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大救星 > 第30章 护犊狂魔
    王烁跑入了府内,门口可是有士兵站岗。

    吁了一口气。

    王烁倒没真的怕了这个女子,就是觉得心里特别的别扭。

    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突然冒出来,提着剑要打要杀的跟自己谈婚论嫁,谁能不别扭呢?……王烁突然觉得这一幕仿佛有点似曾相识,心想我要不要剽窃一下星爷的台词哦?

    算了,还是先闪人吧!

    王烁大步朝里走。

    郭柔追到大门口,倒也颇知分数的收起了剑,但仍是追着王烁不放。

    正厅那边还亮着灯,王烁果断朝那边走去——找后台搬救兵!

    到了一看,杨夫人果然在那里。

    “母亲,我回来了!”王烁连忙上前参拜。

    “二郎,你可算回来了。”杨夫人满面春风的笑容,“蕴秀和郭家兄妹出去迎你的,遇着了吗?”

    “娘,他们怎么来了?”王烁有点郁闷的问道,“莫非就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

    “当然不是了。”杨夫人拉着王烁的手走进了厅堂,笑吟吟的说道,“他们是来给你父亲祝寿的。没想到你父亲早早的就出门秋巡去了,于是扑了空。这又听说你害了一场病,于是就多留了两天等你回来,和你叙一叙旧。”

    王烁心中一亮:祝寿?

    “娘,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情。”王烁道,“父亲的寿诞快到了,我想亲自去为他贺寿。给他一个,惊喜!”

    “惊喜?”杨夫人意外的眨了眨眼睛,笑道,“别是惊吓才好。”

    “娘,瞧你说的。”王烁自己也笑了,“真的,我明天就动身!”

    “你这孩子,出门一趟又把心玩野了吗?”杨夫人面露微嗔,“你爹现在恐怕都远在千里之外了,要你贺什么寿?休要胡闹,在家好生待着!”

    “娘,这恐怕由不得我了……”王烁嘿嘿的笑了一笑,干脆实话实说,“我刚刚去了一趟幕府,从那里讨来一件差事。明日我就领军出发,讨伐马贼!”

    “什么?不许去!”杨夫人当场变了脸色,“我好不容易把你从军队里捞出来,你又要去打打杀杀?有多危险,你莫非不知?”

    “……”王烁微微一愣,这么说“小霸王”被免官,也有杨夫人的一份功劳了?或者说,她根本就是主谋?

    杨夫人继续道:“郭家兄妹不远千里来一趟,你就好生在家款待他们,哪里也不许去!——你听到没有?”

    “我……”王烁拖长了声音,“考虑一下!”

    杨夫人又好气又好笑,“是谁下的命令?是谁给你的兵权?是王思礼那个糊涂虫吗?——来人,去把王思礼给我叫来!”

    “慢着、慢着!母亲大人,你息怒,你慢着!”王烁苦笑不已,连忙赔着笑脸说道,“凡事好商量嘛!”

    “你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杨夫人好似真的有点生气了,“你出门从军四五年,为娘就没有一天睡了安稳觉的。时常噩梦连连,生怕你在疆场上有个闪失。这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把你从军队里捞出来,你怎能一声不吭又自己跳回去呢?——你是真的想要,气死为娘吗?”

    “没有,娘,你想得太严重了!”王烁满副轻松的神色,笑道,“区区几个马匪,在先登军面前和待宰的兔子有什么区别?有李晟和荔非守瑜在,我只需要骑在马上远远的看着,吃两个桔子磕几粒枣,就一切完事了。我能干的事情,就是给他们分配一下战利品。再说了,我的主要目的真是为了给老……老爹,祝寿!”

    差点说成了老王!

    “你爹还没老!”杨夫人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声。

    王烁仿佛秒懂,老王威风不减当年!

    “你别再枉费唇舌。总之,不许去!”杨夫人说得斩钉截铁。

    王烁暗暗心惊,我仿佛明白,老王为何会惧怕于她了!

    这时郭柔走了过来,站在堂外施礼,“郭柔拜见杨夫人。”

    倒是一副温婉贤淑,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模样。

    王烁斜眼看着她,心中暗自鄙夷:装!

    “柔儿不用多礼,快过来!”杨夫人立马笑逐颜开,说道,“厨房那边正在准备膳食,少时你们一起宴饮,好生叙一叙旧。”

    “是,夫人。”郭柔应答得非常乖巧,连声音都甜得发腻。

    王烁听得心里一阵发毛,演!接着演!

    “你们年轻人自己玩吧!”杨夫人笑吟吟的,“柔儿,你们不必拘束,就当是回了自己家里一样。我先下去休息了。”

    “郭柔恭送夫人!”郭柔落落大方的款款拜礼。

    杨夫人前脚刚走,王烁立刻跟上,“我去洗澡!”

    “你!……”郭柔咬着牙恨恨瞪着王烁,“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王烁只觉得脖颈一阵发凉,连忙走出厅堂追上了杨夫人。

    “娘!那个郭什么……柔!”王烁有点哭笑不得,“说的什么婚事,你不会也当真了吧?”

    杨夫人不由得笑了,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侍婢都离远了一点,然后才道:“那不过是你儿时的一句戏言。童言无忌,谁会当真?”

    “那她还……”

    “她喜欢你嘛!”

    王烁暗吁了一口气,只要不涉及“父母之命”这种古板教条的东西,倒是好办!

    杨夫人小声道:“你的婚事,可不光是你男大当婚那么简单。而是,河西陇右两镇节度使、清源县公王忠嗣之嫡次子,要成亲。你懂了么?”

    “懂了!”王烁点头,大唐贵族豪门的婚姻,从来都和政治、权力脱不了干系。哪会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定了?

    “至于那个郭柔,倒是个不错的姑娘。”杨夫人笑了一笑,“你若喜欢,就好生对待。你若不喜欢……”

    杨夫人稍稍扬了一下眉梢,做了一个“随意”的表情,仿佛在说:那就随便玩玩啦!

    王烁呵呵直笑,这一位,可就比老王开明多了!

    她还有一颗青春不老心!

    但是,就是不准我带兵出门。

    这可怎么办呢?

    王烁一边陪着杨夫人闲聊,一边拼命的开动脑筋,寻思应对之法。

    脑洞是个奇妙的东西。

    王烁鬼使神差的想到了,曾经被迫陪着某位软妹子看过的那些言情剧。其中貌似就有这样的套路,专用来对付杨夫人这种“护犊狂魔级”的豪门主母……

    好,试一试!

    “娘,眼看我都要成亲了。有件事情……我恐怕,不得不告诉你了。”王烁做出一副,做了坏事怕挨揍的表情。

    杨夫人看着他,“你又闯什么祸了?”

    “倒不是闯祸,只是……”王烁咧了咧嘴,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此前我曾遇到一位昔日酒泉郡的故人。他告诉我说,当初我在那里的一个相好,前不久生下了一个儿子……”

    “你说什么?”杨夫人果然神色一变,“儿子?”

    “没错,是个儿子。”王烁很尴尬的表情,挠着头,“娘你应该能想到的。在酒泉那地方,我的女人绝对没人敢于染指。所以这个儿子……”

    “二郎,这种事情,你可别开玩笑!”杨夫人正色道,“男儿风流不是罪,没什么见得人的。倘若真是你的儿子,那必须接回家来,由为娘亲自抚养。至于她母亲……到时再说!”

    “所以……”王烁怯怯的,小声道,“我才找了各种借口,想要亲自过去看一看,求个实证啊!”

    “去,明天就去!”杨夫人说得斩钉截铁,“务必查个水落石出!倘若真是你的孩子,无论如何给我带回来!”

    王烁“噌”的一下站得标直,抱拳一拜。

    “遵命,母亲大人!”

    <span ss="read-author-name">萧玄武.说

    嗷,继续求收藏,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