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斗罗之傲世 > 第五十七章 唐雅贝贝
    随着天色渐渐西沉,雪潇然被王冬拍醒,放下了手中的魂导器。

    “怎么了?”

    雪潇然揉动着太阳穴问道。

    “笨蛋,要去见小雅老师了。”王冬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雪潇然将轩老师借给他观察的魂导器放回戒指中,接着将书也收走。

    “走啦走啦,别迟到了。”

    王冬推着雪潇然往宿舍外走去。

    “刚才我在看书的时候,你是在修练吗?”

    “是。。是啊。”

    王冬脸色微红的说道。

    她刚才那里是在修炼,分明是看着雪潇然的侧脸看呆了。

    就这样呆呆的看了一个下午。

    “你是在看我的脸吧,也难怪。”

    雪潇然呵呵一笑,那带着些许好笑的碧瞳侧身看向依旧嘴硬的王冬。

    “谁看你了!”

    王冬猛的一拳锤上雪潇然的后背,接着一把抓住他的衣服。

    “我不许你和其他女生走得近,知道了吗?”

    “好了好了知道了。”

    雪潇然高举双手做投降状。

    “这还差不多。”王冬皱着鼻子哼了一声,但是那抓着雪潇然的手还未放。

    在王冬的指引下,雪潇然和王冬两人走出了史莱克学院,顺着那灯光点亮的大道,往城西走去,城西大多数都是休闲购物饮食的场所,甚至还有一座拍卖场。

    雪潇然和王冬很快就抵达了见面的地点,一处普通的饭店处。

    门口站着的服务员见到两人前来行了一礼,王冬点了点头,说道:“唐小姐定的包间。”

    “他们二人早就来了,两位客人这边请。”

    服务员露出一丝礼貌微笑,带着雪潇然和王冬往饭店内走去。

    穿过正在畅饮的食客,走上楼梯,推开包厢门,雪潇然总算是见到了唐门这一代的门主。

    坐在包厢里的是一男一女,两人看上去十分般配,仿佛情侣关系一般,女子一头长发扎成马尾辫,而男子一头青发,眼神温润。

    雪潇然心中知道当那眼神中的温和消失,转变为锐利的时候,他的战力不容小窥。

    “小雅老师。”

    王冬恢复了正经,冲着那女子行了一礼。

    雪潇然一愣,难不成这女子是唐门的门主?

    看着这在座的两人,雪潇然终于确认道,似乎这就是唐门最后的血脉了。

    “请坐。”

    那男子温和的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雪潇然也没有说什么,和王冬在一旁坐下。

    “学弟不是史莱克学院之人啊。”

    青年笑了笑,接着告罪一声:“真是失礼,还没有做自我介绍,我叫贝贝,你可以叫我贝贝师兄。”

    坐在一旁忍耐到现在的学姐抢着自我介绍道:“我叫唐雅,你以后可以叫我小雅老师哦。”

    雪潇然一愣,这还没有通过什么考验和问话呢,他就能叫师兄和老师了?

    “我叫雪潇然。”雪潇然客气的说道:“学长学姐没有什么考验或是考核吗?就这么轻松的让我加入?”

    唐雅和贝贝相识苦笑一声,贝贝说到:“如师弟所见,唐门如今人丁稀少,在小雅这一代,只剩下了我和她两人,如今想要壮大,只能这样。”

    “大浪淘沙,也只有在唐门人数多之后才能做。”

    “而且师弟,似乎也不是平庸之辈,所以我很欢迎师弟的加入。”

    贝贝朗声说道。

    “是这样吗。”现实太骨感,过去的唐门在这一代也彻底没落了下去。

    看他们二人的样子,可能原本唐门的地盘都被抢了。

    唐雅振作精神笑道:“欢迎潇然师弟加入我们唐门!”

    四人举起桌上早就摆放多时的饮料,在空中相碰。

    “不过潇然似乎不是史莱克学院的人啊,平时怎么教给你唐门绝学啊。。。”唐雅似乎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

    “小雅老师不用担心,雪潇然马上就会转学来史莱克学院的,对吧潇然。”王冬冲着雪潇然嘻嘻一笑。

    “别胡闹,至少也要等到一年之后。”

    雪潇然无奈的点了点王冬的额头,举止亲密。

    “学弟现在是在哪家学院?”

    贝贝呵呵一笑问道。

    雪潇然点了点头,如实回答:“目前正在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学习。”

    “学弟可以来史莱克啊,史莱克声名在外,武魂系比起其他学院来说更加优秀,魂导系也是如此。”

    贝贝建议道。

    “魂导系的话,确实是日月皇家学院更加优秀。”

    雪潇然哑然失笑,摊手说到。

    “这样吧,我先将唐门绝学用书本的形式交给你,绝对不能给非唐门之人观看,这是原则问题,知道了吗?”

    贝贝严肃的说道,而雪潇然则点头答应。

    唐雅笑嘻嘻的说道:“潇然修炼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哦!”

    “谢谢。”

    雪潇然结果贝贝递过来的小册子,借着灯光开始细细观看。

    果然,和唐三岳父原本的功法有着些许出入,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果然有着不少功法已经遗失了。

    其中玄天功的功法更是遗失严重。

    果然如此,雪潇然自言自语着。

    虽然还能够进行修炼,但是效果比原来的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雪潇然将小册子收入戒指中,开始借着灯光观察着唐雅。

    他想要知道这门主,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小雅老师的武魂是什么呢?”

    雪潇然不经意间问道。

    “是蓝银草啦,和唐三先祖一样。”

    小雅的笑容中似乎有些勉强,贝贝轻轻握住她的手,那笑容逐渐地转变的明媚起来。

    “原来如此。”雪潇然点头说道。

    蓝银草始终是蓝银草,而蓝银皇始终是蓝银皇。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自己的岳父一样,拥有着蓝银皇武魂。

    一字之差,象征着就是天与地的距离。

    “师弟不用这么客气,我们之后还需要多多相处呢。”贝贝听着潇然的话,总是隐隐约约的感受道一丝细微的距离感。

    仿佛雪潇然距离他们很远一般,那种交心的感觉却始终从未出现。

    他从霍雨浩和王冬的身上感受到了交心的感觉,而在雪潇然身上,短短几句话中却从未有过。

    一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