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请叫我超人吧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遇事不决,好人卡!
    砸得不是很痛,或者说,压根就没让他受伤。

    吴克反应过来,正打算从砸变形的车身上下来,就见到脸上携带凶悍之色的女人。

    手中提着一扇半人高的黑色重盾,怒吼着就朝自己这边猛冲过来。

    下意识抬手想要接住砸来的盾牌,但他的借力点却在车上,盾牌传来的力道,仅次于和他掰过手腕的博卓卡斯替。

    一下子,他整个人就被砸了进去。

    雪地车,在雪地上横飞出去十数米。

    车身破了个大洞,车体完全扭曲变形。

    “有敌人!”

    手持重盾的女内卫经过一瞬间的爆发,这时候有些气喘,但还是在喘息的间隔中喊了一句。

    “特瑞塔,你把人解决了么?”

    另一名内卫听到动静后其实就在赶来,到了这边后,看着那边报废的雪地车,询问起身边的同伴来,没摘下的头盔下,发出了一道温软的女性声音。

    “应该还没有,那人身上穿着防御力并不弱的铠甲,我一脚只踢裂,但没能踢碎。

    而且,对方能够溜到我身后不被我发现,给我脖子来一下子,应该是个身手了得的好手。”

    有着一对白色熊耳的特瑞塔,健壮或者更应该说是健美气息十足的乌萨斯女性,揉着自己后脖子上酸胀的地方,一脸认真地说道:“还好,那人力气不行,没把我敲晕,反手就被我来了一下重盾打击。”

    “特瑞塔,你擅长的源石技艺就是增幅自己的肉体力量,被你来一下重盾打击的敌人,怕是不死也得残,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同伙?”

    “也许还有其他袭击者,而目标则是塔露拉小姐,我现在就过去温泉那边保……”

    “撕拉~”

    刺耳难听的声音,打断了特瑞塔的话。

    两名内卫同时转过头,看见一道黑红色铠甲的身影,从破开的车身走出来。

    随手还撕掉挂在身上的一层厚实、雪地车车身外层的钢铁,那轻易的模样,简直就像是在撕一张薄纸一般。

    “特瑞塔,你确定你刚才是给这家伙,来了一下重盾打击么,怎么对方看起来像是毫发无伤啊?”

    “我确定,而且我敢肯定自己打中了,打到的时候有相当地阻力。”

    健美乌萨斯女内卫眯眼,瞧着对面的黑红色铠甲身影。

    “艾瑞雅,我们得小心点了,这家伙似乎不同寻常,对方腰腹处的铠甲明明被我踢裂,但现在却是完好无损的状态。

    我怀疑那是拥有自我修复能力的特殊甲胄,而对方有可能就是维多利亚那边的人。”

    带着头盔的女性内卫点头赞同,维多利亚那边除了蒸汽甲胄外,的确还有其他类型的难缠甲胄装备。

    “我不是你们口中……算了,你们两位能乖乖让我敲晕么?”

    吴克本想解释一下,但在看到两者戒备的眼神后,就改口了一次。

    然而,在改口说完后,他便又看到了两人脸上露出的的眼神,便直接放弃了与之言语上的好好沟通,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既然你们不愿意被我敲晕,等下要是被打痛了,我可不管。”

    “对方要来了,我来进行防御,你来进行攻击。”

    艾瑞雅手持盾牌上前一步,就对身后的同伴说道,比起特瑞塔爆发性的源石技艺,她的源石技艺更多体现在防护能力上。

    在曾经的战场上,哪怕面对千军万马的进攻,她都可以用手中的巨盾抵挡下来,为身后自己的同伴开辟出一条进攻的道路来。

    而若是作为防御的一方,她更是有着坚实壁垒的称号,举着巨盾的她,就如同铜墙铁壁一般,牢不可破……

    “砰~”

    吴克穿着黑红色铠甲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轰隆!”

    巨大的碰撞声响起,防御能力强悍的女内卫,连同她的巨盾倒退滑了出去。

    整个人足足倒滑了有十多米的距离才停下,在地上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特瑞塔?!”

    艾瑞雅在头盔下的脸涨得通红,拿着盾牌的双手则有些颤抖。

    “这就是你说的力气不行么?”

    “我,我特么也不知道……”

    特瑞塔也惊了,自己这个有着坚实壁垒外号的同伴,居然连一个呼吸都没抵挡住就被打退出去。

    “小心。”

    艾瑞雅喊了一句,身着黑红色恶念铠甲的吴克,已经到了另一个女内卫身前。

    特瑞塔的反应很及时,但在吴克有准备的情况下,重盾再次打向他,却是被他抬起的手挡住。

    盾牌被拉下竖着砸进地面,准备放弃盾牌往后撤去的特瑞塔,被一只带着手铠的手给抓住了脖子。

    “窒息吧。”

    吴克掐着内卫脖子的手缩紧,准备让人窒息昏迷。

    “砰砰砰……”

    女内卫瞪着腿,踢在他的身上,修长的腿上面携带的劲道很大,恶念铠甲被踢得不断在碎裂修补的过程中,但也仅是这样了,吴克就跟没事人一样,任凭对方的踢打。

    若是换个幽暗点的环境,这就是整一副对健美女性的犯罪现场……

    “特瑞塔!”

    艾瑞雅跑了过来,一副葫芦娃救爷爷的模样。

    吴克已经做好打飞对方盾牌,然后顺势掐住对方脖子的准备。

    但是……

    对方在冲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

    被提着脖子的特瑞塔做着手势,那手势的意思却是让她立马去温泉坑那边,要她带着塔露拉跑路。

    “任务……最重要!”

    (战术手势)

    艾瑞雅和特瑞塔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无论是成为内卫之前,还是成为内卫之后。

    此时,她已经看出了自己这位最亲密战友的决意,对方哪怕是死也会在这纠缠住来袭的敌人,给自己带走塔露拉争取撤离的时间。

    艾瑞雅死死地盯着恶念铠甲,似乎要将仇人的模样记在心底,然后,她放弃掉手中的巨盾,毫不犹豫地转身,就往不远处的温泉坑那边冲去。

    “特瑞塔,我会记住你的,我以后一定会为你报仇……”

    她大喊着这样的话,脚步再一次加快。

    闻言,恶念铠甲下的吴克:“……”

    看了看手中挣扎力度已经降低到没有的女性,想了想,他便做出抛球的姿势,提着对方向着远处奔跑的人扔去,同时大大声喊道:“嘿,你接好了,我丢!”

    本快要窒息昏迷的特瑞塔,只感到禁锢自己脖子的力量一松,咳嗦恢复过来后,她就发现自己的体内的血液,正在往自己的身前涌去。

    要说怎么知道的,胸胀算不算?

    周围的景色不断掠过,特瑞塔意识到自己正在飞行,但不是自愿的,更像是被外力作用飞起来的情况一样,比如被炮弹轰击产生的冲击波炸飞。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的意识便完全清晰过来,而在清晰过来之后,她便看到了在自己眼前,正举着双手似乎在跟着她飞的黑红色身影。

    特瑞塔意识到什么,大声喊道:“不要接我,这是个陷阱,敌人就在后面。”

    “什么?”

    可惜,这已经来不及了。

    奔跑的艾瑞雅在发现同伴被丢过来后,还是没忍住停下脚步,打算接住同伴。

    她的确接住了,这是个好球,但她也上当了,用着抛飞身体做掩护,紧接而来的吴克,一脚就踹在了前面之人的小腹上。

    用了点巧劲,没出现拦腰截断的情况,就将两人一起踢飞出去。

    。。。。

    而就在雪地那边两内卫被打的同时,在温泉坑这边,才进入温暖水坑里没多久的俩人,气氛也在听到坑外巨大动静后,一下子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塔露拉阁下,你这是要做什么?”

    希博利尔从水坑里站起身来,她身上的单薄内衣被水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展露出了不可详细描述的身材,被氤氲缭绕的温泉水气遮掩。

    而对面,谨慎的塔露拉已经掏出了一根粗细合适,一手刚好可以握住的短小法杖,法杖上镶嵌着嫣红颜色,显然是精加工过的源石,就对准了女少尉。

    “不要告诉我,现在外面发生的动静和你无关。”

    塔露拉用着笃定的语气说道,她的身上同样是紧贴着被温泉水浸湿的白色内衣,而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头,被上头的冷风一吹,却是带着冷意让她的脑袋感到冰凉,她的眼神无比认真在看着希博利尔。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外面的动静怎么可能跟我有关系?”

    希博利尔脸上的表情很无辜,她敢确定对方不可能知道自身是二五仔的身份。

    果然,对面的塔露拉只是诈一诈她,见到希博利尔反应正常,少女就收起随身的小法杖。

    塔露拉刚想说点的时候。

    就见得两道黑影从天而降,一前一后分别砸入旁边的两个温泉坑里,晃晃悠悠,漂浮上水面。

    面貌,正是特瑞塔和艾瑞雅两人。

    此时,她们已经无力再起,被打晕了过去。

    塔露拉:“……”

    黑红色的身影从天上落下,被坠物带起气流砸散的雾气重新缭绕而起,但却没像刚才那么水气浓郁。

    若隐若现的景色,像是某些新番七八集的福利,月色下,雪地中,温泉里,两位美丽女性出浴的模样……

    这些,对吴克没有多少吸引力。

    毕竟,想看的话,用透视眼,就连身体内的骨头,心肝脾肺肾都能看得清楚。

    “你是谁?”

    希博利尔跑到一旁,从温泉坑旁边的衣服上,拿起自己的佩剑拔出来,大声且义正言辞地质问道,这质问是真的。

    吴克听出对方语气的埋怨,但他也没想到护卫里面会有两个那么耐打的,只是按照一般力气去敲晕其中一个,结果却是遭到了反抗,一路打过来的他也很无奈啊!

    “我?”

    计划虽然有所变化,但吴克还是轻咳一声。

    按照设定好的台词,开始给自己套新的马甲身份。

    “我是正义联盟的首领,正义使者surperboy。”

    塔露拉:“……”

    要不是两内卫就躺旁边暖水坑里,她指不定会怀疑来人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家伙。

    这个世界或许有人自认自身是正义,比如她,但她也绝不会这么直接向别人自我介绍自己,说自己是正义的塔露拉之类的。

    “什么,你居然是正义的sb。”

    希博利尔仿佛很震惊,然而在昨晚商讨的时候,她却是觉得很扯谈,为了增加马甲身份的可信度,对方居然准备让她来背书,要不是打不过对方……

    “你来干什么?”

    原本计划中,她应该是第一时间就会被打晕过去,然后对方和塔露拉对戏,等醒后塔露拉大抵会跟她询问一些东西,接着她再在一旁,给予一些‘事实’的印证,从而来达到背书的效果。

    “我是来找塔小姐的,跟你无关。”

    吴克一指塔露拉,听出了希博利尔的潜台词,闪身就到了女少尉的旁边,已经为自己套上外衣的希博利尔,连一点反抗都没能做出来,就被他一手刀‘敲’晕了过去。

    ‘晕’过去的希博利尔,趴在暖水温泉坑旁边的雪地上,一动不敢动。

    塔露拉的小法杖重新被拿出,对向了黑红色身影的吴克。

    “远离她!”

    少女喊道,嫣红的火光在小法杖的前面凝聚出来。

    塔露拉最擅长的源石技艺是操纵火焰类的法术,但现在就连她身边的内卫都被人打败了,她并不确定自己的法术是否能对这人起到效果。

    “我没有恶意,塔小姐。”

    吴克退后一步。

    他不是来消灭敌人的,而是要和对方进行沟通。

    “……”

    “把我这边的人打倒了,你说你没有恶意,我不能相信你的话。”

    “因为有些事,我只想和你单独聊聊,如果知情的人多了,对你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吴克顿了顿,当机立断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遇事不决,先给对方发张好人卡,让人好好冷静一下!

    塔露拉缓缓打出个问号,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