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谍克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在场证明
    在坐的包括冯慕华在内都不是傻子,金七虽然说了一堆废话,但是他的意思大家都听明白了,那就是将矛头指向了他的老对手洪帮,故意带节奏让冯慕华等人认为是洪帮的人干的,好借冯慕华等人的手来打击一下竞争对手。

    孙大富一听这话脸就拉下来了,“啪”地一声猛拍桌子,等着眼睛,虎着脸骂道:“金七,你个王八羔子想成精是不是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最好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说罢,用手一指冯慕华,道:“这位可是在咱们杭州城连破两件大案的冯长官,在他的面前耍心眼儿,你小子还不够格。”

    金七一听来人是冯慕华,精神一下子机灵了起来,本来因为林桂兰的事情,他一直害怕冯慕华对他心怀芥蒂,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着找个机会再去跟冯慕华当面套一下近乎,没想到这尊名震杭州城的大神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吓得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冯慕华深深地作了一揖,脸上笑出一朵菊花,老老实实地说道:“原来这位就是冯长官,果然是气宇轩昂,仪表不凡,金某久仰了,久仰了。对了,冯长官,之前的那件事……”

    “今天先聊案子,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冯慕华一听这小子说话要跑偏,想都没有想直接一句话将他给噎了回去。开什么玩笑,老子的二舅哥还在这里呢,你竟然就跟老子谈外室的事,有没有眼力劲儿。

    一见冯慕华那副严肃的表情,金七便知道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那女人明显是长官的外室,长官的私事,自己怎么可以拿到公众场合去谈,便又给冯慕华作了一揖,恭恭敬敬地说道:“是,是。冯长官说的是。长官想知道什么情尽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时间紧迫,冯慕华不想跟他废话,直接下令道:“去把跟闫大雷关系比较亲近的帮派弟子全都叫过来,我有话要问他们。”

    金七一听这画风不对啊,怎么查来查去查到自己头上了,这明明是洪帮的人仇杀好不好自己放出了那么高规格的悬赏令,万一要是最后查出来是他们青帮内部的人干的,那可够丢人的,便立即向冯慕华拱了拱手,一脸焦急地解释道:“冯长官,这肯定是洪帮的人干的,我们青帮内部的规矩是很严的,不可能出现帮派火并的事情。”

    孙大富一见他这副拖拖拉拉的样子直接怒了,猛地一拍桌子,虎着脸大声喝道:“你废什么话!让你去你就去!耽误了长官的事情,小心下半辈子吃牢饭!”

    “是,是,是。我这就去。”金七一见孙大富动了真怒,心里明白这件事肯定不是小事,自己别想着随便糊弄糊弄就蒙混过关了,便立即唯唯诺诺地答道,随后吩咐手下去把跟闫大雷关系比较近的几个人都叫了过来。

    帮派里的混混虽然讲究为人四海,四海之内皆朋友,但是也跟其他的人一样,喜欢跟自己意气相投的人在一块。闫大雷刚刚入帮派不久,跟他关系好的也就三个人,很快便被金七派人叫了过来。

    见人来齐之后,冯慕华不再废话,直接开口询问道:“你们三个昨天晚上都在干什么要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这三个人一听就感觉画风不对,长官这是明显在怀疑他们三个啊,互相看了一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间紧迫,冯慕华哪里有时间跟他拖拖拉拉的,见他们不开口,便板着脸喝道:“怎么是不是这里的谈话环境不好,要不要我请你们去军事情报处喝茶”

    三人一听这句话,立时吓得魂儿都没有了,军事情报处是什么地方他们很清楚,要是被弄到那里边,不死也得脱层皮,到时候,连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们。

    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小的人一听这句话,吓得立即脱口而出,道:“报告长官。我昨天晚上在大源货行值班,门卫可以作证。哪里都没去。”

    另一个人看状也着急说道:“报告长官,我昨天晚上在家睡觉,哪里都没有去,我老婆孩子可以作证。”

    最后一个人见另外两个都招了,心里也着急,不过他刚想说话,却又犹犹豫豫地将话咽了回去,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冯慕华的眼睛何等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即转过头去死死地盯着他,板着脸冷冷地喝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跟谁在一起,说!”说罢,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他,只要他有一丝异动,绝对逃不出冯慕华的那双鹰一般的眼睛。

    最后那一个人见到冯慕华的这副样子,吓得心肝直颤,冷汗直流,心里的最后一丝顾虑也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立即颤颤巍巍地说道:“报,报告长官。我昨天晚上去了飘香院。”最后那三个字细弱蚊音,几乎都快要听不清了。

    尼玛逼,出来混的脸皮还那么薄干什么

    这一下子,这三个人都有了不在场证明,这件案子似乎是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可疑的地方。其中最为可疑的还是第二个人,因为其他两个人的不在场证明都是与他们关系不太近的人,这些人犯不着为了他们去跟军事情报处这种阎王单位说谎话。

    但是,第二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却是他的家人,家人就不好说了,有时候真的会为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去冒天下之大不韪。

    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好求证,因为刚才那个人已经说了,他的老婆孩子都可以证明他在家里睡觉。冯慕华见那个人的年纪也就二十多岁,想必他的孩子还小,他的老婆或许会说谎话,但是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几人过去一问便知。

    最后,冯慕华等人决定分头行动,由他去确定嫌疑最大的那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其他的人去确定另外两个人的不在场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