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再起 > 第三十九章名义之下
    抢劫,多么美好的一个词汇。

    人人都向往,因为它来钱快。

    人人又憎恨,因为它侵害自己。

    所以,这世间,抢劫分为两种,一种是打着光明正大的旗号,一副为了你好的理由,合法合理地将你的钱财,变为他们的。

    如,所谓的“劫富济贫,替天行道!”,遍观水浒,获取的钱财,不是用于招兵买马,就是吃喝玩乐,哪里有济贫的场面?

    另一种,就是比较低级的,打家劫舍等,毫无羞耻感,高明正大的打劫,不顾及什么道德伦理。

    一般而言,第二种是历史上的常态,无论把那些强盗及海盗说的多么神圣,多么令人敬佩,也改不了他们掠夺的性质。

    而钱财,李嘉并不缺,所缺乏的,就只是船只,造船需要时间,打劫的话,只需要一瞬间。

    李郎君也是个要面子的,他不想历史上留下海贼的骂名,那么,就只有使用化名,戴上面具,这才万无一失。

    “当然,我也不要面子,凭借我的实力,盘踞于海南,学习进行耍无赖,也没有奈何了我!”李嘉摇了摇头,失笑道。

    晚唐时期,振州陈武振是海中大豪,海南五州招讨使韦公干,也不得不“以兄事武振”,堪称海南之霸。

    他的“致富”手段,说来也简单,即采用所谓“得牟法”——一种佛教密咒——的神力。

    他宣称,自己会一种佛教密咒——“得牟法”,可以使海上过往贾船自动飘到行咒的地方。于是,他就由此而发财,实际上就是海上抢劫,积累万贯家财。

    而我们的李郎君,则不屑为之,这种把别人看做傻子的家伙,纯粹是找死,最后家产尽被抄没,也罪有应得。

    “由此看来,海南也并非一无是处,商贾还是挺多的,就看手段了。”

    考虑再三,李嘉确定,自己一定要去海南看看,大海才是未来所在。

    而,在这个时代,进行海贸,别的不提,船则是必须的。

    “郎君,您若是急用船的话,过几天,就能买到一些现成的船舰了!”

    忍了一路,钦州的管事终于憋不住。

    “这是为何?”李嘉有些诧异。

    “从钦州,去往儋州,再去往番禺,泉州,七天,或一旬,总有船只归来,归来的船队,不是大发其财,就是损失惨重。”

    “大发其财者,志得意满之下,或许是售卖船只;而损失过重则,则必须售卖船只抵债,这一刻,也是钦州最热闹的时刻。”

    “原来如此,海贸之繁荣,不知沉下了多少船只和人命!”李郎君有些感慨,多少人只看见海上船只的踊跃,而看不见多少沉船长眠海底。

    过了几天,果然如其所说的一般,陆陆续续地有船只归来,停靠在钦州湾下,然后一个个水手们,犹如胜利归来的英雄,被小镇上的居民膜拜。

    “前两天,老子被登船了,大刀一挥,劈倒了三个……”

    待李嘉来到时,就见到,那些腰缠金银的水手们,正兴致勃勃地喝着酒,有的甚至在大街上,对着那群膜拜目光的孩童,讲述自己的英雄事迹,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没到这个时候,小镇的酒馆总是会涨价,翻了数倍,那些养精蓄锐数日的失足妇女,正兴致勃勃地撩着衣服,勾引着饥渴的大爷们。

    “老子先来的!”

    “凭什么?老子钱多,老子要上!”

    “呸,荷花姑娘早就答应我了,你们算什么?”

    路过街口,三个彪悍的大汉,正拉拉扯扯,斗起嘴来,吵闹声震动半天街。

    “大爷,大爷,息怒,息怒!”瘦弱的龟公在一旁苦苦劝说,无奈僧多肉少,口水当做白费。

    “几位大爷,要不,就一起吧!”见钱眼开的鸨母,此时却牵起三人的手,拉到二楼,眉开眼笑地说道。

    “这,荷花可受不吧——”其中一人为难道。

    “无事,无事,到时候自有姑娘前去帮忙……”

    快步离去,让自己的耳朵远离这样的污秽,李嘉不得不感慨,简直是太饥渴了,而养精蓄锐,果然不简单啊!

    到了码头,那些如同石头缝里出来的搬运工,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将那些物品从船舱里挪出。

    贵重的东西自然早就被收藏好,只有那些无用,甚至急需处理用钱的东西,才选择随地出售。

    比如,李嘉就在码头,见到了几个所谓的昆仑奴,长得高大,皮肤黑得发亮,面如死色,眼眸中一片寂静。

    跟船长讨论了一下,这几个昆仑奴是抢来的,他们原先的主人已经死了,所以就在钦州变卖了事,毕竟番禺才是大食人的天下,每个昆仑奴都有标记,被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对于昆仑奴并不感兴趣,李嘉闲心逸致地对这个临时市场逛了一圈,发觉好玩的东西并不是。

    比如,有的人售卖鲸鱼肉,一石石的售卖,每石价格便宜到了一百钱,比那些粮食还要便宜一些。

    所以,排队的人很多,这种比粮食还便宜的肉,平常可难见到。

    李嘉仔细观察了一番,发觉鲸鱼的长须并没有出现,询问了一下,才得知,早已经被贵人预订了。

    “可惜,可惜!”叹了口气,鲸须可是制造弓弦的好材料,竟然错过了。

    “你想干嘛?”正巡游之际,李嘉敏锐的耳朵,在叫卖声外,

    一则听到了些许不同的声音。

    “哼,虽然满是鱼腥味,平日里老子看都不看,今日但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了,几个月未进食,下面快憋出病了……”急促地喘气响起。

    嗡——

    一只利箭快速地擦边划过,将正在施展暴行的大汉吓了一跳,冷汗都出来了,酒醒了半分。

    “你,你是谁?”大汉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我的名字,你不配知道,快滚,不然,下一箭,就是你的胯下!”

    将手中的弓箭递给新晋护卫张虎子,李嘉冷眼一瞥,普通看到一个垃圾。

    “小娘子,你没事吧!”李嘉正准备走过去,这时,陪同而来的管事轻声说道:

    “郎君,此女子,是白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