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浴血指战员 > 第四十九章 新参谋长
    当天晚上,李景林设宴款待了宁雪的远房舅舅老黄。

    宴席结束,两人就去办公室详谈去了,谁也不知道两人谈的是什么事情。

    ……

    “唉,团座是真的阴阳失调了!”瘦猴摇头叹息。

    二小嘿嘿笑道:“瘦猴,咋样?我说的没错吧?老大就是看上小辣椒咧。”

    瘦猴继续在那摇头晃脑:“可那位配不上咱们团座呀,你看那性格,哪里有团座夫人的样,团座肯定要升官的,就凭团座的本事,就是不干个集团司令,军长师长还是手拿把掐的。以后要是出席什么酒宴,就那位的性子,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海生忧郁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担心的是以后,咱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那小辣椒要是嫁给了咱们老大,那就是主母了,按照戏曲里说的,那她生的就是嫡长子,不仅是咱们,就是咱们的儿子都得跟着效忠的。”

    “可这主母的性格,明显就是强势的那种,我就怕咱们老大压不住她,被她夺了权柄,你看戏曲里说的那汉朝窦太后,还有那唐朝武则天,哪一个是善茬,我担心的是咱们老大呀!”

    二小慌了:“那咋办咧?难道要咱们单骑救主?”

    瘦猴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单骑救主说的是赵云救刘备的儿子,不是救刘备。”

    “那就是单骑救老大?”

    许大勇朝着三人走来:“还在瞎扯昨晚的事情?我说你们净瞎操心,那是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关你们p事!”

    刘麻子带着老烟袋和板牙也走了过来:“你们都在聊什么?”

    二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关你p事,狗拿耗子!”

    老烟袋吧嗒下烟嘴:“你们有没有觉得今晚这饭不对头?”

    几人对视一眼,心里暗道:看来果然没几个傻子,都看出这晚宴不寻常了。

    海生扫视眼众人,率先打破了平静:“诸位没觉得咱们缺个主母吗?”

    刘麻子眼睛瞬间瞪得老大:“你是说,是说那个宁护士……”

    几人纷纷点头,包括许大勇都默认了。

    老烟袋的烟袋锅子掉到了地上:“啥?那女娃儿要当我们老大滴……那锅?”

    板牙捡起烟袋锅子,放在了老烟袋手上:“唉,那女娃我看着也中,咱们团座也不小嘞,男大当婚嘛。”

    “都别装犊子了,一个个都馋得快流哈喇子了,还在这装,想找的也去整个去!”

    许大勇说完,也不理会众人,吊着他的手离开了。

    众人一个个面红耳赤,仿佛被说中了心事,一个个找理由四散而去。

    ……

    第二天,李景林开会就通过了一项新的任命。

    黄宗平,也就是老黄,担任监利第二守备团参谋长,即时上任,后报战区批准。

    其实大伙儿都明白,这溃兵团就是李老大一个人的,他说谁当啥就是啥,没人敢反对,没看现在还在职的副团长兼督导的项副团长根本就没人记得吗?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一个个挤眉弄眼,纷纷投去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几乎所有人的内心都是这样想的:干得好不如生得好,有个好看的闺女,立马就鸡犬升天了。

    这姓黄的还不是某人的亲爹,就已经是团参谋长了,好在大伙儿都明白,这是不可阻挡的,自古以来后宫就不可能不安排人手。

    得了,这下多了个外戚系,大伙儿的竞争对手又要多了。

    等会议解散,老黄第一件事就是去后勤处查账。

    瘦猴一直自认为是团座的最忠诚狗腿,对参谋长的要求一点也不拒绝,在他看来,团座跟团座夫人都是一回事,到时候都是李家的,他对外戚系示好,就是对着夫人示好,根本也没啥区别嘛。

    “什么?库存枪支有五百多条?”

    瘦猴满不在乎回答:“这算什么,还有不少的损坏枪支没修理呢,要是修理了,还有三四百支。主要是嫌麻烦,咱们这也没人懂这个,反正咱们团枪支多,就是汉阳造团里用的人也就是那几个新连队,老兵们都没人稀的要这破枪了。”

    老黄暗暗咂舌,这哪里还是溃兵团。

    “掷弹筒怎么也有这么多的库存?”

    “这个玩意没人会用,主要用的也就是特种排那群牲口,其余会用的也就是那么十几个人。而且这玩意训练起来可费榴弹了,缴获的榴弹并不特别多,没法给他们练着玩。”

    “这……怎么还有105口径的炮弹?你们有炮吗?”

    瘦猴语塞,他竟然忘了最关键的克虏伯105炮了,这玩意团座可说了,谁也不准告诉,就是十三太保中的另外几个都不清楚。

    这个要不要说呢?

    瘦猴很犹豫,他怕团座知道了怪他嘴不牢靠。

    老黄是谁,一看瘦猴的神情就知道了,这炮肯定是有的,而且估计不止一门,要不炮弹不会留这么多。

    他也不再追问,而是继续看起了别的。

    越看却惊讶,老黄算是明白了,这溃兵团的家底真不是一般的厚实。

    想到这里,他就打算跟李景林谈下这批武器的事情,根据地那么缺武器,这些武器送过去一定能解燃眉之急。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间到了四月底,老黄的工作越来越顺利,不仅给根据地输送了大量物资,甚至还想办法为根据地‘敲诈’了不少的资金。

    老黄也越发确定李景林这小子对宁雪这小丫头不怀好意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姓李的是真心抗日,这点他并不怀疑。

    甚至他还能感觉到对方对组织的确怀有好感,这让他有些欣慰。

    很多同志也是这样互相影响走上各命道路的,这倒是无可厚非。

    在此期间,他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了上级组织,当然,他也隐瞒了对方起初蒙骗组织的事情。

    在他看来,就当是两个小情侣打情骂俏了。

    上级果然对溃兵团十分重视,不过限于当前形势,还是打算暂时维持现状。

    最起码物资运输这一块,就让组织受益匪浅,也同意了老黄以个人身份担任溃兵团的参谋长,并主要负责溃兵团与组织之间的联络工作。

    可惜四月份的最后一天,汉江北岸鬼子的军事行动打乱了一切。

    溃兵团受到调令,北上潜江,配合江防军渡江,对盘踞在天门京山一带的鬼子发起进攻。

    这也算是自开战以来,果军第一次主动进攻鬼子。

    李景林不记得这次战役,但是在他印象里,好像除了长沙会战果军似乎没赢过?

    台儿庄那不算的,最后不还是败了。

    但是命令是必须要执行的,他也没办法,只能带着大量训练不足的新兵踏上了战场。

    <span ss="read-author-name">咸鱼呆说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