情,便是有狂徒大白天的冲入府衙,斩杀了知府凌退思。

    这等事情,简直是轰动天下,整个荆州城的百姓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至于丁典身怀连城诀宝藏秘密的事情,反倒所知者不是很多,绝大多数百姓知晓的还是杀官事件。

    而做出这种冲堂杀人行径的,便是狂徒杨行舟。

    现在听到眼前这位狠人便是杨行舟,两名乞丐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待到杨行舟走后,中年乞丐方才心有余悸的轻声道:“他可是连知府大人都敢杀的杨行舟啊!我们竟然能从他手中活了下来!”

    青年乞丐伸手摸了摸被削掉的耳朵处,心中一阵庆幸:“还好,还好,只是丢了一只耳朵,而不是像知府大人那样,脑袋都丢了!”

    他们在不知道杨行舟名姓时,还对杨行舟的霸道冷酷抱有极大的愤慨心里,脑海里不断琢磨着怎么报仇,可是在知道杨行舟的身份之后,这种报仇的心理登时消散一空,改成了“我竟然能在杨行舟手下活命”的庆幸之心。

    杨行舟对这两人的心理自然不会知晓,他此时正运起水岱教给他的“登萍度水”的轻身功法,穿街过巷,窜高伏地,准备赶往城南荒废的古庙。

    正大步行进之时,忽然想到:“这乞丐说那座古庙里的黄袍僧人不止一个,若那几个僧人都是血刀老祖的徒弟,我一个人与他们相斗,却是未必能胜。须得想个办法把他们放倒才行。至不济,也得提前削弱他们的实力,否则的话,我一人还真的未必能干的过他们几个人。”

    他想了想,忽然响起一件事物来:“嗯,须得取了这东西,方才有取胜之道!”

    <span ss="read-author-name">江海横流说

    那个,推荐打赏收藏还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