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三十一章.你、你是三井优子?!
    石川快斗没来得及多想整个人突然跳向侧面!

    而几乎就在他起跳受身的那个瞬间,金属球棒就已经狠狠地砸了下来。

    巨大的力量击打在垃圾袋上,金属球棒甚至还发出了颤音!

    嘭!!!!

    这个家伙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石川快斗心头一紧,勉强一个翻身,整个人想向外逃去。

    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甚至能感受到如尖刀一样剜进自己后背的目光。

    向前发力的他趁着视线余光,看见了身后让人恐惧尖叫的景象。

    背着灯光,满脸冷漠的北川寺正将金属球棒扬起来!残忍暴虐的气场如巨石一样压下!

    石川快斗急忙向前扑去。

    呯!!!!!

    在这势大力沉的一记下,被夯实的沥青路面竟然被生生地下砸起一大块来!

    “你、你难不成真想杀了我吗?!”石川快斗终于被心中的恐惧给击垮了。

    对方招招下狠手,只要他正面被球棒甩中。半身不遂基本上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的日子还长,还想再与有希一起过下去,他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这时,石川快斗突然听见站在身后的北川寺残忍冷酷地笑了一声。

    “呵呵。”

    这个家伙果然是某个高中生杀人犯吧!

    石川快斗已经后悔了。

    为什么他要去招惹北川寺?这个高中生根本就是非正常的存在!

    而相比起石川快斗心思复杂的程度,北川寺的想法则简单许多。

    悬赏金没了,岗野良子估计也快跟上来了,他就算下狠手把石川快斗废掉又能怎么样?留着这货危害人间?

    石川快斗刚要动,下一秒就被北川寺的球棒狠狠地砸在了他面门前的地面上。

    他的动作僵住了。

    对方果断不能再果断的动作让他毫不怀疑对方确实有杀死自己的想法。

    而另一边,北川寺则看着地上趴着的石川快斗。

    石川快斗上半身穿着兜帽服,戴着棒球帽。

    这还真是一副标准形迹可疑的模样。

    北川寺没有犹豫多久,将金属球棒提起,转而来到石川快斗面前。

    看着对方因恐惧脸上肌肉都抽成一团的模样,他眉头一皱,“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问我...几件事?”石川快斗僵硬地重复着这句话,喉咙边像是塞住了冰块。

    面前的北川寺实在太年轻了。

    他根本没想到那个提着金属球棒,浑身煞气如屠夫疯子一样的人竟然长得如此脸嫩。

    那如果是这样自己还会不会有机会?

    石川快斗心头一动,心中刚冒出一丝邪念——

    咔擦!!!!

    “啊!”石川快斗凄惨地叫了起来。

    他实在没有想到,北川寺竟然一球棒把他的小腿胫骨给砸断了!

    石川快斗痛苦地拱起身子,整个人如煮熟的大虾一样,痛苦地蜷缩着。

    “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冰冷到极点的声音在他耳边又一次响起。

    这次石川快斗没有丝毫迟疑,他急急忙忙地点头,声明自己听见了。

    冷酷的金属球棒总归没有甩下来。

    石川快斗真的要疯了。

    面前的人就像是真正的刽子手一样,下手干脆利落,没有给他半点反应时间!

    东京的学生现在都这样吗?

    “你叫什么名字?”北川寺平淡道:“给你五秒钟时间回答。”

    “石、石川快斗。”石川快斗满头大汗,哆哆嗦嗦地说道。

    看来基本的对话还是能做到的。

    北川寺眉头微挑。

    石川快斗会害怕,也能与自己进行最基本的对话,他似乎并没有如神谷未来所推测的那样,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可现在也才问了他两个问题,不能随便下定论。

    北川寺杵着金属球棒,思索片刻后又问道:

    “你的目的是什么?”

    “......”石川快斗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嘭!!!!

    球棒挥落。

    冷汗从石川快斗的脸上快速滑落。

    所幸这一次北川寺并没有砸在他另一条腿上,而是砸在了距腿不远的地面上。

    北川寺重新提起金属球棒,如杀人狂魔盯住自己的目光让石川快斗整个人都抽动着。

    “你...你妨碍到我了,所以必须要排除掉。”

    他硬挺着心里的恐惧,牙齿打颤地回答。

    听了石川快斗回答,北川寺心平气和地将球棒抵在对方的伤腿上,语调平淡:“你一共杀掉几个人?”

    “记不清了。”

    石川快斗小声地回答道。

    “是吗?”这句话听得北川寺双眸中微微泛起寒光,手上也不由得加重力气。

    “我明明都已经回答问题了!”石川快斗失声尖叫。

    “下一个问题。”北川寺不理会他这句话,声音依然平静,只不过他双眼里明显闪过一道精芒:“你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背后那个人?!

    听了这句话的石川快斗身体一颤,一股不可置信的想法从心中涌出。

    这个高中生知道有希的事情?

    若是说刚才石川快斗是心中恐惧,现在则已经是浑身上下手脚冰凉,呼吸急促了。

    他禁不住抬起头看向北川寺的表情。

    对方的面色没有半分变化,面色硬邦邦得像块石头。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我背后没有人。”石川快斗先是咬牙硬气回答,可很快他就地满面泪水低头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你能不能放过我。”

    这个恶魔球棒的力气又加重了,原本就断掉的小腿传来快要被压碎的痛苦。

    我不能死在这里。

    为了有希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回去。

    “放过你?”北川寺听了这句话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气。

    石川快斗一副把自己当成杀人魔的模样,让北川寺都觉得两者之间的立场翻转了过来。

    不过也确实,自己星夜中提着金属球棒追杀石川快斗,死气萦绕下,确实有种血腥大反派的样子。

    是啊...

    若今天石川快斗不是袭击自己,袭击的是其他人,估计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被害者了吧。

    考虑到石川快斗一脸坚决也不会说出‘有希’的情报,北川寺也丝毫不会吝惜自己的恶意。

    他将球棒重重地掷在地上,一阵乒铃乓啷的响声后,北川寺阴冷诡异的声音在石川快斗的耳边响起。

    “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当年杀掉我...把我掩埋在你家周围的人是你,可背后却是咲良有希在主导——”

    “你、你是?!”

    石川快斗瞳孔缩成针状,不寒而栗地颤抖着。

    他指着北川寺,看着对方脸上如活物一般涌动着的狰狞黑影,怛然失色地从喉咙边挤出来几个嘶哑的音节。

    “你是三井优子?!”

    说罢,他双眼向上翻起白眼,双腿不正常的抽搐着,显然胆子都已经被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