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四章 冤哉枉也
    男人贪好渔色,才是天性。

    但若是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恋恋不舍另一个男人,绝对不可能大度,男人总是自私,自己三妻四妾可以,女人稍有暧昧,便是万劫不复。

    以李二陛下对房俊的了解,谁若是敢觊觎他的女人,必然会遭致雷霆霹雳一般的报复,哪怕这个人是他心爱女人的前夫……

    在他看来,房俊干掉长孙冲的动机实在是太充足了。

    当然,这无关于对错,是每一个有血腥的男人都会去做的……

    所以,哪怕此刻房俊一脸无辜、目光清澈、神情坚定,但李二陛下只是认为这小子在官场之上的历练没有白费,“演技”已然不下于朝堂之上那修个说哭就哭、说小就笑的大佬们。

    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并不能说明房俊无辜。

    没有证据,也不能保证房俊安然无恙、全身而退……

    皇帝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尤其是当这个皇帝志存高远、矢志超越秦皇汉武成就“千古一帝”之宏图霸业的情况下,更不能行事无所顾忌,而是要团结绝对多数的人,将大家捆绑在他的战车之上,任凭驱策。

    乾纲独断、一意孤行的下场,便是隋炀帝的殷鉴……

    而李二陛下也明白,房俊在得知长孙无忌上门闹事之后,非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方式予以解决,而是悍然闯入赵国公府,将长孙无忌的子侄排成排收拾一顿,必然是因为已经看透了其中的道理。

    无论如何,他谋求上位军机处的路途已经被阻断,满朝文武怕是没有几个能够站出来支持他,所以干脆破罐子破摔,你打我房家的脸,我就将你长孙家的脸踩在脚下,肆意摩擦。

    最起码,房俊这股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情很是让李二陛下欣赏,想当年他面对着隐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的咄咄紧逼,不也是不敢束手就擒、任凭宰割,故而悍然发动玄武门之变?

    玄武门之变的初衷,绝非是希望能够依据掀翻太子与齐王,而是绝境之中的拼死抵抗!

    你不让我活,我拼死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

    谁成想,居然成事了……

    心中感慨一番,李二陛下问道:“你可知目前之处境?”

    房俊苦笑一声:“微臣固然愚钝,却也非是不知世事之蠢材,其中之变化纠葛,心知肚明。但是,还望陛下明鉴,微臣当真未曾做过此事,实在是冤哉枉也!”

    他不知到底是长孙无忌卖弄苦肉计,亦或是长孙冲当真被谁给干掉了,但是自己从未有过这般清白无辜,实在是令他心头郁闷非常。

    分明不是我干的,但是最后一个两个却都得将这个罪名扣到他的头上……

    李二陛下微微颔首,招了招手,示意房俊上前坐到自己对面,又指了指茶几上的茶壶。

    房俊连忙跪坐下去,为李二陛下斟茶。

    李二陛下拈起茶杯,道:“你也喝,一个人撂倒了长孙家一群人,想必亦是口干舌燥了吧?”

    房俊有些窘,忙道:“多谢陛下。”

    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

    说起来,还真是口渴了呢……

    李二陛下摇头无语,心中却稍稍顺气了一些。

    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希望自家子侄能够出类拔萃,将别人家的孩子都给压过一头,房俊是他的臣子,更是他的女婿,看着他以一己之力将长孙家诸位郎君整治得服服帖帖,心中难免自豪。

    不过还是劝诫道:“你如今已然是兵部尚书,位高权重,亦算得上是帝国柱石,更是太子少保,身负护佑东宫之职责,焉能这般犹如市井地痞一般胡闹?尤其是还担任这书院司业一职,教导天下学子,若是往后给朕教出一群似你这般恣意妄为的棒槌,朕饶你不得!”

    房俊心中顿时一松,上身微微前倾,恭声道:“陛下教导,微臣定然谨记于心,片刻不敢或忘!”

    身为皇帝,能够说出这番言语,就表明会力挺他本身的官职并不会在这次风波当中有所迁任。

    而房俊清楚,即将到来的铺天盖地的弹劾之声将会充盈朝堂,李二陛下现在给他的这个保证,将会面临着怎样的困难。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能够在这般艰难的局面之下依旧如此坚定的支持他,这份信任与看重,岂能不令房俊感激莫名?

    李二陛下看了房俊一眼,微微摇头,叹息道:“这件事已经触及了那些人的底线,若是不给他们一个交待,那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东征在即,朕不能为了某一个人坏了大好局面,甚至埋下隐患,所以,朕不可能将他们的奏请悉数驳回,别说什么冤枉不冤枉的话,朕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挥戈反击,不也是被他们冤枉了几十年?甚至于就算将来死了,也会一直冤枉下去!朕尚且如此,你又凭什么能够安然无恙?记住了,握紧拳头,不一定要打出去,而是要将权力牢牢的攥在手心里……行了,你暂且退下吧,这些时日万万不要再惹是生非,就在兵部衙门和疏远老老实实的待着,好生尽心尽力的给朕办事,朕又岂会亏待你?你还年轻,来日方才,别跟那些个行将就木的蠢货一般见识,等到将来将他们都给熬死了,你再收拾他们的子孙出气!”

    他认为暗杀长孙冲这件事的背后大概率会有房俊的手尾,但是却不以为意。

    他是皇帝,要顾忌方方面面,稳定关陇贵族更是重中之重,故而当长孙无忌恳请他准许长孙冲戴罪立功,他予以答允。

    然而,身为皇帝又岂能对一个犯下谋逆大罪的臣子真正宽恕?

    侯君集跟了他半辈子,冲锋陷阵浴血冲杀,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结果就是想要将他幽禁起来废黜太子,便被自己最终砍了脑袋,他长孙冲算个屁啊,哪里有让自己饶恕的资格?

    但是金口御言,自己说出去的话就得承认,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可现在房俊将长孙冲给干掉了,锅还背了起来,李二陛下自然乐见其成……

    而且这番的言下之意,亦是告诉房俊,不要因为一时的得失进退而耿耿于怀,你还年轻着呢,上位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不必纠结。

    房俊感激涕零,拜伏于地,道:“微臣谨记陛下之教诲,定肝脑涂地,以报皇恩!”

    李二陛下颔首,挥了挥手,道:“行啦,退下吧,整天惹事,朕看着你就烦!”

    “呃……”

    房俊无奈,施礼之后,退出殿外。

    李二陛下则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门阀之祸患,此时尽数展现,无论此事是否房俊所谓,按理说既然并无真凭实据,那么自当以无罪论处。可是世家门阀一旦纠集起来,那股庞大的力量令他这个皇帝亦是束手无策,不得不暂且屈服。

    天下至尊?

    只要门阀尚在,不仅皇帝做不到天下至尊,即便是所有的律例、法令,亦是形同虚设,所谓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是可笑至极的谎言,百姓永远如蝼蚁一般被踩在脚下,任凭剥削,随意宰割。

    轻轻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李二陛下微微挺直腰杆。

    心中的傲气令他并不会在一时的挫折面前气馁颓丧,反而激起他的好胜心!

    狗屁的千年传承、宗祧承继!

    说到底,还不就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用利益将彼此捆绑起来拧成一股绳,以达到胁迫帝王、把持朝政的目的?

    朕迟早将这一切统统打碎!

    王德出现在门口,轻声道:“陛下,太子殿下来了!”

    李二陛下轻轻吐出口气,颔首道:“让太子进来吧。”

    “喏!”

    王德领命退出,须臾,太子李承乾快步走入殿内,施礼道:“儿臣觐见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