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浴血指战员 > 第八十章 斗智斗勇
    孙明看了看卫正业的脸色,低声说道:“老大,我刚才在外面打探了点消息,这个后勤处表面上是姓黄的管事,实际上能做主的,还是那个叫洪原的上尉……就是那个外号叫瘦猴的。”

    “这还用你废话?姓李的能把后勤这么重要的位置完全放心交给一个外人?你真以为他这个团长是个草包?能把一个连拉成一个加强团,一般的本事谁能办得到?不说别的,就说这次整编会议,你以为他就没防着下面的那些人?大部分连队的军事主官都对调了,就是那俩营长都换了一茬,这小子精明着呢!”

    孙明看了眼门外,悄悄关上房门,神秘兮兮地靠近卫正业。

    卫正业好奇地看他一眼:“啥事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老大,我打听到一个秘密,这可是费了我老大劲才搞到的。

    “有p快放!”

    孙明凑到卫正业耳边悄悄说道:“老大,这个姓李的跟新四军有染!”

    卫正业闻言一惊,起身一把攥住孙明的衣领:“你说什么?”

    “老大,千真万确,据说上次的战斗就是他们跟新四军配合打的,他们这是通共呀!您要是把这件事报告上去,上头肯定要严肃处理姓李的。到时候,您凭此大功,这团长的宝座,岂不是手到擒来?”

    卫正业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他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姓李的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这点政治敏感性没有,谁不知道上头最恨的就是与那边的人勾连。

    姓李的真要是这么干了,他能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就没了?

    而且这种事情很难遮掩,不可能所有人都守口如瓶,这毕竟不是某个连,而是整个团都参与的战斗。

    说不通呀!

    看卫正业脸色晦暗不明,孙明还有些不解:“老大,难道这么大的罪名都扳不倒姓李的?这可是死罪呀!”

    卫正业手指敲着桌子大脑急转,他感觉应该是疏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怎么可能他刚来就知道这么机密的消息,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故意告诉他的。

    这种事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姓李的故意给他挖了个坑,这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辛秘;另一个就是团里也有人对姓李的不满,想借他的手除掉姓李的。

    “这件事你是从谁那听说的?”

    孙明讪讪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别打,老大,你听我说,是刘一手从食堂那听来的,是一个叫张大头的排长说给他听的,他这人粗枝大叶,竟然觉得这是小事,实在难当大任,我就不同了,我一听就觉得这个消息很重要,就赶紧来找您汇报了。”

    卫正业放下手掌,轻敲着桌子思考了会儿,转头对着孙明严肃吩咐:“你让刘一手继续接触那个叫张大头的,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一些更隐秘的消息,最好是有实证的那种,跟他说,办好了这件事,我不仅给他发赏钱,还升他的官!”

    孙明欲言又止,卫正业看对方还没走,没好气地说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老大,这个,办这种事没钱不成呀,不是我为刘一手辩解,你也知道我跟他不太对付,只是想接触那个张大头,没有硬货不好办呀!”

    卫正业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岂能不知道这点,只是钱这个东西,他也缺呀。

    为了活动来这个职位,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甚至还欠着某些人的钱。

    想了想,他从裤兜里翻出几张毛票,递给对方:“省着点花,等我当上了团长,给你们一个个都升官,到时候不怕没钱。”

    孙明看着那几张毛票,欲哭无泪,这点钱够干啥?

    “老大,这点钱,怕是请人吃顿酒席都不够,这……”

    卫正业也知道这点钱拿不出手,犹豫片刻,终于下了狠心。

    只要团长的职位能到手,不怕今后没钱花。

    于是他解开几个扣子,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不舍地看了一眼,头一偏把怀表拍给了孙明。

    “把这个拿去,这怀表内里是纯金的,能值不少钱,就当你们办事的经费了!”

    孙明眼睛一亮,这怀表一看品相就不错,看来真能值不少钱。

    他刚想收起,却发现卫正业攥着表链不松手,他又试了下,发现对方还是没松手。

    “老大……”

    卫正业深呼一口气,缓缓松开了表链,努力不去看那怀表一眼,朝着孙明摆了摆手。

    “那老大我这就下去安排了。”

    卫正业轻哼一声,表示知道了,在对方临出门前,实在忍不住喊了一句:“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这块表!”

    ……

    刘麻子拉着张大头在后勤的一座仓库里说悄悄话。

    “你确定那个……那个谁……”

    “刘一手。”

    “对,那个刘一手对你说的话感兴趣了?”

    “是的,营座,那个刘一手明显是想从俺这打听消息,俺正好装傻,装作不小心把那件事说了出去。”

    “对方的表现如何?有没有继续向你往深里打听?”

    张大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没有,俺觉得对方似乎是怕引起俺的警惕,不过俺看到他听到消息后,明显有些兴奋,只是后面就跟俺套近乎了,没再提新四军的事。”

    刘麻子细细咀嚼对方的话,片刻之后,冷笑一声:“这小子挺精明的,他这是想继续从你那挖东西呢,大头,你接下来可得注意说过的话,千万不能出了纰漏,这连长能不能当上,就看你这件事办得漂不漂亮了。”

    张大头狡黠一笑:“营座,你就放心吧,那个留一手想从俺这占着便宜,那是休想。”

    “跟你说,千万别大意了,听你说的,那小子不是好对付的。”

    “俺晓得,对了,营座,那留一手说是想约俺玩几手,俺去不去?”

    刘麻子斜睨张大头一眼,冷哼一声,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本子:“你个王八盖子滴,手痒痒了吧?去找瘦猴,就以购买……你让他看着填吧,我跟你说,别太过分了,不能超过五十大洋!”

    说完之后,他撕下一张纸递给了张大头。

    张大头接过条子眉开眼笑,连连保证绝对不会要多了,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span ss="read-author-name">咸鱼呆说

    三更送上,为了码字对象都不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