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95章 棍上两开花(1/3)
    被秦隐看到眼里的人自然是那庆州恶人,有着云中一条棍美名的的孙不笑。

    人们都看到了这个坏到脚底流脓的家伙从渡江船跳下的洒脱样子,但除了秦隐还真没有人知道此刻他的样子竟有些狼狈。

    脱掉湿漉漉的外套,露出里面的鱼皮紧身衣,在密林间投下的阳光中,映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泽。

    孙不笑当然没注意到身后几十丈外有一名少年正静静注视自己,他麻利的换好装扮后,便将背在身后的斗笠挂起,如寻常人一般踏上黄尘古道。

    这场面看的秦隐暗自点头。

    坏人活千年,这句话不是没道理的。

    先不说孙不笑是否有那一手双棍暴打老妪的本事,但凭这和平日判若两人的性格,恐怕便有不少人被骗了吧。

    秦隐咧嘴一笑,压下斗笠,轻松的跟在后方。

    气旋五重,其中整整四气旋都被他参照追星腿法的灵纹运行图刻了下来,因此这脚力早已远超对方。

    从无竹港到云溪谷,八十里路,孙不笑先后回头不下二十次。

    但无论是他突然回首,还是不经意的投去视线,亦或是加上三次换装,一次马车……

    都没有发现身后异样。

    可是孙不笑却总感觉有芒在背,让自己不舒服。

    “真他小娘皮的邪门了,莫不是刚刚潜水凉气入体了”

    “不可能,简直放屁。”

    扣了扣鼻子,孙大恶人想到这里突然把自己气笑了。

    就他堂堂庆州恶人,怎么可能被凉水给伤到,还不如说他死在女人裆下呢。

    想了想,摇着头走掉。

    然而这八十里路走完,他都不知道秦隐始终跟在身后二百步外。

    当站在云溪谷外时,秦隐看着远处那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的山谷,轻笑一声,将颈侧的铁面具扯出,覆在脸上。

    斗笠,铁面人,腰间银牌。

    从现在开始,他是永夜刺客冢虎。

    逢谷莫入的道理,他是明白的。

    但是这也怕,那也怕。

    还闯个球!

    ……

    ……

    云溪谷,倘若在平时定然是值得一游的风景秀美之地。

    然而此刻,一处弯折山路的平坦处,却有七八具尸体横躺在此,大大折煞了这怡人风景。

    一名穿着云纹服的青年,在七名穿着狼皮的大汉围攻下,已经力不从心,脚步开始涣散。

    “真不愧是贺兰一脉的败家少爷,不曾想你这人头竟然这么值钱,也不枉我等从西疆一路跟随至此。”

    “西门轩,你的人头我等兄弟取定了。”

    穿着狼皮短袍的大汉开口间,语调生硬寒冷。

    “小爷的人头当然金贵!哪路不长眼的敢惦记本公子的脑袋。”

    被唤作西门轩的青年公子,身形高大,眼眶深陷,一双泛着棕蓝色的眼睛尤为明亮,面容也和中原腹地的人颇不相同。

    在围攻之中,他突然大喝一声:“神鸟剑!”

    六道气浪接连从他的身躯上震出,赫然显现出他气旋六重的修为。

    手中那柄泛着流光的雪纹长剑的如羚羊挂角般递出,瞬间刺透一名狼皮大汉的胸膛。

    那名大汉带着指虎的重拳骤停一瞬,脸上透出惊愕,但瞬间便化作了狠厉。

    这未断的一拳继续砸出。

    穿胸伤害,竟毫无作用!

    就在刚刚,他的一拳可是砸烂了一辆铁甲马车。

    然而此刻,一声剑颤凤鸣之声。

    从地面散落的草丛之中猛然射三道流光!

    噗噗噗!

    三柄巴掌长的小剑如闪电般反向射来,瞬间刺入对方的后心。

    随着西门轩猛地抽剑后撤,三把小剑不知是带着无形剑气还是丝线,将那大汉的胸膛切出三条血线穿胸而过。

    牢牢吸附在剑柄上,组成一个隐隐的鹰隼之廓。

    谁都没想到,这柄雪纹剑竟是一柄子母兵器。

    西门轩那英俊的脸上泛起笑意,看着剩下六人眼中的布起的血丝,兴奋的舔了舔嘴角,“总算让小爷宰了一个,好汉不吃眼前亏,小爷先撤了!!”

    话音落下,西门轩一撩衣摆,转身便跑。

    这时围攻的大汉们才发现,马车的两匹西疆良驹踏夜白,一匹散落在悬崖旁,被马车压住半个身子暂时起不了身。而另一匹,竟然就在西门轩身后两丈外。

    边战边退,这个败家少爷竟以这样的方式给自己谋了一条生路。

    然而下一刻,一道黑影却猛地闪到踏夜白背上,双手扯过缰绳。

    “驾!”

    受力之下,这匹马顿时踏步狂奔。

    对方在西门轩错愕的目光中留下一地烟尘和刺耳狂笑。

    “哈哈哈哈,这马,不笑爷爷就勉为其难的笑纳了,果然赶路还是不能靠两条腿。”

    “我说小白脸你还是别追了。”

    一张猥琐至极的脸在马背上回首,带着讥讽和嘲笑。

    而西门轩白皙的脸上,则瞬间涨成血红。

    “小爷杀了你!!”

    “敢在我等手中抢马,找死。”

    剩下六名大汉,一人眼中闪过凶厉,喉咙中发出一声兽吼,整个人狂暴从原地弹出,如恶狼般扑向马背上的孙不笑。

    西门轩是他们的货。

    那马,可是他们的食物!

    “你们是西疆妖族!”

    西门轩脸色一变,终于喝出这些人的来历。

    “不然怎么会盯上你这名贺兰一脉的少爷呢!你知道的太晚了。”剩下五人狞笑着,合围过来。

    半空,大汉扑向孙不笑,露出满嘴尖牙。

    面上青筋凸出,紫黑色浮起间,那原本的人形脸孔竟然开始裂开增殖,如鬼魅一般。

    “好一个妖族血变之法,看你笑爷绝技!!”

    “棍上两开花!”

    孙不笑阴测测咧嘴,右手擎起一根白身金花的长棍旋成幻影,带着分云开海之势轰然甩出。

    阴毒、刁钻!

    那条长棍仿佛活了过来,比看到的还要快上三分,在妖族大汉脸孔刚刚变完之时瞬间分成两段,中间一跟细细的链锁闪过。

    好似风拽着两片云。

    一片落在头顶,一片托于裆下。

    啪!

    啪!

    明明一触即回。

    但那两声棍响,却分明是数十道重棍抽打叠在一起的混响。

    人还没扑到马上,就有两大片血雾同时从这大汉的头上和裆下绽放。

    刚刚完成血变的妖族杀手被凌空重重抽飞。

    落在地上时,裆下已经一片模糊,捂着下身痛苦哀嚎。

    “笑爷去也!”

    孙不笑心头畅快,放声大笑,策马狂奔,眨眼间便消失在这山路上。

    留下脸上已经泛起绝望的西门轩,和……

    那眼都红了的五名西疆妖族。

    “各位好汉,打个商量……双倍赏金,放过我。”

    西门轩脸色难看的开口说道。

    五人面无表情,同时张开血口,露出泛着血腥味的尖牙。

    “欺我太甚……”

    “神鸟剑!!”

    西门轩举剑大吼一声,以决然之姿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