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唯一指定玩家 > 5.感染者
    “啊哈!总算找到了!提交任务!”

    在原野上逛了四五个小时之后羽修杰总算找到了一个没有重复的特性的植物将其放入了空间之中然后提交给了每日任务。每日任务一次只给予100点经验值,对于现在升级需要2000点经验的羽修杰来说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了,不过羽修杰到也并没有着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他的心中好像有一道声音在跟他说不要沉迷于做任务,每天只要躺下睡觉就行了。

    “砍树5点经验,种植3点经验,收割3点经验,和一个人对话得到一点经验,收集到有用的消息得到5点经验。救治一个病人可以得到5-50点之间。唔..想要升到25级好像还是有点困难啊。”

    这片区域能做的事情羽修杰几乎都已经做过了,得到的经验数值羽修杰到是也都全部都统计过了,目前看来,资料病人能够得到的经验是最多的,羽修杰没有杀过什么东西,所以到是不知道击杀能够得到多少经验值。不过以杀一条鱼1点经验来看,估计这个经验系统更加推崇救援吧。

    完成了每日的任务,也收集到了足够的草药。羽修杰走上了回程的道路,那辆木头制作的自行车羽修杰也送给了村子里面唯二的两个小鬼头,接下来就需要储存各种有用的资源了,比如说钢铁之类的,羽修杰到目前为止一块钢铁的资源都没有获得,到是自然系的资源他几乎都收集齐了。

    回到了荒野村,远远的就看见了熊人大叔拿着锄头把两个浑身是伤的人挡在了入口处。

    “大叔,你这是在?”

    有些奇怪的靠近了过去,然而羽修杰就被威尼弗雷德一把拉到了身后。

    “羽先生,小心一些,他们两个是感染者,看样子应该是从切城逃出来的。”

    感染者?

    抬起头打量着两个近乎虚脱的男人,他们的身上血迹斑斑,衣服几乎都已经损坏了。虽然同样有着熊耳,不过对方的身体却更加的虚弱,手腕和脖子处的确有着源石的存在,透过源石甚至还能看见血管。以此推断并不是镶嵌进去的而是直接生长出来的。

    看着大叔如此警戒的模样,网络上所说的并不是假话。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居民对这些感染了病症的同胞都是抱着排斥的形态对待的,一旦被感染,几乎就等于是被放逐了。

    “算了,我来吧。”

    从威尼弗雷德的身后走了出来,羽修杰一步一步的走向了看起来受伤相当严重的男人。

    “羽先生!”

    威尼弗雷德一看羽修杰直接走了过去,他连忙上前去想要把羽修杰拉回来,不过他却发现自己抓空了,羽修杰很随意的就躲过了他的手。

    “放心吧大叔,我知道的。”

    走到了两个男人的身边,羽修杰从腰包之中掏出了一卷绷带和草药,他对着那个伤势较轻的男人说道:“把他放平,躺在地上。”

    把一双威尼弗雷德送的手套戴在了手上,羽修杰取出了木头做的小刀,将对方的上衣撕开。随后那一副惨不忍睹的躯体出现在了眼前,这是一副长期营养不良的身躯,相当的瘦弱。而且身上有着大量被棍棒殴打的痕迹。不过更致命的是那一根贯穿了腹部的弩箭。

    先是用清水清洗了木质小刀,随后羽修杰直接将弩箭的从中间斩断。迅速的取出了弩箭,止血,上药,然后用绷带把伤口包扎。羽修杰也顺手用之前采集到的草药把对方身上的那些被棍棒殴打出来的伤口处全部都涂抹上了草药,一卷绷带很快就用完了,而这个病人也几乎变成了木乃伊。

    “可以了,接下来只要好好的躺三天就行了。”

    虽然不会什么源石技艺,也不会魔法,然而那13级所解锁的医术已经足以让羽修杰成为一个只需要依靠一点药剂就能够和死神抢人的医生。

    【成功救治一名病人,根据情况判断获得70点经验。】

    听着那冥冥之中的提示音,羽修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救人的经验果然很多,伤的越重给的经验也就越多。不知道要是把矿石病给治愈了会给多少经验?估计能够直接一步到100级?毕竟是世界任务呢。

    “接下来该你了。”

    把视线放在了另一个还清醒的男人身上。

    “医生..为什么..”

    那个男人目光复杂的看着羽修杰年轻的面庞。有些不自觉的靠后了一些。

    “没有为什么,医生救人需要理由么?”

    一把抓住了那个男人,羽修杰把剩下的草药全部用在了对方的身上,这一次的经验只有40点,但是也足够了。砍一棵树需要1小时左右,救两个人只用了羽修杰20分钟,并不怎么耗费精力和体力,唯一的付出就是今天采到的药草和之前好不容易才摸到的绷带没了。

    “威尼弗雷德大叔,能拿两件衣服过来么?”

    很快两个感染者身上那破烂的衣服就被换成了正常的衣服,而羽修杰则是清洗了手套放回了自己的空间之中。自己的空间是自动消毒的这一点羽修杰还是明白的,更何况他也搞清楚了矿石病的传播原理,虽然说是辐射,不过似乎比想象中的辐射要弱很多,至少不是核辐射那种。

    虽然羽修杰给两位感染者进行了救治,但是荒野村依然不愿意接纳两位感染者。或许是看在羽修杰的面子上,威尼弗雷德送给了两人一袋子干粮和清水以及一套1换洗的衣服,然而仅仅只是这么做就得到了两人那感恩戴德一般的姿态。这不由的让羽修杰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畸形。虽然这也挺正常的。就像是羽修杰原先的世界之中,虽然整个世界都在宣传要平等的对待艾滋病患者,然而事实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和艾滋病患者同处一室,就连羽修杰也是这样。

    毕竟,那可是无解的病症啊。

    “威尼弗雷德大叔,我接下来要去切城一趟了,身上的物资基本上全部都消耗光了,药剂也用完了,需要去补给一下。”

    送走了两个感染者之后羽修杰也决定开始自己的旅程了,虽然他只在这个小村庄住了几天。但是这里的人却给他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当然,这也与他医生的身份有关。

    “不多玩几天么?也对,你是实习医生,肯定不能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不过我老是觉得你的医术早就超越了那些大城市的医生了。需要我送你么?”

    对于羽修杰这位小兄弟,威尼弗雷德的印象还是相当好的,何况他还帮村子里的居民进行了身体检查并且还治愈了好几个老人身上的顽疾。没有收下一分钱,今天更是不顾感染的风险资料了两位感染者,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他是一位真正的医生。是一位值得他尊敬的医生。

    “这个就不用了,我查看了一下路线,切城会在西边停留一段时间,我明天一早就走的话下午三点左右可以成功登上去。”

    “那好,我帮你收拾一下东西吧。”

    最终,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羽修杰骑着刚刚制作出来的木制自行车离开了这个小村落,自行车上放着一堆水和食物,甚至还有一些钱,那是威尼弗雷德送给他的,去大城市肯定就需要用到货币,这种名为龙门币的蓝色钞票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会作为羽修杰的启动资金。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很缺这种蓝色的钞票。”

    乘坐上了进入切城的载具,羽修杰看了看手中威尼弗雷德送的钞票,接下来好像需要去进行感染监测然后就是关于身份的询问之类的,总之,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span ss="read-author-name">悲伤之人的绝唱说

    没错,这是明日方舟的同人(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