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日谍克星 > 第四十二章 庆功宴
    说这话的是赵君弼,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说话从来滴水不漏,短短的几句话,将所有人都照顾到了,不管是在场的冯慕华还是不在场的唐绍功听到之后肯定都很受用。

    赵君弼说的事正是周拙言最为担心的,有道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老子们在前面拼死拼活地冲锋陷阵抓人立功,事成之后,却被自己人抄了后路,什么东西?

    不过,周拙言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郑友松有处座这根金大腿抱着,站长都拿他没有办法,更何况是自己了,现在自己能做的也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来保住行动组的胜利果实了,否则不仅自己吃亏,兄弟们也会看扁自己,连兄弟们辛辛苦苦挣到的功劳都保不住,要你这个组长有什么用?

    周拙言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边抽着烟一边自顾自地说道:“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郝磊他们能盯住那个日本间谍,别让行动组的人吃了独食。只要咱们能拿到线索找到密码本,那首功就是咱们的,有站长在,谅他郑友松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此时,冯慕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略带担忧地说道:“组长,我听说日本间谍来中国之前都受过专业的对抗拷问的训练,抗拷打能力要比普通人强很多。再加上他们信奉武士道,会不会宁死不开口呢?”

    冯慕华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毕竟一直以来电视上都是这么塑造日本人的,一群不怕死,只知道武士道的一根筋,不想周拙言听到他的话后,先是鄙视了他一眼,然后冷哼一声,一脸不屑地说道:“什么他妈的武士道,来到咱们军事情报处还不开口的人我这辈子还真没见过,无非是时间早晚而已。今天早上,老唐已经跟我说了,经过他们昨天一天的审讯,那个日本间谍的意志力已经趋于崩溃,挨不了多久了,不出意外的话,估计今天就能招供。可惜啊,咱们磨好的白面馍馍,愣是端到了人家的饭桌上。”痛惜之意,溢于言表。

    赵君弼和冯慕华都知道周拙言此时心里不好受,这件事搁谁身上谁也操气,便一边抽着烟一边安慰道:“组长你也不用太着急,这不是还有郝磊中尉他们盯着吗,再说了在这件事上站长肯定也会向着我们的,咱们不至于无路可走。”

    周拙言笑了一下,弹了弹烟灰,道:“算了,不提这件事了。对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都没事吧?”

    冯慕华和赵君弼互相看了一眼,齐声道:“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周拙言靠在椅子上,自顾自地抽着烟,慢悠悠地说道:“这次慕华为杭州站立下了大功,给咱们行动组大大地长了一次脸。我这个做组长的也不能太小气,晚上什么都不要安排,咱们去鸿宾楼搓一顿,都把家属带上。对了,慕华,你的那个未婚妻也带上,我还没有见过她呢,你嫂子早就想跟她认识了。”

    冯慕华心头一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组长,我这次得了奖金,您就别破费了吧。这次就让我表现表现怎么样?”

    “不行。”周拙言一把打断他,道:“你那是拿命换来的奖金,谁也不许吃。这次就让我来请客,你记得把弟妹带上就行。”

    冯慕华腼腆地笑了一下,抽了口烟,打趣道:“那我就省下这顿了。只是拙荆现在还是个学生,她们家的家教又很严,我怕她晚上不会来。”

    “不行。”周拙言不仅是冯慕华的顶头上司,还是他的同乡老大哥,这次分配的事就是他帮冯慕华安排的,否则冯慕华估计已经被分配到一线部队挨枪子去了,所以他在冯慕华跟前说话也就十分随意,便挥了挥手,大大咧咧地说道:“你这么办事怎么行?哪有你一个人在外面胡吃海喝却把老婆仍在家里的?这事要是让你嫂子知道了,她肯定得骂你几句。再说了,现在都是民国了,不兴封建社会那一套,男女平等,女人也可以出来应酬。你和素秋又有婚约,怕什么?别人还能说什么不成?”

    一番话有理有据,说的冯慕华找不出任何反驳的借口,领导的水平就是高啊,怪不得能当官呢,便笑了一下,道:“那慕华就听组长的,今天晚上就带她出来让他见见世面。”

    “这就对了。”周拙言靠在椅子上,十分随意地抽着烟,就像是在跟自己家的弟弟说话一样,道:“咱们是袍泽,又都是同乡,在这个乱世就该互相搀扶。不是我矫情,我是真把你们两个当成手足,所以你们也不要跟我见外,咱们几家没事多走动走动,像咱们这样没多大背景的人要想翻身靠的就是拼命干活和团结。知道了吗?”

    冯慕华和赵君弼齐齐站起来,向周拙言敬了一个军礼,道:“多谢组长厚爱,我等愿意鞍前马后,誓死追随组长。”

    “行了,行了。”周拙言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两个坐下来,道:“刚说了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你们两个怎么还整这个?”

    冯慕华和赵君弼又相视一笑,然后很随意地坐了下来,跟组长周拙言聊了一会儿家常便离开了。

    现在审讯的事交给了情报组,站里也没有其他的事,所以下班之后,冯慕华就径直地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文素秋正好也放学了,冯慕华便跟她提了一下今天晚上吃饭的事。文素秋是按照古代大家闺秀的标准教养的女孩儿,平常除了上学哪里都不去,可谓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别说是冯慕华,就算是文震孟都没有带她出席过什么场合。

    所以一听冯慕华的要求,文素秋不禁面有难色,低着头,略带害羞地说道:“我还是不要去了吧。我没有去过那样的场合,去了怕是给你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