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万界武侠大冒险 > 第二十五章 勇猛精进
    长街之上。

    丁典被林锦衣几句诛心之言说的无言以对,呆愣了半晌之后,方才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

    他扫视长街之上的围观众人,涩声道:“林兄,你说的很对,我对不起父母亲人,对不住武林同道,待到今日事毕,我将凌退思安葬之后,便去杀杨行舟,杀了杨行舟之后,我便向你负荆请罪,任凭林兄你处置!”

    林锦衣喝道:“你还要杀杨行舟?杨行舟为了给我报仇,才冲进府衙杀了凌退思,你若是想杀杨行舟,须得从我尸体上迈过去!”

    丁典一声长叹,忽然手臂前伸,食指点中了林锦衣的胸口:“一之为甚,其可再乎?我作恶多端,人神共愤,多谢林兄当头棒喝,方才使我一朝清醒过来。你是谦谦君子,丁某岂能杀你?”

    他掌心微微吐劲,将林锦衣整个身子震的凌空飞起,轻飘飘的贴在了大街一旁的墙壁之上,随后缓缓滑落了下来。

    杨行舟站在旁边看的眼热心跳:“这一掌妙极!若是我来出手,虽然也能将林兄震飞,却做不到丁典这般举重若轻,分寸拿捏的这般好!”

    “诸位!”

    丁典将林锦衣震飞之后,扫视街边众人,朗声道:“凌退思已然身死,即便是你们挖坟鞭尸,又能报多大的仇恨?况且诸位想要的是丁某手中的连城诀,与凌退思并无丝毫干系。待我将凌退思安葬之后,我便将连城诀公之于众,这梁武帝的宝藏,大家伙一起分了便是。”

    大街上人头耸动,一片哗然。

    一名中年汉子喝道:“丁典,此言当真?”

    丁典道:“丁某人除了梅念笙老前辈外,还不曾失信过任何人。”

    那名大汉冷笑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大家伙可不能会上你的恶当!”

    丁典抬头望天,淡淡道:“满街这么多英雄好汉,他们都不站出来说话,你又是什么东西?”

    对面的大汉大怒:“他妈的,我……”

    砰!

    丁典一掌打出将其打的双脚离地,人在空中时,已经鲜血狂喷,还未落地,便已经昏迷了过去。

    同样是被他一掌打飞,林锦衣毫发无伤,这大汉却是眼见不活。

    一掌将对面大汉打飞之后,丁典伸手从旁边一名杠夫腰间拔出一把长剑,淡淡道:“继续走,上陵!”

    十几名抬着棺材的大汉各自对视了几眼,一起喊着号子,将棺材重新抬起,向城门外走去。

    到了这个时候,鬼太婆已经无力拦截丁典,倚在儿子的棺材上不住口的痛骂,但是力气尽失,已经无法动手,只是哀哀痛哭。

    旁边一名少女走上前去,安慰道:“这位婆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鬼太婆抬头看了这少女一眼,破口大骂:“我哭我儿,关你小贱人什么事儿?滚!再敢多言,我杀了你!”

    那少女下了一跳,急忙躲开,嗔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杨行舟在旁边看的清楚,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水岱的女儿水笙,在她不远处就站着水岱和汪啸风两人,看来丁典这件事闹得实在太大,把水岱都给惊动了。

    江南四奇,“落花流水”一向喜欢一起行事,现在水岱露面了,相信他的其余三位结拜大哥,应该也在荆州城内。

    “你这老乞婆,我表妹好心安慰你,你还骂他?活该你死儿子!”

    汪啸风见水笙被鬼太婆辱骂,忍不住挺身而出,手指鬼太婆,低声喝道:“要不是看你老迈,我定然让你知道江南铃剑双侠的厉害!”

    水笙拉住汪啸风的衣袖,轻声道:“表哥,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儿子都死了,怪可怜的!”

    汪啸风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此时水岱走了过来,对两人道:“走吧,回家!”

    水笙奇道:“丁典不是说要把连城诀公之于众么?爹爹,咱们不一起听一下吗?”

    水岱脸上大有忧色:“笙儿,我问你,咱们家缺钱么?”

    水笙微微一愣,道:“不缺啊。”

    水岱身为江南四奇之一,结交四方豪杰,开了不少当铺酒楼,这些店铺不说是日进斗金,但每月下来也得有不少钱粮,即便是放在江南富庶之地,他们水家也算得上是高门大户,水笙自从小时候起,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缺钱。

    此时听到水岱发问,这才意识到了这一点,她为人虽然天真,但却不傻,瞬间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笑道:“阿爹,你是不让我们掺和这件事么?”

    水岱道:“是啊!且不说昔日梁武帝的宝藏到底有没有,即便是有了,又能如何?若是没有还好,大家伙最多痛骂一场也就罢了,若是真的有宝藏现世,真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才能将此事平息。”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这丁典的做法,看着似乎不重钱财,实则心思歹毒,他将这宝藏的事情公布出来之后,群雄少不了打打杀杀,但凡动贪心的人,都有可能拼死拼活,丁典只是用一个宝藏,就能杀死大批的江湖高手!”

    水笙打了一个寒颤,道:“这怎么办?阿爹,你能阻止他们么?”

    水岱道:“怎么拦?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我若是横加阻拦,怕是不能拦住他们,还平白得罪了许多武林同道。”

    汪啸风道:“舅父,去听听也好啊!等丁典将连城诀公之于众后,咱们不取钱财,见识一下总没有错吧?”

    水岱道:“自古财帛动人心!虽然美女令人销魂,但钱财更令人疯狂。就怕你见到了那么多的财物,控制不住自己,也进入争抢的行列,陷入疯狂之中。”

    汪啸风脸色一红,道:“舅父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

    水岱道:“分寸?别说是你,就是我都不敢保证,在看到宝藏之后能不动心,何况你一个娃娃!”

    他看了汪啸风与水笙一眼,道:“什么都不要想,跟我回家!”

    水笙心善,忧虑道:“要是这些高手因为一个宝藏打起来的话,不知要死伤多少人命,阿爹,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阻止他们吗?这些人要真的打起来的话,我们江南武林定然元气大伤。怕是没有十几年,恢复不过来。”

    水岱道:“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便在此时,就听到一人在他们身后笑道:“办法其实也不是没有。”

    水岱一惊,身子急转,左掌护胸,右掌后撤,完全是一副与人动手的守式,神情凝重。

    他修为深厚,等闲人近身一丈之内,心中必生感应,而这说话之后恰好就在一丈之外,避开他感应的同时,还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这种对于各自修为的拿捏,非高手不能为之。

    水岱不知是敌是友,因此在第一时间就将汪啸风与水笙护在身后,眼睛循声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就站在不远处对自己点头,当下急忙拱手行礼:“这位兄台怎么称呼?你认识水某人?”

    这老者正是杨行舟装扮的,闻言笑道:“水前辈,我是杨行舟。”

    水岱眼睛忽然睁大,暗中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好小子!你还敢来荆州?就不怕丁典杀了你么?”

    杨行舟道:“他要能杀我,早在我杀了凌退思的时候,就把我杀了!既然那个时候杀不了我,以后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水岱点头道:“不错,好小子!这才几天时间,你的功力竟然精进到了这个地步!丁典打伤你可以,想要杀你,却是难能!”

    他初次见到杨行舟时,杨行舟正在横渡长江,那时候的杨行舟功力虽然远超同龄人,但在水岱眼中,其实也只能算是一个修行天才,还不至于令他动容。

    可是现在,眼见杨行舟站在自己面前,渊渟岳峙,俨然一副武学宗匠的样子,令水岱心中吃惊不小:“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怎么一天一个样子?勇猛精进,一至于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