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谍克星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辣手摧花
    高木凉介虽然没有受刑,但是毕竟挨了冯慕华一记铁拳,到现在脑仁还有些不适,脸颊更是一阵阵生疼,而且,他被绑在这里,光吓都要把自己吓死了,所以,他虽然没有挨打,但是额头上和浑身上下也一样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借着绳子的绑力才勉强的站住,苦笑了一下,脸上带着略微吃力的表情说道:“我曾经审讯过间谍,知道你们的手段。我知道我是扛不住的,与其嘴硬死撑让自己弄个遍体鳞伤,还不如现在就全都告诉你们。这样以来,我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你们也能省些力气。”

    冯慕华和赵君弼听完不仅莞尔一笑,面面相觑了一下,道:“你倒是个明白人,放心吧,你没有让我们费劲,我们不会虐待你的。”说罢,便扭头对刑讯室的主任张大柱说道:“把他弄回去吧。给他找个单间,不要虐待他。”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高木凉介被绑的很结实,无法鞠躬,此时只能频频地向冯慕华和赵君弼点头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是,长官。”张大柱不敢怠慢,向冯慕华和赵君弼各打了一个敬礼,然后便吩咐手下将高木凉介给架回去了。

    在高木凉介经过冯慕华的身边的时候,他把剩下的那大半包烟和火柴一并扔给了他。干特工的就是这样,你让我痛快,我就让你舒服。

    待高木凉介被弄下去之后,冯慕华便扭头看向赵君弼,用请示的语气说道:“队长。还有一个大鱼没有审问呢,咱们抓紧时间吧。”

    赵君弼点了点头,又对刑讯室的主任张大柱说道:“把那个女间谍给我带上来。”一般而言,日本间谍的价值要高于中国的鼹鼠,因为鼹鼠什么都不知道,只负责窃取情报,而日本间谍则又可能知道更多的东西,所以,赵君弼决定先提审价值比较高的川野良子。

    “是,赵队长。”张大柱站直身子,向赵君弼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地说道,随后便带人将川野良子给提了上来。

    照例还是由冯慕华负责审问,待川野良子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柱子上之后,冯慕华叼着烟,缓缓地走到了她的跟前,冷冷地说道:“川野良子,你间谍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你抵赖也没有用,就算是你死咬牙关不承认,依照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一样也可以以间谍罪枪毙你。不过,我还是要问你两个问题,你只要老实回答我,我可以保证不让你受皮肉之苦。第一,你在双桥巷租的那栋房子是跟谁约会用的对方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单位供职。第二,被你杀死的那个帮会成员闫大雷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你杀他的那他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与高木凉介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冯慕华不同,这位川野良子小姐的心理素质出奇的好,不仅敢正视冯慕华,还眼含秋波地嗲声嗲气道:“长官,你就这么对待女性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你找个干净的地方,咱们单独谈谈。”

    事到如今,她能想到的也只有色诱这一条路了,希望冯慕华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没出息的死鬼,被她引诱到一个单间里,再慢慢想办法制服他。

    不想冯慕华一听她这句话,脸色刷地一下子冷了下来,眼睛里没有散发出色眯眯地猥琐目光,而是猛地射出一道冷光,看的川野良子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等川野良子反应过来,冯慕华顺手抄起自己旁边的一根皮鞭,二话不说直接抽在了川野良子的娇躯上。

    下一刻,只听得“啊”地一声惨叫,川野良子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刑讯室,她穿着的那件旗袍也被冯慕华给抽开,露出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冯慕华心里暗骂不已,暗道老子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还稀罕你这么个物件,你特么也太看不起人了吧,抽了一鞭子只感觉不解气,又顺手抽了她两鞭子,骂道:“我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地说什么!再敢整什么幺蛾子,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你不要以为,所有的中国男人都像你那个姘头那样臭不要脸!”

    不想这位川野良子倒是个有脾气的人,自己主动求欢反而挨了打,这让她这个一向自视甚高的人十分接受不了,一时间感觉气不打一出来,愤怒掩盖了她的理智,怒骂道:“你别做梦了!大日本帝国的特工是不会向你们中国人屈服的,等到不久的将来,帝国的铁骑踏破杭州,他们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到时候,你将会死无葬身之地!”说罢,冲着冯慕华龇牙咧嘴,还真有一副凛然不惧的派头。

    冯慕华冷笑一声,将皮鞭扔到地上,冷冷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是第几个跟我说这句话的日本间谍之前的那几个都招了,我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中国人的手段,到时候你会哭着喊着求着我招供。我告诉你,你们日本的国力目前是比我们中国强,但是我们中国人比你们优秀百倍,你们若是想来侵略中国,那只会跟你一样,被我们绑在案板上随意宰割,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说罢,扭头对刑讯室的主任张大柱说道:“老张,还等什么人家可瞧不上咱的手艺呢。咱干了一辈子特工,别到最后让一个娘们笑话!”

    “是,长官。您瞧好吧!”张大柱站直身子,向冯慕华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地说道。坦白来说,川野良子长得确实不错,若是平常的一个姑娘被绑到这里,他肯定舍不得下手,辣手摧花这种事,真是不容易干的,但是这个女人是个日本间谍,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这些顽固的日本间谍眼里,中国人都是东亚病夫,都是低等民族,中国甚至就不该存在,跟他们在客气的话,那就不是以礼相待了,那是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