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浴血指战员 > 第二百四十章 激烈厮杀
    驼背打开门一看,发现敲门的竟然是赵二狗的手下二德子。

    “怎么是你?赵大队长不来了?”

    驼背的脸色自然有些不好看,他这次投靠赵二狗是下了决心的,没想到对方竟然派了手下的根本应付自己。

    这分明就是看不起他驼背,根本就没有一点诚意。

    “郭队长,你别误会,我大哥一会儿就到,他在下面的药铺看郎中呢。”

    驼背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脸上露出关心的神色。

    “赵大队长怎么了?病得要紧不?我那正好有颗老山参,吃完饭我立马让人送去。”

    二德子嘴上道着谢,心里暗道,自家老大是被工藤那个老鬼子打得,你就是再多的老山参,也没啥用,倒不如送几贴膏药靠谱。

    就在这时候,大狗一身伙计的行头,拎着水壶走了进来。

    大狗几人并没有与驼背照过面,照过面的,只有山羊。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大狗还是化了妆。

    “喂,伙计,刚才不是上了一壶热水了吗?怎么还上?”

    大狗低着头,瓮声瓮气地答道:“这不是看你们人多,怕热水不够,掌柜的特意让我多送了一壶。”

    大狗的口音与块头,尤其是他那身高,一下子就吸引了驼背的注意力。

    驼背眯着三角眼打量了一眼大狗,漫不经心地问道:“不是本地人?”

    大狗靠近了饭桌几步,像是要倒水:“去年刚到镇上,从北边逃来的。”

    驼背略微有些松懈,去年的确逃来不少北方人,一时半会儿口音改不过来,也是正常。

    只是这块头,可有点不像逃难的。

    即使对方在酒楼混饭,现在哪还有吃得饱饭的地方。

    而且好像从哪听过这个大块头的事情,是哪来着?

    就在这一瞬间,驼背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他猛地后退了几步,还没开口示警,那伙计已经向他冲来。

    原来大狗在驼背盯着他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妙。

    刺杀想成功,必须要选择对方对自己不防备的时候。

    进门的时候,的确是刺杀的好机会,可那时候驼背离他太远,不动枪根本杀不掉对方。

    等靠近之后,还没等他动手,对方就一直注意着他。

    看到对方后退,大狗知道刺杀已经失败,必须要强攻了。

    “他是杀手!”

    驼背话音刚落,大狗就把水壶扔向了靠他最近的一个二鬼子。

    滚烫的热水泼在那人的脸上,瞬间就起了一片水泡。

    这还不算完,那人翻滚在地上,捂着眼睛大声惨叫起来。

    大狗不管背后的两人,一个虎扑,右手已经攥着刺刀刺向驼背的胸口。

    驼背可是积年老匪,手上功夫自然不弱,尤其是三十六路滚地腿法那是炉火纯青。

    他就地向旁边一滚,躲开大狗的一刺,毫不拖泥带水,矮身向窗户那继续一滚,准备拉开与大狗的距离。

    这时候驼背的另外三个手下也反应过来了,齐齐扑向大狗,只有二德子吓得躲在桌子底下瑟瑟发抖。

    “尽量抓活的!”

    大狗看驼背已经掏出了手枪,知道刺杀任务已经失败,赶紧朝着窗户那大喊。

    “傻子,动手!”

    他说完之后,舍弃驼背,反手一刀挥向身后。

    身后扑向他的一个敌人,动作忽然一停,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身体却是因为惯性,倒向了大狗。

    大狗不管被鲜血染湿的后背,刺刀往左肩一挡,护住了自己的肩膀与脖子。

    另一个敌人的匕首,恰好被他格挡住。

    大狗趁势踹向对方,身体却是借势向着右边的敌人一撞,等他再起身,右边敌人的胸口,已经插上了一把刺刀。

    等他抬头再看,发现傻大胆已经与驼背战斗在了一起。

    他刚想上前帮忙,被他踹倒的敌人,一骨碌爬起来,再次扑向他。

    “砰!”

    一声枪响让大狗一惊,枪声是从外面传来的,这说明酒楼里出现了意外情况。

    ……

    猎手在过道上把风,亲眼看着大狗进了目标的包厢。

    他小心地在过道上撒上一片钉子,又在拐角的楼梯地方,设置好两颗诡雷。

    诡雷刚设好,就听到了包厢里面隐隐约约的打斗声。

    猎手对大狗的身手还是比较自信的,他认为不需要多久,他就可以安心撤离了。

    他正扳着手指数数呢,忽然眼睛一扫,看到七八个二鬼子,簇拥着一个发福的军官走进了酒楼。

    坏了,得赶紧通知大狗撤退。

    他急忙掏出身上的盒子炮,对着那名军官,抬手就是一枪。

    他擅长的是掷弹筒,机枪也用的凑合,但是手枪,他还真没怎么打过。

    毕竟他的作战目标,大部分是在一百米以外,等需要他近身作战的时候,八成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

    于是这一枪,并没有击中那名军官,却因为对方的站位密集,打在了相隔一个身位的伪军身上。

    这一声枪响,让酒楼内的食客,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

    猎手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但是通往包厢的路,已经被他撒上了钉子,就是自己都没法过去支援了。

    他赶紧朝着对方开了几枪,希望包厢内的大狗及时得到示警,赶紧撤离。

    那军官正是赵二狗。

    赵二狗在听到枪响的第一时间,就赶紧趴了起来。

    手底下的几个士兵,几乎跟他一样的动作。

    听到对方的几声枪响,赵二狗放下了心,他提着手枪吼道:“楼梯那,就一个人,兄弟们给我上,抓到活口赏十块大洋!”

    ……

    包厢内的几人,都没有动用枪支。

    因为在狭小的空间里,手枪的作用,并不比匕首的作用大多少。

    大狗在扭断驼背的最后一个手下后,喘了几口粗气,起身向着还扭打在一起的驼背走去。

    傻大胆的小臂上正流着血,却依然紧紧勒住了驼背的脖子。

    大狗捡起地上的刺刀,走到了驼背的身前。

    驼背的眼睛忽然露出恐惧的神色,想说话,却被大胆勒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大狗不再犹豫,一刀刺向对方的心口。

    驼背的瞳孔猛地变大,紧掰着大胆的双手渐渐松弛。

    “累死俺嘞,你个熊瞎子怎么这么磨叽,要是俺当第一……小心!”

    大狗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听到大胆的话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胆扑到了一边。

    “砰!”

    大狗脸色急变,急忙转头看去,就看到桌底下的二德子,正举着手枪对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