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体育游戏 > 瓦罗兰快还钱 > 第二十六章 均衡
    镰刀刺喉,一脚毙命。

    阿卡丽的所修习的技能当中,又数个可怕的杀招,但不管是暗影之舞,又或者是落樱乱华杀,都是纯粹的飞踢,所以敌人在面对她的时候,不仅要小心她那致命的镰刀,还要小心她时不时抬起来的脚。

    而慎则是更直接一点,虽然在游戏里他的普通攻击非常的丑,技能也不好看,但是在现实的世界里,慎的刀法可谓是凌厉异常,如果不是诺克萨斯的士兵见事不好迅速的结成了阵型,恐怕只要慎从他们的身边穿过去,他们的喉咙上就会多出一道道的血痕。

    但就算这些诺克萨斯的士兵有多么的精锐,在暗影之拳和暮光之眼开始配合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崩溃就是注定的事情了。

    确切说,这是暮光之眼和阿卡丽对这些诺克萨斯精锐的一次屠杀,而他们每杀死一名士兵,卡特琳娜就感觉自己的心里在滴血。

    这可是她千挑万选出来的士兵!

    “该死的!我们走!去和大部队集合!”

    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先不说那个让自己只能躲避,好几次都差点被一刀干掉的慎,又或者那个被自己一度认为是普通人的男人,他们的实力都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

    如果泰隆和斯维因在的话或许还能打下去,但现在能够牵制他们的只有自己一个的时候,在这么死撑下去就是一种无能,只是让士兵们白白牺牲?

    卡特琳娜现在的恼怒,因为她的计划原本好好的,却因为突然出现的那些精怪,以及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被破坏。

    这个仇,我记住了!

    卡特琳娜深深地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李珂,记住了这个自称为‘康纳’的男人。

    “你别想走!”

    然而她离开的想法被阿卡丽洞察了,她立马抛下了慎,一个飞踢来到了卡特琳娜的身边,拦住了卡特琳娜的退路。

    “该死!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所以卡特琳娜只能拖着自己重伤的身体,用自己的两把剑和阿卡丽战斗在了一起,并且让自己的这些部下先走了。

    毕竟她现在虽然身受重伤,腿上和手臂上都有着慎留下的伤口,所以就这么背对着阿卡丽跑的话,毫无疑问的会被追上杀死。所以她只能和阿卡丽一边战斗,一边寻找着逃跑的契机了。

    “二十四。”

    慎砍掉了最后一名敢拦在自己面前的士兵,正准备回头砍死那个装死,准备偷袭自己的士兵的时候,就发现那名士兵在站起来的一瞬间,就被一支疾驰而来的箭钉在了地上,省去了他动手的功夫。

    “二十五。”

    他默念了一下,然后看向了那个被他砍到了腿上,并因此而摔倒在地的士兵。但是他却发现有一名明显是女性的法师正在尝试带着这名士兵离开。

    “求您!我们投降了!我可以告诉你们诺克萨斯的情报!求您不要伤害我的弟弟!我们家就只剩下这……”

    在看到慎走过来的时候,知道自己反抗没有用,所以身上没有受伤,本来可以逃掉的姐姐就跪在了慎的面前,想要求她放过自己姐妹,但是慎却默默的举起了钢刀。

    “二十六。”

    “姐姐!”

    那名受伤而不能行动的士兵痛苦的喊了出来,而回应他的却是慎的又一次挥刀。

    “二十七。”

    慎重新计算了一下自己所杀的人数,以及四周的剩余的精魄,他这才把自己的钢刀插回了自己背后,然后走向了欲言又止的李珂。

    李珂在他杀死那名投降的女性的时候就猛然从和康纳的同步中被惊醒,看着慎杀死剩下的那名士兵而默默无言。

    因为这就是慎所守护的均衡。

    一种不应该由人类来守护,又只能由人来守护的均衡。

    也就是灵界死了多少鬼怪,那么人就要在那个地方死多少。但灵界的鬼怪如果侵害了人界,那么在他们不听劝告,依然要为害人间的情况下,暮光之眼就可以选择是先袖手旁观,等他们杀了一定的人之后杀掉他们,还是先杀了这些不听劝的鬼怪,然后再杀掉等价的人。

    总之,灵界和人界之间的均衡才是暮光之眼守护的均衡,但是整个均衡教派也只有当代的暮光之眼,这把魂刃的持有者才能行使这样的能力,也才有资格进行灵与人之间的均衡。

    至于凡间的争斗并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只要他们不和灵界的精怪互相攻击,那么均衡教派就不能够插手进凡间的争斗。所以就算是以杀人为乐,以杀人为艺术的杀人魔再在自己面前杀人,又或者自己的杀父仇人在自己的面前出现,只要他们没有影响到灵界和人界的平衡,那么均衡教派的人就不能出手!暮光之眼就不能出手!

    丧心病狂的戏命师·烬因这个戒条从上代暮光之眼的手下存活。而戒也因此戒条而杀死了上代暮光之眼,也就是慎的父亲,并直接叛逃出了均衡教派,变成了……

    劫。

    但是他们都没有影响到灵的平衡,所以慎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他们,却不能对他们出手。

    这就是均衡教派的均衡之道。

    “看你这下往哪跑!”

    就在慎完成平衡的任务的时候,身受重伤卡特琳娜终究是因为失血过多而出现了失误,被阿卡丽抓住时机,一脚按踢到了肚子上,让她直接倒飞了出去,手中的剑也掉在了地上。

    她有心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但是疾驰而来的阿卡丽却把她的武器踢开,然后对着她举起了自己的镰刀。

    “为你在艾欧尼亚犯下的罪行而付出代价吧!卡特琳娜!”

    一想到伤害自己故乡的人就要被自己清除掉,阿卡丽的心中就出现了一阵难以言明的轻松。但是就在她的镰刀要刺到闭目等死的卡特琳娜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臂,让她的这一次处刑被终止了。

    “为什么!”

    阿卡丽不敢置信的看着阻拦自己的人,那个指导自己,令自己崇拜的人。

    “均衡,你如果杀了她,会破坏均衡。”

    这里的均衡刚刚恢复,所以不能再制造更多的杀戮了,但是慎并没有把这点说给阿卡丽听,因为他觉得从教派中长大的阿卡丽是能够理解的,所以他并没有说太多。

    但是,阿卡丽不理解。

    <span ss="read-author-name">白眼镜猫说

    这就是均衡教派的均衡,并且这两代代暮光之眼都不解释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