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永夜之潮 > 第五十一章 烈焰
    洛加的幻寂议会,又被称为法师的圣地。

    然而在一千一百六十二年以前,这里是圣殿的“圣地”,教义上说艾加附身的人类最终在这里静坐死去,肉体滋润大地,施加祝福,让这里成为信徒们心灵的故乡,是生者距离圣园最近的地方。

    他们还说,这是一座永不陷落的城市。

    然后,那年,一千一百六十二名法师——一个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而为的数字——联手摧毁了洛加高达三十五纳尔,厚达一百纳尔的三段式城墙,让达维安的大军踩着断壁残垣冲入城内,粉碎了属于旧时代的一切。

    在那以后,这里就成了法师的圣地,并且没有修建城墙。

    “法师无需设防。”

    洛加人是这么说的。

    这种骄傲的情绪渗进了每个洛加人的血液里,能够呆在洛加,哪怕只是个清扫道路的杂役,也能挺直了胸膛说“自己在为泰沃里亚最优秀的法师们服务”。

    这里也充满了现代建筑和魔法的完美结合,如果楚门在这,一定感慨这里最符合他对霍格沃茨的向往。

    幻寂议会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高塔,从外面看起来塔身直径不过两塞纳,但是因为空间膨胀理论,里面实际上比外面更加宽敞。

    大厅里人来人往,大多数穿着法袍,还有许多毕恭毕敬跟随在法师身后,衣着各异的仆人。

    大厅东首是一个巨大的壁炉状建筑,无数扇小窗口就像蜂巢,密密麻麻镶嵌在墙上,不断有火舌从内嵌的炉子里吐出来,溅射出赤色的火花和黑色的余烬,二者在半空交织幻化,变成一页纸,纸又自发折叠成一只蜂鸟或信隼,拍打着翅膀窜向高空。

    高塔十层以下为全体法师服务,往上就归议会高层所有,其中11-15是六名议员各自的班底,包括但不限于学徒、亲眷一类。

    一封漆黑的信隼持续向上,一直飞到了第15层的办公室,莉娜·克里斯托夫的冥想屋。

    蜂鸟靠近门时就速度骤降,接着变回一封信,在半空摇曳落下,最后从门缝飘了进去。

    几分钟后,门被推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士走了出来。

    她和莉莱有几分相似,但不如妹妹长得那么娇媚,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自信的魅力。

    法袍下端分叉,露出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繁复的白色纹路从脚踝一直延伸到大腿上。一头橘红色的头发炽热如火焰,瞳孔都是醉人的玫瑰色,身着一袭金红交织的低胸法袍,勾勒出的线条比起妹妹来更加傲人。

    信笺在她掌心化为灰烬,随即,一声不屑的冷哼从嗓子眼挤了出来。

    莉娜款款向前,从高台上一跃而下,半空就消失在火光中。

    几分钟后,洛加的高空传来一声清脆的龙吼,城里人无不抬头。

    一个体态优美的庞然大物舒展身体,张开双翼划过天际,消失在北边的天空。

    “那是什么?”一个新入城的法师充满敬畏地问,

    “一头灼霜龙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显是土著的洛加人带着自豪,就仿佛那是自家养的龙。

    “也不算什么珍稀品种,远古龙有十七个亚种,灼霜龙是第四亚种的衍生物,弱是弱了些,不过比一般石之阶的法师要强许多。”

    “龙……龙!?”新人法师惊骇道:“那不是已经绝迹的生物吗?”

    “绝迹?”那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看起来像是圣锡兰贵族学校出来的吧?我记得法师预备科有一本洛加出版的《泰沃里亚龙类编年史》,你该不会是没读过吧?”

    新人羞愧地低下了头。

    “呵,现在的年轻人呀……”那人叹息道:“龙是不会绝迹的,只会被不断稀释血脉。站在物种角度,这固然是一种堕落,可站在实用角度,随着亚种越来越多,我们能够饲养的龙类也就越来越多。这一头灼霜龙是红魔格雷泽·蒙瑞议员的宠物,由他新收的学徒莉娜小姐饲养,算是老朋友了,每次出动除了讨债就是寻仇。”

    说完,他拍拍对方的肩,“年轻人呐,还是要少说,多看,多学习。”

    “您教训的是。”

    新人惭愧地低下头,再度抬头想说点什么时,对方已经扛着扫帚走开了……

    -------------------

    两天后的加德夫城。

    大清早,阳光灿烂,威廉行走在前往第十区的路上。

    距离他启程返回圣锡兰还有一天时间,但最近一股莫名的焦虑总是笼罩着伯爵大人,就连宿醉都没能缓解焦虑,足见这焦虑有多么严重。

    “但愿消息能传到吧……”

    伯爵想着,捋了捋自己漂亮的黑色卷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抬头的瞬间,他瞥见第十区冒起一阵烟。

    “该死,我的庄园!”

    他急忙一路狂奔,等回到第十区时,庄园外已经站满了人。

    管家、仆人、护卫,黑压压一片人都在那儿,脸上挂着悲戚和畏惧,见他回来,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一股脑围上来。

    “伯爵大人!”

    “大人!”

    “大人——”

    “一个个来,慢慢说。”威廉看向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噢,大人……”一向冷静的管家因为气氛声音都不禁颤抖。

    “是法师!是一个野蛮、粗鲁、肆意妄为的法师!她骑着一头巨大的野兽,仿佛是吟游诗人故事里的龙,它喷出烈焰烧毁了您心爱的露台,然后那个女人就大笑着离开了!”

    “法师和龙?”威廉心里突的一下,他环顾四周:“没有人受伤吧?”

    “艾加庇佑,并没有人受伤,大人。”

    “那就好。”他点点头:“不过是被烧了个露台,无所谓……只是这或许和艾加没什么关系……”

    他喃喃道,望向第十一区。

    他看过去的同时,两匹通体白色的安第纳绒鹿从十一区方向跑了过来。

    法师们认为鹿是智慧的象征,而且比马这种粗鲁的生物更温柔、优雅,更符合他们的身份。于是高大、纤细又漂亮的安第纳绒鹿就成了法师的官方坐骑。

    为了不压垮这种柔软的生物,每头鹿的鞍上都有重力抵消法阵。

    两名法师从鹿身上下来,对伯爵行礼。

    “我需要一个解释,两位。”伯爵冷着眼:“这是否意味着幻寂议会在挑衅锡安贵族的尊严?”

    “伯爵大人。”一名法师不卑不亢道:“首先,我们对您的遭遇深表同情。其次,请允许我对石之阶法师莉娜·克里斯托夫小姐的行为作出解释。”

    果然是她……

    威廉的不安愈发强烈了。

    “这是泰沃里亚1143年,约瑟夫陛下与幻寂议会联名签署的《洛加特殊条例v号补充法案》。”他递出一张纸,解释道:“其中规定,议员拥有在人口密度低于150的锡安规制地区中使用魔兽宠物的权力,他们必须个人承担因此造成的后果,包括但不限于接受决斗,赔偿财物等。”

    威廉冷笑:“所以这位莉娜·克里斯托夫小姐是六位议员之一?艾加在上,这可是我听说过最有趣的笑话了。那么,我可以请一位龙血武士替我与她决斗吗?”

    “不,大人。”另一名法师笑了,他笑得那么狡猾,就像一直在等威廉这么说。

    “莉娜小姐此次出行是以她的老师,格雷泽·蒙瑞阁下的名义,这是他的引荐信,一切后果由他个人承担。”法师又递出一封信,然后微笑道:“当然,我们不阻止您‘发起决斗’的想法,如果有人愿意与红魔阁下决斗的话。”

    会有人与红魔决斗?呵呵……

    威廉碰了颗钉子,扯了扯嘴角。

    对方送来的除了信,还有一份盖着幻寂议会魔法印章的饲养证明。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良龙证”——证明这头灼霜龙受过驯化,可以在非人口稠密地区飞行。

    “对奇洛——哦,这是它的名字。对它的乖戾我们深表歉意,但我们可以保证,这只是一次意外,所幸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并不意味着挑衅。我们谨代表莉娜小姐恳求您的原谅,并愿意在圣殿和自然学会的见证下赔偿您的损失。”

    “呵呵……”

    威廉笑了,可只要是个人就能听出伯爵大人心情有多糟糕。

    “如此大费周章就为了见我一面,作为一名绅士,我如果还不理解意思,是否就有失风度了?”他反问。

    法师没有接话,礼貌地望着他。

    “那么,请替我转告莉娜小姐吧,今天下午太阳落山前,我会在新露台上等她,商议‘赔偿’一事,希望她不要失约。”

    “如您所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