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灵器复苏 > 第六十二章:秦站
    辰风走到石台的边缘,探出身子,手电筒往石台外围的墙壁上照过去,说道:“这个石台上边缘刻着几个字,是古文字,我不是很清楚,蓝忘月你学考古的,也许可以试着翻译一下。”

    “什么古文?”

    蓝忘月也探出身子,但从这个角度来看,墙壁上刻画的文字看得不是很清楚,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触摸那几个文字,文字是凿刻上去的,字有拳头大小,但是竖着排列。

    她从书包里摸出几张纸,凭着记忆把那几个字写下来。

    “我看看,凭感觉触摸的,不是很准确,我感觉有几个字应该是秦篆,应该有三、丈、木、十、南。”蓝忘月说道。

    “这几个字代表什么?”熊三问道。

    “不知道,这样倒着看太难了,除非我们走下去好好看一下,我才能有办法理解。”蓝忘月探出去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往外,就要掉下去了。

    “下去看?喂蛇吗?”熊三摸着自己刚包扎好的伤口,一脸郁闷道。

    辰风看着石台的中央,想起了什么,把手电筒照过去,在禁闭的城门口中央,正好有一个圆形小坑,很浅,比碗口大一些。刚才他走在城门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小坑,不知道有什么用。

    他又转头朝刚才的洞口看去,洞口出来的地方就立着一根六七米米高的木头,稍微比划了一下,发现那个小坑似乎和木头一样粗,又看着在石台下面充满敌意的蛇,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过去了。”辰风说道。

    “怎么过去?”熊三连忙问道。

    “刚才把你头撞出一个大包的木头看见了没有?”

    辰风指着那个蛇人站立的地方,在蛇人身后有一根很高的大木头,木头腐朽不堪,上面坑坑洼洼,被虫蛀得不成样子。

    “那根木头怎么了?要烧了它吗?”熊三想到这根木头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不是,南门立木的故事听说过吧?”辰风说道。

    蓝忘月忽然反应过来:“噢,你是说那根木头——”

    “考虑到刚才你翻译的那几个秦篆,非常有可能。”辰风说道。

    “对啊!你这样推测的话,倒是提醒我了,你拉着我,我再去看看,确定一下。”

    蓝忘月重新探出身子,拼命地往下面的文字摸去。辰风在旁边拉住了她的脚,以防她不小心掉下去。

    片刻之后,蓝忘月兴奋地点头道:“乃立三丈木于国都市南门,募民有能徙置北门者予十金……没错!没错!这就是记载南门立木的故事。”

    辰风把她拉了回来。

    熊三却是听得一脸懵比:“你们在说什么?”

    “南门立木的故事你都没听过吗?没学过历史吗?”辰风转头疑惑道。

    熊三被辰风这么一说,有些不服气,他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哦,南门立木啊,这个故事家喻户晓,我当然知道了,刚才一时没记起,现在明白了,就是那个故事嘛!”

    “是什么故事?”

    “就是、就是南天门有块大木头嘛!”熊三嘀咕道。

    辰风看熊三一副死要面子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蓝忘月解释道:“南门立木,以前秦朝商鞅变法的时候,为了取信于民,在南门立了一根三丈高的木头,颁布法令说谁能将木头搬到北门,便赏赐十金。大家一开始先是怀疑,赏金加至五十金,后来有一个人把木头搬到了北门,果然赏赐了五十金,以表明没有欺骗。”

    熊三疑惑地探出脑袋,看着那块被蛇人守护的木头,说道:“所以那根撞我脑袋的木头也是一件灵器了?”

    “应该是件灵器,我们必须得尝试一下。”辰风坐下来靠在石台的栏杆上说道。

    “那我们是扛着这块木头去撞南门吗?”熊三又问道。

    “不是去撞南门,南门是我们进来的方向,那个禁闭的大门是北门,我们要把木头搬到北门地上一个木坑里。”辰风解释道。

    “如果没用呢?”

    “你就不能祈祷有用吗?”辰风没好气地说道。

    他们现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石台上面的文字应该是记载南门立木的故事,这也许是唯一通过这里的办法。

    “话说回来,如果这根木头就是南门立木中的那根木头,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辰风不明白,通道的开凿,石室、石台、城门、木头,不可能自己在地下形成,更像是有人故意为之,是谁在这里建造了这些东西?

    他想到了段老大一行人的目的,似乎是想要通过往生窟的洞口去哪里,莫不是这个地方就是段老大想要去的?只是辰风他们无意间找到了另一个入口?

    想到这里,辰风又问道:“傻大个,问你个问题……”

    “我不叫傻大个,我代号熊三!”

    “好的,傻大个,你们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熊三翻了个白眼,摇头道:“这是秘密,段老大不让我们说。”

    “都快被蛇当点心了,还秘密!你觉得带着秘密入土,段老大就会表扬你的忠心吗?”辰风伸了个懒腰道。

    熊三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索辰风的话。

    “我想想,往生窟的棺材都流走了,你们应该是打算跟着棺材去找什么东西吧?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极有可能就是通过另一条路进去的?”辰风说道。

    熊三吃惊道:“你是说城门后面就是秦站?”

    “秦站?所以这就是你们要去的目的,是不是?”辰风问道。

    熊三瞪大了眼睛,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把目光瞥到另一边,嘟囔道:“你什么都没听见。”

    “行了,傻大个,说吧,什么是秦站?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要是不把情况说明白,等下没有防备,可能会死得更惨。”辰风说道。

    熊三还在犹豫,辰风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催促他赶紧说。

    熊三纠结了一下,又看着石台下面虎视眈眈的蛇群,不情愿地说道:“这件事段老大没透露太多,我也只了解一些。历史上有一位非常著名的镇灵师,名为弘祖,你也是镇灵师,应该清楚吧?”

    “弘祖?我没听说这个人。”辰风不解。

    “哈!现在是谁孤陋寡闻了?”熊三顿时得意起来。

    “少废话,弘祖是谁?”辰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