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武侠 > 仙子请自重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真假墓室
    如果裂谷里各个远古妖魂之地都算个墓的话,秦弈穿越至今时间不长,探墓已达上百个……如果那些不算,他也经历过古松居士和叶别情的墓。

    感觉修仙总是要与探墓结下不解之缘的样子……

    人们所谓的秘境,其中就有很大部分本质是墓。对修士们而言也就是普通探险,因为修士们对灵魂的修行认知太深,所谓鬼无非就是没了肉身的魂体而已,最多因为死前经历而带有某种戾气怨气执念之类的凝结,性质各不相同,强弱也有区别,仅此而已。

    不像凡人总觉得鬼魂有什么神秘邪祟和脏东西似的,修士们完全没这种感觉,不少人找到具备灵气的墓穴还很可能继承下来当洞府,完全没心理障碍。

    魔道修士还拘禁灵魂,玩弄万魂幡、养鬼幡,还祭炼尸傀,尸身与鬼魂都被当作一种能量形态来使用,没有任何神秘感。

    凡人的鬼上身,在修士眼中要么是魂海被异力入侵产生问题,要么干脆是被夺舍附体,就这么回事,所以道士们在凡间玩“驱鬼驱邪”之类的事情挺简单的,本质一眼解析,之后就比谁拳头硬就是了。

    从这角度上说,好像唯物得很。

    秦弈随身还带着一只小幽灵呢……初见面时感觉的邪恶、阴寒、凶戾,如今早没影了,实体化起来跟搓个球一样,怕你个鬼……

    另外就是,纯魂体是有很多弊端的,就连流苏如此牛逼,没了肉身都做不到很多事情,也会有一些天然克制。例如会畏阳,普通小鬼魂被阳光一照都可能出事的。在流苏这种阴神层面,不怕普通阳光,但佛光宝光之类都很容易对它产生克制性,也有很多针对灵魂的拘禁法宝,很危险。

    除非恢复到阳神层面,才不会怕这些。

    依附于狼牙棒里,除了这种神器足以让它寄魂数万年不散,最主要也是有个“壳”。有了强大的棒身阻挡,就不会把灵魂直接裸地暴露在外面被人针对。

    如今它已经恢复到不需要寄魂也能自行跑路的层面了,但还是不会轻易脱离走人,那太危险。要走也是带着棒子一起走,哪天秦弈得罪它,就连棒子都没了。

    哼。

    扯远了,其实就是说,此墓有一定的可能性还残留有魂体未散。但即使真的还留着一个乾元魂体,他们都不怕。没了肉身的纯魂体,缺陷太大,光是如今已经恢复状态的居云岫一个人就足以解决。

    居云岫摊开书页,书灵点点,散于墓中,四处探路。

    过了片刻,转向秦弈“那个摊主才来过不久,此地各处机关被触动和破除的痕迹都很明显,等于直接把路径展示出来了。若他去的是假墓室,我们是否要走与他不同的路?”

    “先去假墓室看看有没有蛛丝马迹,即使什么都没有,能作为假墓室的应该也是一个风水之地,有利于我们休养恢复。”

    “嗯。”居云岫拉着清茶,带路前行。

    秦弈背着李青君跟在后面,回忆自己历来探墓经历,好像从来就不需要走迷宫,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方式直接探路。修仙界发展几万年,说不定就是盗墓技能最巅峰……

    “话说,师姐你后来回头去取叶别情随葬品了没?按理他尸骨身边是有高端宝物的。”

    “没……”居云岫顿了一下,低声叹息“彻底埋葬了吧,何须贪此念。”

    秦弈道“不是我贪,就算是这个墓葬,我也只是想借用一下丹炉,以及调查一下血幽之界的线索,不会轻易去取人家的随葬品。可叶别情那个状况不一样……而且师姐你的法宝不够高端。”

    居云岫失笑道“这个画界已是乾元之宝,而且仍有发展潜力。连这都不算高端,你现在的眼界未免过分了点。”

    “我知道这个画卷很厉害,问题是它不算对敌用品啊……”秦弈看着画卷上和猴子打架的封不戾影像,有点蛋疼“但凡里面有个雷劫火劫藏于虚空,都比现在这样好点。”

    居云岫摇摇头“慢慢来,此画潜力无穷,可任由涂抹。至于常规对敌用品,我们的东西与众不同,取别人的没多大意义,还是需要自己祭炼制造。你当我之前买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是乱买的?”

    秦弈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很想说你至少有一半东西真是乱买的……

    这会儿板着脸装高端,想要趁机把乱买东西的黑历史遮掩过去,大概连清茶都瞒不了啊……

    秦弈也就没多说,留意了一下沿途的机关陷阱。可以看出此地机关基本被破除过,其中有些颇为高端,地面还残留战斗过的痕迹,能想象到当时那个摊主找到这里时千辛万苦前行的影子。

    很有可能在这里足足折腾了好几天的……被机关陷阱折腾得浑身是伤都有可能。

    这回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倒是便宜了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前进速度也就很快,几句对话间,就已经窜到了之前那个摊主到过的主墓室里。

    可以想象那个摊主历经艰辛终于抵达此地的感受——里面空空荡荡的一个石屋,中间躺着一具尸骨,别的一穷二白,啥都没有。

    就连尸骨的级别都很低,看上去生前最多腾云,尸骨能量化都未完全,导致不知多少年后已然腐朽。

    明明一个很可能属于乾元级别的墓葬,一路机关重重,进来就这德性,可以想象那摊主心都凉了半截的感受,那种心情恐怕会气死。

    随葬的那些骨制法宝和戒指令牌都已经被那个摊主摸走了,含愤之下连带着尸骨手臂都被碰成了灰,一切都可以模拟还原,没任何问题。

    画卷之中传来封不戾的讥嘲声“你们神秘兮兮来此处,就是看一个最多腾云水平的枯骨?哈哈哈哈……”

    秦弈一愣,这货能看见外面的情况?连声音都能透出来了?

    封不戾似乎也愣了一下。他并未破解画卷秘密,识海之中莫名其妙就“看”到了外界,一时之间下意识放了句嘲讽,听着石室中隐约的回声才醒悟自己声音居然传出去了。

    醒悟过来便有些后悔,声音能出去,就意味着神念也很可能找到出去的通道,完全可以施加偷袭,不该打草惊蛇的……

    果然居云岫立刻手持画卷,手心里泛起了微微光芒。

    仿佛大地被夯实的隆隆声响传来,画界再度凝固几分,封不戾识海中的外界景象再度消失,声音变得细不可闻“狗男女!等本座破界而出,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闭嘴吧你!”秦弈随手一棒子塞了进去。

    里面的封不戾愕然看见一根巨大的狼牙棒从天而降,一棒子砸向他的脑袋。

    “原来此棒有位界穿梭之能,难怪,难怪……”封不戾闪开攻击,眼神更是狰狞“这可是奇物,价值可不逊色于血凛幽髓……”

    这种时候还有贪念,秦弈也是无力吐槽。他也不在乎在封不戾面前展现特异了,反正指望能和这种人冰释前嫌你好我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此地有鬼。

    这画卷好端端的,位界之固却似乎削弱了几分,导致封不戾强大的识海倒映出了外界影像。画卷没出问题,绝对是此地的特殊情况造成的影响。

    “是另一个位界的幽冥之气,影响了这个画界。”流苏断然道“这个墓室之下,绝对另有乾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