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浴血指战员 > 第二百零七章 战场后遗症
    余成周是否能成为自己人,瘦猴心里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老大李景林的择人标准很简单,做人要有底线。

    在民国这个人吃人的社会里,偶尔背着良心做些逼不得已的事情,这是可以谅解的。

    毕竟谁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但是余成周的小人行径,是不可能真正被李景林当成自己人的。

    瘦猴如此做,只是想让对方以后少给独立团下绊子。

    至于如何笼络,自然是用金钱了。

    就像是第一任副团长项伟泽那样,只要对方不做敌人,瘦猴愿意与对方做表面上的朋友。

    这件事同时也让余成周见识到了李景林的跋扈。

    在他看来,李景林敢闯稽查处,就是跋扈的表现。

    这很简单,因为他是利益受损方。

    此时的他才明白,在这上高皇帝远的地方,长官部并不一定就有多大的约束力。

    但是这在独立团的人看来,恰好相反,这是自家团座有担当,敢为部下出头。

    毕竟敢直面稽查处,就是直面上峰,这需要很大的胆量。

    第二天,这件事就被川军师的黄师长知道了。

    黄师长得知李景林亲自带兵上门抢人,还感慨了一番。

    别看他是个少将师长,要是属下稽查处的人抓了,还真不一定敢像李景林这样直接抢人。

    川军在果军体系里,一直就是边缘化的代名词。

    他要是真敢这样做,说不定第二天就被上峰断了补给。

    倒是他的侄子,小黄营长表示不服气。

    “这算啥子,要是劳资的部下被那姓余的抓了,劳资也敢上门要人去。”

    黄师长瞪了眼亲侄子:“你娃懂个锤子,要人跟抢人,那是一回事?”

    小黄营长论年纪,还比李景林小两岁,但是自小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明白抢人是不能做的。

    那样的话,自己的大伯还真不好保他。

    但是俗话说得好,人不轻狂枉少年。

    小黄营长一直就很不服气同龄人的李景林。

    他觉得李景林能有如今的成就,是因为他有着一大批好兄弟。

    他自然听过十三太保的名号,虽然现在只剩了十二个人,但是十二个真心拥护自己的兄弟,这在他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他那么嚣张,还不是因为手下有一帮好兄弟,大伯,我已经在军里挑人了,这次回去,我就加快进度,也组建个十八罗汉去。”

    黄师长斜睨一眼小黄:“十八罗汉?你娃咋不整个十八铜人,你整十八个部下,你那个营怎么安排这些人?”

    小黄营长有些不服气:“可当初那李团长起家的时候,他那些手下也没多大的官职呀!真要是为了当官跟我称兄道弟,那保准不是真心滴,那我还要他们个锤子。”

    “你懂什么,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能一样吗?这年头跟红顶白的事情,还少?你在师里能这么威风,还不是因为我的面子。回去就把你那个什么罗汉给取消了,别搞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黄营长低声嘟囔道:“没弟兄帮忙,我怎么当好这个营长。”

    “你娃还年轻,跟人家没法比,毕竟你军校毕业后,就被我要到了师里干参谋,没见识过里面的勾心斗角。”

    说完之后,黄师长感叹说道:“想拉扯一支队伍,有多难,我比谁都清楚明白。这位李团长,能把队伍拉扯到这样的规模,比我当初要艰辛得多,以后你对人家也尊重点,别一口一个劳资的,就你那点水平,在人家那,怕是一个连长都勉强。”

    ……

    独立团的工作,正式步上了正轨。

    物资的重新补充到位,让一营二营的重编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现在独立团的人数,又恢复了不少。

    不过由于目前所处的抗日形势,李景林也实在怕了这种伤亡巨大的阵地战了。

    当初从新沟那带出来的近千人,现在活着的,已经不到三百人了。

    越来越多的熟面孔战死沙场,没人会不心疼。

    尤其是那些老兵,李景林大部分都叫得出名字,有的甚至还知道对方的癖好,籍贯,家里有几口人,老娘身体情况如何等等。

    见过的死人多了,的确会麻木。

    但是见过的熟人死去太多,就会心理变得扭曲。

    这也是李景林变得越来越冷酷的原因。

    战场后遗症,不仅仅在他的身上体现,在所有人的身上都能看得到。

    就像是老烟袋这个四川佬,他见多了死亡,才会以身体不适为由,跑到了后面搞训练。

    老板牙,原来是个枪法极好的打黑枪的好手,可他还是宁愿握着勺子,也不愿意握着那杆长枪了。

    像许大勇,这个失去了故乡多年的老东北人,时刻想着的就是打回去。

    他有一次在醉酒的时候念叨过,屯里的老人,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听说鬼子经常惨无人道地抓人做人体试验,他很担心哪天突然收到老家的噩耗。

    他能如此忍耐待在团部,就是想着配合李景林搞好独立团,因为只在独立团,才是他这些年来,看到的第一支能打鬼子的部队。

    就是狗春,他待在独立团里,都是因为这里有吃不完的粮食,似乎饿肚子的时代一去复返了。

    至于打仗,在狗春的脑海里,那是十分恐怖的场景。

    到现在,他打得实弹还不到二十发,这在独立团里,还不到新兵实弹训练的一半。

    每当开枪的时候,他都会大喊大叫,撒泼打滚,但是对挎着短枪,倒是十分热衷,仿佛短枪才是他拿手好戏。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在他那贫乏的大脑容量里,短枪只是个好的玩具,就像是很多小孩子,拿着木头枪幻想一样。

    李景林很清楚,这些都是战场后遗症的表现。

    这要是在国外,自然有专门的心理医生进行疏导。

    但是在国内,心理医生还没有出现,除了组织上的政委,果军根本就对士兵们的心理不管不顾。

    毕竟在上级看来,士兵们向来只是一串数字,伤亡多少,他们并不太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