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超级航母闯大明 > 032.回城
    巩五与李掌柜接入通话后,很欣喜的互相问候,并且再一次对朱明玉的大恩大德表示感谢。搞得朱明玉非常不好意思,可还是欣然接受。

    随后在朱明玉的指导之下,李掌柜以及巩五与船队的几位班头开了碰头会,船队的船员们听了巩五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也是一脸惊讶之色,绝不亚于巩五此前刚接触到朱明玉的惊讶之情。

    在这里,巩五为了让大家更快的接受朱明玉提出的一切要求,直接就把朱明玉说作为是上天的使者,神使。也不尽然是巩五故意虚张声势,而是巩五本身就将朱明玉当做了神。再加上老成谋国的李掌柜一旁补充道,众人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们俩的话。

    这也由不得不信啊,因为天降神龙导致荷兰人立马毕恭毕敬的将他们放出来,还额外赠送了一大笔钱和二十多艘舰船,这说明什么?再加上众人看到那体型巨大,能够离开海面快速疾驰的怪异大船,就更有说服力了。不一会,神使的传说就在舰队内传开了,紧接着,舰队的意见高度保持一致,并由李掌柜和巩五重新掌握了舰队的指挥权。

    接下来就很简单了,按照要求,金银,粮食开始往气垫船上转运,气垫船停在海面之上,两边各停一艘货船,船员只需要将物资搬运到甲板之上,就看到气垫船上伸出两个巨型机械臂抓起物资就往气垫船上码放,速度异常之快。惊得船员目瞪口呆,船员们再一次深信了神使的存在,而不是传说。

    在转运物资等待的过程中,巩五要求受伤较为严重的几个人进入气垫船的医疗舱进行治疗。受伤较轻的的五人很快被送归到一艘船上统一照料,其他三人被巩五告知需要送到神使那边治疗的时候,众人投出羡慕之色,心想,受伤的怎么不是自己,那样可以一睹神使的风采。

    在问到被治疗回来的几个同伴什么感觉的时候,那几人众口一致的说道“感觉好极了,不疼了,呼吸也顺畅了,只是神使(蓝鲸)要求待会回去睡一觉,休息两天之后再活动。”众人听后大呼神奇,这些人刚刚被送过去的时候还是病恹恹的,不比那三个送往神使那治疗的人好多少,放在他们这十有八九没命,没想到这么快就好转了,不亏是神使啊!

    其实这几人是受的表面较为严重的创伤,有发炎或疟疾浅因的情况存在,拖下去真的会命不久矣,还会感染其他人。但对于医疗舱来讲小事一桩,清创,注射药物,止痛,消炎,休息即可,而那三人是受的内伤,急需要通过注射纳米医疗机器人处理,还需要进行微创治疗。

    四十多艘舰船装载的金银物资需要气垫船运输四个来回,气垫船可以高速疾驰来回航母之间,不过只在将金银和一半粮食运完之后,朱明玉就要求船队驶向无人岛屿雕门岛,因为刚刚朱明玉也要求蓝鲸先将雕门岛的简易机场、转运站、码头修好。大家可在那边一次性卸完,有可能的话,通过多架运输机一次性运回北京。

    话说巩永瑞在运输机上小憩了一会,便听到蓝鲸提醒,运输机将在三分钟内降落,巩永瑞一下子惊醒,没想到真的只要这么点时间就能从南洋回到京城。五味陈杂的思绪迅速的在脑海里颠覆倒腾起来,人有的时候在面临巨大变故时就是这样。可巩永瑞很快平复了一下情绪,通过耳带式对讲机告知给朱明玉已经到了京城。

    此时虽是冬天,下午四点出头,太阳依然西斜的挂在天空之中,照耀着茫茫的雪地,晃得人眼模糊,朱明玉告知巩永瑞放心的下飞机,飞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隐身模式了,不会被人发现。虽然是京城外围,但这个时节,在荒野之中并没有什么人,要是有,也是死人。经过无人机扫描,周边两公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就连野鸡野兔等动物也少的可怜。

    很快运输机垂直降落在荒野之中。舱门被缓缓打开,巩永瑞拿起临行前朱明玉送他的一把精心打造的朴刀以及此前准备好的十多枚金币银币走出舱门。在蓝鲸的导航指引下,向去往京城的大路上走去。巩永瑞异常激动,带着连脚步也走的更快了一些。

    不一会便上了大道,此时大道上也未见人影,甚是荒凉。巩永瑞心里想到,看来瘟疫很严重,想到于此,心情愈发沉重。好在联想到朱明玉已经让蓝鲸研制了解药,并且很快就会派发下去,经过这一路的神奇经历,他对朱明玉是绝对的信任。进而心情又慢慢的好转。

    这时蓝鲸提醒到,后面有一辆马车在向他靠近,请他注意。巩永瑞看了看天色,他虽然知道离京城只有三四公里,且已经看到北京城巍峨壮阔的城墙了,但在雪地里,望山跑死马的典故还是知道的,而且他非常着急的回去,所以还是想能不能搭一下车。很快马车的奔驰声从耳边响起,巩永瑞在感叹蓝鲸的神奇之处的同时,站在路边,向马车招手。

    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有大奸大恶之人虽然有所增加,但淳朴的民风还不未完全消失殆尽。在巩永瑞自报家门姓氏之后,马车夫很乐意载他一程,毕竟巩家在京城也算有名有号的人家。而且车夫本来就是送货去大兴返城的伙计,曾经也送过货到巩府,也算是轻车熟路,对于能够认识着华服,身背精美刀剑的巩永瑞也深感荣幸。

    很快马车进了城,临近巩永瑞家的街口放下了他。巩永瑞路过家门并未停下,而是直奔巩永固的驸马府,此时的驸马府正在公主的丧期,虽说是驸马府,但门口并没有勇武的侍卫家丁之类的人员站岗,只有一个老仆依靠在边门的门板之上,呆呆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老仆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身体一颤。

    老仆还未开口讲话,只见熟悉的身影已经窜到他的身边来,定睛一看,果然是巩永瑞!

    巩永瑞看到大门内外白幡素裹,白色黑字祭奠灯笼,就已知道乐安公主去世了,在回来前,朱明玉已经提醒过他,虽然他心里很不情愿相信,可朱明玉没有理由骗他。

    巩永瑞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内心一沉,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巩永固与乐安公主大巩永瑞十多岁,从小巩永瑞的父亲到处跑商,巩永固就亦兄亦父的带着他,教导着他学习,包括巩永英、巩永瑞与乐安公主也时有接触(古代驸马地位较低,公主一般不能随意与驸马相处,但巩永固的境地却还好,与乐安公主恩爱有加)。

    老仆是巩家的家生子,前后服侍巩家数代人,与巩永瑞关系也较好,所以在巩家也算是有地位的仆人,人称巩叔。他早就听说巩永瑞有可能会在春节前后这几天回来,可李若琏昨天回京复命后就立即向巩永固汇报了情况。

    因为贸易的原因,朱明玉没有随李若琏一道返航,李若琏早他们十多天从缅甸返航,巩永瑞在苏门答腊贸易又晚了十多天,前后一个月时间,李若琏等人已完成运粮饷至山海关和京城的任务,他们至少还有二十多天才会回来。

    特别是乐安公主去世后,巩叔希望有一个人能陪家主巩永固多讲讲话,开导开导他。本指望巩永瑞早点回来,李若琏这么一说,又让他陷入了失望。可现在巩永瑞突然出现在巩叔面前,巩叔从愕然的状态,慢慢的抽泣起来,手也颤颤巍巍的扶着巩永瑞的双肩。

    最后巩永瑞也拥抱着巩叔,相拥而泣,巩叔激动且落寞的哭诉道:“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可....公主殿下驾薨了,驸马爷整天魂不守舍,您快去看看他吧!”巩叔虽然奇怪巩永瑞为什么这么快回来,但头等大事还是想着让巩永瑞安慰巩永固。

    <span ss="read-author-name">尚未迷失说

    此前描述时有误,去年巩永瑞离开时,乐安公主尚未去世。已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