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谍克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对策
    小月反手锁上房门,刚刚走进房屋,就被早就在这里的钟镇涛从后面死死地抱住,只听他焦急而温柔地说道:“月儿,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钟镇涛也不是傻子,他跟了卢克星这么长时间,深知他的为人,知道他当时没有杀自己灭口不是不想而是能力不足,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一定会要自己的老命的。他本来可以迅速出城,从此浪迹江湖,让姓卢的一辈子都找不到他,但是他舍不得小月。

    他和小月是真心相爱,不是一时的皮肉生意,怎么忍心让她再回到那个狼窝里便快速地来到了二人藏身的地方,趁人不注意,翻墙进屋,在这里等他的爱人。

    小月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第一时间就过来找他了,在被他抱住之后,小月只感觉到一阵难以言说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涌遍全身,转过身去,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道:“钟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卢克星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钟镇涛抚摸着她的脑袋,淡淡地说道:“他投靠日本,出卖国家,按理说我应该去官府举报他。但是他好歹对我有救命之恩,告他这种事,我实在是做不出来。我已经想好了,今天就天一黑就出杭州城,从此浪迹江湖,找一个没有人知道我的地方,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月儿,你愿意跟着我吗”

    小月重重地点了点头,眼里含着泪水,道:“从我决定跟着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决定要跟你一辈子了,我这辈子哪都不去,你到哪我就到哪。”

    “好。”钟镇涛搂着小月的娇躯,一脸坚定地点头道:“卢克星现在说不定已经在街面上撒下人找我了,我们现在出去很危险,就在这里等到天黑。天黑之后,我有办法出城。”

    小月虽然不知道钟镇涛有什么办法,但是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跟了他,那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一切都听他的安排,道:“我都听你的钟哥,我这次出来带了一些现金和首饰,够我们花一阵子的。”

    钟镇涛没有说话,只是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

    却说卢克星回到自己的洪帮老巢之后,深深地感到钟镇涛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钟镇涛的为人他虽然了解,知道他是一个讲义气,守信用的人,说了不告发自己,那多半就不会去告发他。但是,这种事谁又敢打包票呢人心隔肚皮,谁又能说得清呢,而且,人心是会变得,就算他现在不告发自己,保不齐将来就会告发自己,要知道,现在日本间谍的价码可是很高的,若是他告发了自己,不仅可免死罪,得到的赏钱,可以够他潇洒地过完下半辈子了。

    在如此巨大的诱惑面前,又有几个人可以顶得住

    因此,一回到洪帮总堂的堂口,卢克星就立即找来他的几个手下,一脸严肃地说道:“咱们跟日本人的事情发了。钟镇涛知道了,我劝过了他,但是他不肯跟我们合作。现在他已经走了。”

    “什么”他的这几个手下都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对他最为忠心,跟他也最为臭味相投,心里没有什么民族大义,有的只是个人的利益,因此,在卢克星向他们提议投降日本人之后,他们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现在,这些人见自己的事情有东窗事发的危险,心里立时荒地一匹,军事情报处的威名他们还是听说过的,若是真的被钟镇涛告发,被抓到那里面,还不如不在这个世上走一遭,听到卢克星的话之后,一个个急吼吼地说道:“大哥,你怎么就让他就这么走了者太危险了,万一他要是告了咱们,那咱们就完蛋了。”

    “屁话!”卢克星听到他们的话之后不由地大怒,板着脸喝道:“这么浅显的道理我还不知道吗关键是那小子是突然发难,我一点儿防备也没有,当时我什么没有别人,只有小月。那小子的身手你们是知道的,他要是想走,我拦得住吗”

    听到卢克星这番话,屋子里的几个洪帮帮众立时不做声了,他们都知道钟镇涛的身手,坦白来说,若论拔枪速度,洪帮里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他。看来卢克星当时也确实是事出无奈,否则是断然不会放他走的。

    然而,理解归理解,后续的措施还是要采取的,要不然等钟镇涛将大伙一告,那就全完了。于是,几个帮众里面地位比较高的人站了出来,皱着眉头问卢克星道:“大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万一要是钟镇涛告发我们,我们可就全完了。”

    “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卢克星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攥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钟镇涛是我的一条好狗,我是舍不得杀他的。但是,现如今这条狗就要咬他的主人了,那我就不得不杀了。这样,你们立即分头行动,派手下信得过的兄弟把守进出杭州城的各个路口,见到钟镇涛之后,立即将他带回来,他若是敢反抗,格杀勿论!手下的人问起来,就跟他们说钟镇涛背叛洪帮,我要清理门户。”

    “是,大哥。”这几个帮众都知道,现在这是他们唯一的办法了,必须抢在钟镇涛告发自己之前除掉他,否则后患无穷,当即向卢克星抱了一拳,一脸郑重地说道。领完任务之后,这几个人便分头行动,安排手下的人去找钟镇涛去了。

    这些人都是长期混迹于江湖的地痞流氓,每个人的手上都不干净,对他们来说,杀掉一个人,就跟平常吃饭一样随意,就看这个人值不值得他们杀了。

    而此时的钟镇涛,明显是值得的,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这些人走后,卢克星一个人靠在椅子上使劲儿地去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不能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