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世太子李承乾 > 第三百零八章 老卒的质问
    李世民不让李承乾其实就是个面子问题。

    一他是皇帝要有担当不能把难交儿子,二是他不能让李承乾把所有的风头都抢了,归根到底就是面子问题。

    但是皇帝都亲自出马了,李承乾和一众大臣能不跟着去吗?

    于是,凡是在行在的大臣包括站在门口等着朝见的各部族首领都跟着去,加上李世民和东宫的护卫一行几千人浩浩荡荡地直奔灵州城的南门。

    李承乾在一众护卫严密保护下紧跟着李世民的仪仗,很快就到了灵州城南门门口。

    李世民怒气冲冲地跳下战马就被李世绩等一众将领迎上来。

    李世绩羞愧地向李世民行礼道:“参见陛下,臣等无能。”

    李世民沉着脸一摆手道:“朕先看看情形。”

    说着一直往前走直来到城门口,看见近千名弓箭手在城门洞里引弓搭箭,十分紧张看着对面席地而坐的将士们。

    李世民沉着脸看着对面几万个坐在地上的普通将士,回过头来阴沉沉地向李世绩和他身边的几个将领问道:“这此人都是谁的麾下?”

    几将领问言脸色一白,都把头低下了,李世绩只得硬着头皮道:“臣问过了,几个营里的将士都有。”

    李世民闻言烦躁道:“你们下令他们不听?”

    “臣等无能。”众将只得请罪。

    李世民闻言怒哼一声,伸手扒拉开几个弓箭手就要往外走,李承乾准备紧随其后。

    “陛下使不得啊!”房玄龄连忙拉住李世民的衣襟,不放李世民出去。

    “要不儿臣过去?”李承乾在李世民身后提议道。

    李世民闻言扭头一看发现李承乾正站在他身后,脸色稍暖,但是紧跟着就下意识地看一眼李承乾受伤的脚。

    “你跟到这里来干什么?”说着又看向李承乾身后的王方翼严厉下令道:“保护好太子,不得有误。”

    “臣遵旨!”王方翼郑重道。

    众臣:……

    李世民没有再上前,而是扭过头问李世绩道:“他们有没有提什么要求?”

    “只说要见陛下,别的什么都没有说。”李世绩为难道。

    李世民闻言无法只得道:“让他们主事的人来见朕。”

    李世绩闻言连忙派人去向对面的将士传旨。

    李承乾走到前面看见严阵以待的弓箭手,皱了皱眉头道:“把弓箭手撤下去,这些将士不像是要造反的。”

    “陛下和太子殿下在此还小心为上。”候君集连忙道。

    李承乾闻言没好气地道:“陛下和孤王的胆子还没这么小,更不能被外面的将士们看小了。”

    李世民闻言没有好气挥挥手地道:“先撤下去。”

    弓箭手才撤下去,李世绩派出去传旨的人就怏怏而回,走到李世民面前躬身行道:“启奏陛下,将士们说‘他们没有主事之人,只是听说朝中出了奸佞,要告诉陛下不能信了谗言,让奸臣祸害了大唐。’”

    “放肆!”李世民气的额头的青筋暴露。

    李世民说到底出身武勋世家,他能接受士大夫的进谏,但突然听说大头兵也要向他上谏,当真不是一般的生气。

    “若真是如此,他们也算是为国为民的好意!”李承乾淡淡地道。

    “嗯?”李世民回过头愤怒地看着李承乾。

    “不过也有可能他们的好心被奸人利用了,儿臣以为父皇还是要出面听他说说。”

    “弓箭手都撤下去了,他们还不敢来,朕有什么办法。”李世民两手一摊道。

    李承乾闻言抬头一看,忙道:“不如父皇登上城墙,好好教导他们几句。”

    李世民闻言想都没有想转身就往城楼上跑,李承乾等人忙从后面跟上去。

    李承乾因为腿脚不便落在了后头,等他扶着刘葵上去时,城下的将士们看见身着衮服李世民都已经跪在地上山呼万岁了。

    李世民看着这种场面,才算是相信这些是上了小人的当,他们现在绝不会造反。

    但是想到不知道是什么人跟他们说了什么,就让他们连军令都不听了,心里就把那个鼓动他们闹事的人碎尸万断了。

    “将士们,听说你有话要对朕说,朕就在此听着,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吧。”李世民摆出皇帝的风度大声朝下面喊话。

    “启奏陛下,臣等听说大唐出了奸佞,怕他祸害大唐所以想告诉陛下。”下面一个中年汉子站起来大声道。

    “是谁告诉你们朝中出奸佞的?”李世民闻言还是没有忍住,把他心中话问了出来。

    李承乾在后面心里冷笑,这要是都能让你问出来,那我岂不是白布置了这几天。

    “回陛下,这几天各处军营都在传,臣等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李世民闻言有些失望,但还是有些敷衍地问道:“那你们听说了什么事,让你们非得见朕不可啊?”

    此时下面又从人堆里站出起来一个人,对着李世民抱拳手道:“回禀陛下,臣等听说朝中的奸佞要对二十万漠北降卒加官晋爵,然后再放回漠北?”

    李世民闻言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淡淡回道:“此乃国事非尔等可问?”

    “陛下此言差矣!”说话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卒。

    李世民闻言瞪大了眼睛,一个老卒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直斥其非。

    “大胆,竟然敢冒犯陛下。”候君集在旁边大声呵斥道。

    那老卒对此不所动,颤巍巍地站起来,朝李世民抱抱拳道:“陛下,这次出征老朽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您能容老朽把话说完再杀老朽吗?”

    李世民咬着牙道:“你说吧!”

    “老朽今天五十九了,前隋时就从军了,在军中也有四十多年了。

    但是说起来惭愧啊,老朽打了一辈仗糊里糊涂都不知道为什么打仗。有时候想啊,我们是在替朝廷打仗,确实是朝廷下的命令。是在替皇帝打仗,江山是皇帝在坐。替将军打仗,打胜了都是将军升官。

    所以我们只听命令打仗从不管别的事情,反正不是为我们自己打仗……”

    老卒说到这里城楼上下数万人都鸦雀无声,在唐代别说是底层的小卒不知道为谁打仗,就是普通农民种田交税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交税。

    老卒似是感觉不到这样的气氛,越说越精神侃侃而谈道:“可是前些天太子殿下告诉我们,我们是替在大唐打仗,保卫的是大唐的百姓的和我们的家人。

    一想也对,哪一次北方的夷狄南侵受难不是老百姓呢?

    这关乎我们老姓的事,我们怎么就不能问一问呢?

    再说了要真的是国事我们不能过问,那打仗的时候何必征如我等呢?”

    这个老卒因年老气力不足,说话慢声细语的,可是每一句话却都如千斤重锤一样砸在李世民的胸口。

    砸的他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