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夏来到隔壁的卧室,仔细检查后发现这里并没有机关,而人形圆点就在这间卧室内的浴室里,浴室房门虚掩,里面亮着灯光。

    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门口,罗夏轻轻将门推开,探头望去。

    在浴缸内躺着一名穿着红色睡衣的金发女子,她应该是那张合影照片中迈克尔查斯的妻子,查斯太太,她的眼睛被铜版纸遮住,嘴巴绑着布条,双手被手铐锁在浴缸边缘。

    确认浴室内没有机关陷阱后,罗夏轻手轻脚的走进浴室。

    查斯太太似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猛地扶着浴缸坐了起来,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罗夏快步走到她身旁,轻声说道:

    “别怕,我是警察,我是来救你的。”

    “呜呜呜……”

    查斯太太激动的不停点头。

    “别激动,冷静、冷静。”

    罗夏连忙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冷静下来,我先帮你解开,不要乱动,好吗”

    查斯太太不住点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罗夏伸出手,将查斯太太嘴里捆绑的布条扯了下来。

    查斯太太大口喘着气,说道:

    “好的、好的、救我、救我。”

    “冷静,冷静下来”

    罗夏感到查斯太太正在死死抓住他的手,就像揪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他平静地说道,“先松手,我要揭开那些铜版纸,可能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好的,我会忍住的。”

    查斯太太连忙答道。

    罗夏点点头,探过身拨开她的金发,他发现那些铜版纸竟然是被订书器钉在查斯太太的脸上,他皱起眉头,这可不太好办。

    “能帮我摘下了吗”

    发觉罗夏没有动静,查斯太太着急的问道。

    “稍等……”

    罗夏叹了口气,“我需要在观察下才能拿下来。”

    “为什么”

    查斯太太发出哽咽的声音,“我的女儿在哪里我的丈夫呢”

    “我还没有找到你的女儿。”

    罗夏决定暂时不将查斯先生遭到杀人机关暗算的消息告诉她。

    “不、不……”

    查斯太太一边发抖一边说道,“安娜应该藏起来了,求你,找到她。”

    “我明白。”

    罗夏点了点头,“我会的,我会救你们出去的。”

    “谢……谢谢……”

    查斯太太低下头,泪珠从铜版纸上滴落而下。

    罗夏抓住她的手,轻声道:

    “查斯太太,我现在帮你摘下铜版纸,可能会有些疼,你一定要忍住,不要叫,一定要忍住。”

    “我……我会的。”

    查斯太太打了个哆嗦。

    “好的,查斯太太,我们还要去找你的女儿,请忍住。”

    罗夏抬起手,拿出开锁工具,仔细观察后,轻轻的将铜版纸划开。

    查斯太太咬着牙,浑身一阵颤抖,强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

    “好的,查斯太太,你很坚强。”

    罗夏将铜版纸从她脸上轻轻的撕了下来,不过,订书钉还留在她的脸上。

    查斯太太大口喘着气,盯着他说道:

    “警长,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

    “我知道。”

    罗夏点了点头,抓住她的手,开始打开锁在浴缸上的手铐。

    查斯太太看着正在开锁的罗夏,问道:

    “我的丈夫,迈克尔在哪里”

    “我没有看到他。”

    罗夏摇了摇头,探过身开始打开浴缸另一边的手铐。

    查斯太太看着他,有些慌张地说道: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以为……以为只是流氓或者小偷之类的人,但没想到,大错特错,我好害怕……我不想死……”

    “你不会死的。”

    罗夏沉声道,“我们会找到你的女儿,离开这里的。”

    “好、好的。”

    查斯太太不停点头。

    罗夏摇了摇头,手铐全部解开,他将查斯太太从浴缸中扶了起来。

    查斯太太抓着罗夏的衣服,死死不放。

    罗夏叹了口气,问道:

    “你的两个女儿会躲在什么地方”

    “安娜是我的小女儿。”

    查斯太太紧张地说道,“她应该在阁楼上或者某个地方……大女儿吉尔参加派对,还没有回来。”

    “你的大女儿还没有回来”

    “是的。”

    听到这个消息,罗夏眯起眼睛,在这栋庄园别墅内总共有四个人形圆点,查斯先生、太太还有他们的小女儿安娜,那么剩下一个是谁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杰西卡并没有在这里。

    想到这里,罗夏连忙问道:

    “你们有雇佣保姆吗”

    “保姆”

    查斯太太连忙摇头,“没有,我不喜欢保姆。”

    “我明白了。”

    罗夏点了点头,沉声道,“查斯太太,那个家伙可能还在这栋房子里。”

    “什么!”

    查斯太太露出惊恐的神情,死死抓住罗夏的胳膊,“他在哪里”

    “我会找到他。”

    罗夏看着她,“但你需要先躲起来。”

    “躲……躲起来……躲哪里”

    罗夏看了看四周,将查斯太太拽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将她推了进去,沉声道:

    “呆在这里,等我回来找你,千万不要自己出来。”

    “好的……”

    查斯太太连忙点头,“我……我知道,我不会出去的。”

    罗夏将柜门关上,掏出手机,他看到在别墅内有一个人形圆点正在移动,并且还有两个人形圆点正在向庄园别墅靠近,他们已经来到了正门位置,是谁不会是查斯太太的大女儿回来了吧如果他们碰到那个家伙,可就危险了。

    收起手机,罗夏进入到“潜行”状态,走出卧室。

    ……

    查斯太太的大女儿吉尔正牵着男友罗比的手来到庄园别墅的门口,两人刚才在轿车内缠绵了一会,干柴被点燃,化为烈火,在罗比的怂恿下,吉尔决定偷偷带男友回到自己的卧室,好好享受一下爱情的滋润。

    两人来到正门口,吉尔刚刚掏出钥匙,就被男友一把从后面抱住,转过身她靠着大门和男友一顿热吻。

    罗比有些饥不择食的说道:

    “亲爱的,就在这里解决吧”

    “讨厌!”

    吉尔推开男友,笑道,“我才不要在自己家门口解决呢。”

    “那多刺激啊……”

    罗比发出一阵嘿嘿坏笑。

    “小点声!”

    吉尔白了男友一眼,转过身继续开门,可是钥匙插入进去后,却完全没有反应,她皱着眉说道,“见鬼!”

    “怎么了,亲爱的”

    罗比搂着吉尔的腰肢。

    “不知道,难道我妈把门锁换了”

    吉尔撅起嘴,在她看来自己不过只是晚回来一会而已。

    “不会吧”

    罗比也露出不解的眼神,用手推了推门。

    这时,响起“咔嚓”一声,正门被打开了。

    罗比亲了下女友的脸蛋,说道:

    “你看,这不是没事吗。”

    “怪了”

    吉尔疑惑地举起钥匙,刚刚明明无法打开大门啊

    罗比搂着女友,推开正门,笑道:

    “进去吧,我有点忍不住了。”

    吉尔用胳膊肘捅了男友一下,笑骂道:

    “这么急,小心挂掉。”

    “在你床上吗”

    “讨厌!”

    两人嬉笑着走进大厅,里面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