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武侠 > 仙子请自重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棒扫妖庭(月票2000加更)
    这下真是受不了了,很多原本不说话的都跳了出来,放眼一看都有十六七个,差不多占了殿中一半。实力全部凝丹以上,其中有只老虎已经凝丹六层,比秦弈还高一级,五层的有两个,四层的也有好几个,算是一支极为恐怖的力量。

    可以看出,经过这些时日的传承开拓,妖城的整体实力又有了一个跨越性的提升。

    虎妖厉声道:“秦弈,你未免太不把妖族放在眼里了。”

    秦弈微微一笑:“不错”

    “不错?”虎妖都气笑了,转向程程:“大王你看他说的什么话?”

    “我说的不错,是指你们跳出来的总数不过半,挺好的。”秦弈转身对鹰厉拱了拱手:“鹰帅不出手,可见这些日子我在妖城的事,总算没白做。”

    鹰厉也拱了拱手,没说什么。

    秦弈现在确实不是初时那样让每个妖怪都警惕排斥的时候了,对他亲近的人妖怪还挺多。

    他鹰厉算是很具备代表性的。算不上亲近,但尊敬确实有,这是秦弈实打实的表现换来的。

    而且现在不少妖怪心态有所变化,还有些希望大王能和秦弈配个种,弄出一只纯血乘黄来做真太子呢当然这话就别说出来了。

    鹰厉也觉得秦弈这次太托大了。可以理解秦弈想要为族群争取的急切,可步子实在有些大了,他鹰厉现在已经到了凝丹七层,真正的凝丹后期强者了,都不敢说一个打这么多。

    唯有始终一言不发的程程,支着手臂撑在椅子扶手上,托着粉腮笑吟吟地看秦弈。

    她知道秦弈在想什么。

    也没有妖怪比她更清楚,秦弈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对面也有妖怪摇头道:“我们其实很尊敬秦先生真正想与先生为敌的不多只是对先生的个人尊敬与感恩是一回事,与族群相关是另一回事。先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妖嘛理解。”秦弈笑笑:“光是尊敬,不够。你们还少了一样,叫畏惧!”

    “嗖!”诛魔剑浮现身前,晖阳之威光照大殿。

    对面所有妖怪骇然色变!

    程程绽开了笑容,果然如此。

    光是敬,不够。

    秦弈自从地脉出来后,野性从来就未收!

    程程挥手,给金殿加了一个防护结界,不然这里随便也要被这冤家给拆了。

    “嗖嗖嗖!”十几个妖怪法宝同时祭出,各色威力汇在了一起,共同应对诛魔剑。

    再也没人说他托大了,不合力的话,真要被他秒掉的

    秦弈话不多说,诛魔剑呼啸而过,金殿半场瞬间炸成了一团,烟雾翻腾而起。

    感受着这货真价实的晖阳之能,连鹰厉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烟雾缭绕,能量四散,有几只妖怪没能撑住,倒飞而出。

    狈精就是其中之一。

    和诛魔剑的对撞让它浑身气血都快被轰散了,哪怕是这么多妖怪一起顶,分担到它身上的都受不了,直接受伤而退。

    正飞退间,身后撞上了什么东西。

    狈精转头一看,魂飞魄散。

    却是秦弈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它身后,露齿一笑。

    忽然一手伸出,掐住了它的脖子。

    继而另一手又从烟雾里一抓,把狼妖也抓了出来,两手一合,狼狈互撞,两个都头破血流地晕了过去。

    秦弈又把狈精叠在狼妖背上,摆出一个十分猥琐的造型。又挥手甩出一串佛珠,把它们按这个姿势绑得严严实实,口中吆喝道:“真实重现狼狈为奸活雕塑,参观一次一枚灵石。”

    旁观的众妖哭笑不得。龙椅之上程程眼里闪过了春水。

    虽然秦弈皮了一下,实际时间也就过了一霎。此时诛魔剑才收了威能,化作一个小木剑回到秦弈手里。

    烟雾之中,一群妖怪灰头土脸地站在那里,浑身都被轰得破破烂烂,尽皆带伤,看向秦弈的眼神里有惧意也有不解。

    这太过分了吧

    攻击法宝和防护法衣不一样,那是要驱使的,什么等级用什么宝物这是天道之常,跨等级的那种最多作为压箱底的保命手段,用一次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什么时候见过有人腾云期就随随便便御使晖阳中期的法宝?那你法宝砸出去岂不是可以直接跟晖阳叫板了?你这还叫什么腾云?

    只有程程看得出来,这并不代表秦弈具备晖阳实力。所谓的常规使用诛魔剑,对他的负荷也是很大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用。真正懂行的晖阳强者自然可以明白外物之力不能等同自身实力,可以针对他修行还不够的破绽做出应对,迫使他自身承负出现问题,甚至有反噬之厄。

    因此秦弈还不能等同于晖阳,甚至可以说差距还很大。

    但对于这些层次还不到的妖怪来说,那秦弈这一击已经和晖阳没有区别了。

    虎妖的眼睛有了些野性发作的血丝,狰狞道:“你发此一击,自己损耗也很大吧,还有余力?”

    秦弈把狼狈为奸cos丢到了墙角,又掏出了狼牙棒:“来,再给你们看个宝贝。”

    “吼!”虎妖纵身扑上,狂猛的妖力扑面而来。

    凝丹中期的妖力,战斗型的妖躯,威力可不会比诛魔剑差多少。别看只是普通的虎跃,这挨着一下就能让人粉身碎骨,可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秦弈挥棒。

    没有以前那么明显的罡气狂涌,威能内蕴,尽在棒中。

    “砰!”

    一头老虎被打飞上天,被程程加固了的殿顶都没拦住,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秦弈扫视其他妖怪,露齿一笑,阳光灿烂。继而棒子一举,作势要打。

    其他还想动手的妖怪吓得全部往后一跳,声嘶力竭:“我们认输!!”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这不是一群同级的围攻一个腾云中期修士

    这是秦弈在虐菜。

    棒扫妖庭!

    差距大得连鹰厉都菊花发紧,他知道自己也打不过秦弈。

    这个人类的修行太诡异了,手头的东西也诡异。鹰厉是寥寥几个知道秦弈的狼牙棒能把乾元破防的,恐怕他身上最恐怖的东西不是什么法宝,而是这根天天拎来拎去跟玩儿一样的棒子。

    那虎妖自以为肉身强悍,和这棒子怎么撞啊

    秦弈卓立当场,环顾四周七零八落的妖怪,灿烂的笑容终于变成了冷意:“妖城之中,人族成为一个正常种族,与群妖并列。谁赞成,谁反对?”

    再也没有人敢说半句反对。

    还在摆出狼狈为奸造型的狼和狈清晰地告诉他们,那串佛珠怕是无人能解,只要秦弈想的话,这个造型很可能会在今晚被摆上众圣节广场做献礼这脸没妖丢得起。

    妖怪们看向秦弈的目光都有了变化,这哪里是个笑呵呵的君子,这分明是个狠人。

    以前妖怪们对他,或者友善或者小小巴结,或者一点敬意,也总有些隐隐的歧视消之不去,可经历今天,再也没有人敢。

    秦弈不是只会笑嘻嘻地替大家解谜的军师,他自身就是一位恐怖的强者。

    妖族并不是所有妖一种心思,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妖,属于典型的畏威而不怀德。

    光是示恩,对有些妖有用,对有些就没啥用,指不定心里还觉得你笑嘻嘻好欺负什么的对这一类的,反倒只有打服了才能获得真正的敬畏心,以后反而比谁都听你的话。

    秦弈从一开始就知道,讲策略盯着一两族揍到死,并不够。要的就是这一场你们全是垃圾的跋扈!

    一片沉默中,看了半天戏的程程终于开口:“既然无人异议,此事就这么定了。为人类立族的事宜,由寒门操作。”

    寒门反应过来,喜滋滋道:“是。”

    程程懒懒道:“今日朝会到此为止,大家回去过节吧,愿诸位都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众妖都弯着腰退下,寒门顺手还把狼狈带走了,这是很有眼力劲,知道秦弈和大王此刻有私房话要说。

    妖庭慢慢冷清,只剩程程托腮坐在龙椅上,歪着脑袋看秦弈:“都说朝会到此为止了,你还在这里干嘛?”

    秦弈腆着脸凑了上去:“我要过节啊,你不和我过,想让我和谁过?”

    程程嗔道:“家里人身在等你呢,你个死没良心的”

    “那大王难道不需要人抚慰一二?”秦弈越靠越近,慢慢俯身去吻程程:“之前大王开朝会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想”

    程程呼吸变得急促:“就知道,你是故意的哪里学来的坏东西”

    她心中早就动情无比。

    妖怪都有强者崇拜。倒不纯粹是硬实力,而是气魄和血性。

    就像当初还只是个先天武者的秦弈,横对天空中遮天蔽日的鹰厉,拎着狼牙棒,挡在她的面前。

    从前和现在的身影交融在一起,而现在的秦弈真的可以横扫鹰厉。

    程程看着慢慢凑近的秦弈,眼里早就迷蒙得不成模样,她第一次有了种他在上面的压迫感,可心中却觉得理所当然。

    秦弈终于覆了下去:“有很多前辈告诉我,要在金殿龙椅上和女王那时候才叫真正的棒扫妖庭。”

    程程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