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踏星 > 第两千零一百八十章 解毒
    陆隐改变想法了,断易会可以利用,但这一条生意,要给他们掐掉,而且未来必然让他们付出代价。

    背面战场那些修炼者对抗的是人类大敌,都是人类的功臣,那些人很多都有儿有女,有父母高堂,却因为这种事而死,太不值了。

    他忽然想到当初自己兑换云闾衣时,那个老妪也说等一段时间,不会就是故意拖延吧!

    如果自己死在战场,透支清尘前辈功勋值兑换的云闾衣岂不就是断易会的了?那可是云闾衣,即便左令主都眼红吧。

    想到这个,陆隐越加愤怒。

    他抬手,死神印法直接进入左山体内。

    左山惶恐,迷茫看着陆隐。

    陆隐冷漠,“给你一段时间,想办法把背面战场与贩卖物资有关的断易会成员名单给我,我可以让你活,并让你在断易会爬的更高,甚至超过你叔叔,当然,如果你不给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可以去请你叔叔帮你解除我留在你体内的力量,找谁都可以,看看谁能办到”。

    说完,陆隐保留了与他云通石联络的方式。

    云通石跟第五大陆个人终端一样可以如影像一般面对面交流,但却没有无线蛊那种无视距离,甚至可以在不同宇宙间交流的能力。

    只能说有好有坏。

    陆隐走了,留下左山。

    左山望着空荡荡的四周,又看了看玉城,咬牙,赶紧离开。

    那几个人与夏之彤应该没关系,但也保不准,莫名其妙出现这种高手,他第一个想到夏家,夏之彤不会把断易会的事告诉了夏家吧,刚刚那几个人就是夏家的?不会,她没那么蠢,不管她为夏家立下多大的功,夏家都不会正眼看她。

    那几个人到底是谁?

    半天后,玉府,夏之彤乔装出门,眼中充满了忐忑与后怕。

    她试过了,真的不能跟异性接触,她碰了一个护卫,体内那种烈火焚烧,又如同无数恐蚁撕咬的感觉让她发疯,恨不得把自己撕碎。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种感觉刻骨铭心。

    玉昊说的不错,她给自己下毒了,要让自己体会世间最大的折磨。

    对于自己来说,没有男人就是最大的折磨。

    她一路来到彩虹桥接近顶上界的尽头,找到了看守彩虹桥的夏家人。

    彩虹桥归神武天,夏家自然派了高手看护。

    夏丰,就是这个高手,四次源劫修炼者,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五次源劫。

    看到夏之彤到来,夏丰厌恶,这个女人败坏夏家门风,尽管同在彩虹桥,他却从不见这个女人。

    “让她走”,夏丰挥手,让人驱赶夏之彤,压根不想见。

    很快,又有人汇报,“她在外面吵闹,实在不方便赶走”。

    夏丰皱眉,不耐烦,“让她进来吧”。

    夏之彤很快被带到夏丰面前。

    夏丰厌恶看着她,“什么事?”。

    夏之彤恭敬道,“七爷爷”。

    夏丰抬手,“你我不同系,直接说什么事”。

    夏之彤咬牙,“我中毒了”。

    夏丰诧异,“中毒?那你解毒就是,找我干什么?”。

    夏之彤无奈,“我知道七爷爷不喜欢我,但我实在没办法,这种毒不是药物可解,否则我也不会找七爷爷”。

    “回禀家族,你不是跟夏原关系很好吗?让他帮你”,夏丰打发道。

    夏之彤看着夏丰,“七爷爷,家族对于玉城的手段不仅仅因为玉城,您应该清楚这件事的重要,如果我出事,对于家族来说损失很大,外人会以为是陆家遗臣对我出手,不仅无法威慑树之星空那些陆家遗臣,反而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还请七爷爷三思”。

    夏丰冷笑,“与我无关,是家族让你嫁到玉城,你的死活不用我负责”。

    “我回不去家族了”,夏之彤黯淡开口。

    夏丰一怔,随后摇头,虽然夏之彤计划成功,让玉家成为整个树之星空的笑柄,令很多人惊惧,出卖了陆家遗臣,唯恐跟玉家一样,但她自己也牺牲了,名声,尊严,什么都没有,虽然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但家族却不会让她回去。

    她给夏家丢了太大的脸。

    “可能族谱中都没我了吧”,夏之彤自嘲,看上去很可怜。

    夏丰目光一闪,“谁给你下毒?”。

    夏之彤回道,“玉昊”。

    “玉昊?那个玉小公子?”,夏丰惊讶,“他不是死了吗?”。

    夏之彤摇头,“他回来了,整个人完全不同,给我下毒,让我承受世间最大的折磨,他在报复我,不想让我死的那么痛快,他要报复夏家”。

    夏丰冷哼,“区区一个后生小辈妄想对付夏家,可笑”,说完,一手按在夏之彤肩上想探查她体内的毒。

    突然地,夏之彤惨叫,立刻后退,脸色煞白。

    夏丰不解,“怎么回事?”。

    夏之彤将毒药特性告诉夏丰,夏丰眼睛眯起,这种手段并不狠,只要不碰异性就可以了,但对于夏之彤来说却是最大的折磨,这个女人最大的乐趣就是那种事,一旦做不了那种事,她活着有什么乐趣?

    为了对付玉家,她赔上了自己的名声,赔上了一切,只为沉浸在欢愉之中,然而玉昊剥夺了这份乐趣,留给夏之彤的是无尽的折磨,羞辱。

    没有了那份欢愉,她也就清醒了,想到了很多事。

    如果是之前,她怎么可能黯然回不了夏家,怎么可能在意被族谱除名这种事?她根本不在乎,现在不同了。

    这种折磨才刚刚开始。

    夏丰不碰夏之彤,尝试以星源驱散她体内毒素,但他愣是找不到毒在哪?任凭他怎么做都找不到,任何药物也都无用。

    夏丰脸色凝重,“玉昊到底怎么回事?他不可能有这种手段,区区几十年,即便少祖都不可能做到让我无计可施”。

    夏之彤绝望,“连您都解不了毒吗?”。

    夏丰无奈,“不是解不了,是根本找不到,你,真中毒了?”,他有些怀疑。

    夏之彤立刻赌咒发誓,将一切恶毒誓言都说了出来,没什么比这种毒更折磨她的。

    夏丰叹息,“我救不了,或许家族可以救,你找夏原吧”,说完,让夏之彤离开。

    夏之彤失魂落魄的走出,抬头望着顶上界,找夏原?她找不到,根本回不去家族,或许,连顶上界都去不了了吧!

    不行,一定要解毒,自己这一生已经变成这样,回不去从前了,不解毒还不如死了,她目光坚定。

    另一边,陆隐找了个地方开始闭关。

    魁罗古怪,“小子,你闭关时间短,但频率高,怎么回事?”。

    陆隐抿嘴,“突生感悟,闭一下关,修炼一下子,很正常”。

    魁罗冷笑,“正常个屁,你小子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瞳语,替我守着”,陆隐直接把魁罗赶走,让瞳语守护,布置原宝阵法,开始摇骰子。

    他不会把希望放在夏之彤身上,如今来了这片星空,骰子六点融入到这片星空高手体内的可能性最大,现在不试试要等到什么时候?

    再不济也能得到一些情报。

    这次摇骰子运气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连续两次摇到三点,却就是没有一次摇到六点。

    休息十天,陆隐继续摇骰子,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摇到了六点。

    意识进入那片黑暗空间,陆隐发现看到的明亮光团比在第五大陆时多,所有光团整体上也比在第五大陆看到的时候亮,代表树之星空整体实力远超第五大陆。

    不过依然没看到那种可以与自己实力相近的亮度。

    意识移动,看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

    即便在树之星空,超百万战力强者也没有多少。

    担心星能晶髓消耗过多,陆隐无奈,找了个最亮的融入。

    融入后,陆隐睁开双眼,入眼,刀锋降落,他吓一跳,赶紧让开,刀锋掠过虚空,斩在了大地之上,迎面是章顶天迷茫的眼神,恩?章顶天?

    章顶天茫然看着,“老师?”。

    陆隐一怔,老师?这时,记忆涌入,他无语的发现自己竟然融入到奕剑大师刘一手体内。

    这位奕剑大师是他看过的剑碑刘家第一个人,而章顶天就是他的弟子。

    此刻,章顶天因为刚刚感悟过剑碑,有所领悟,就请刘一手指导,没想到一刀刚落,自己就融入了过来,如果不是反应快,刘一手不会被砍死吧!陆隐怪异想到。

    “你这一刀,很弱”,陆隐开口了,声音沙哑,分明就是刘一手的声音。

    章顶天奇怪,“相比老师当然很弱,老师可看出这一刀有什么需要弥补的?”。

    陆隐看了看章顶天手中的刀,记忆还在涌入,他想找关于星盟的记忆,但却寥寥无几,刘一手是刘家的人,并非四方天平,对于星盟的了解跟他差不多,而且就算他是四方天平的人,四次源劫修为也不足以知晓星盟的秘密。

    融入他体内没什么用。

    “老师?”,章顶天越发奇怪。

    陆隐抬眼,“把你刚刚那一刀再来一遍,记住,要一模一样”。

    ---------

    下午两点继续加更,谢谢兄弟们支持,谢谢!!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