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有杀气 > 43、捡媳妇去
    又是一道炫目的金光亮起,下一刻,刘克明就感觉自己躺在了一张洁白柔软的床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睁不开眼睛。

    然后,刘克明就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对不起,家属您的心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可是……像他这种情况,能否醒过来,只有靠他自己了……”

    “也就是说,他几乎可以被确诊为pvs,也就是俗称的植物人了。”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我的孩子……”

    然后,刘克明就听到了一个女人悲痛欲绝的哭泣声。那是他的母亲元青花。

    此刻的刘克明也有意识,也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动、也睁不开眼。

    像是鬼压床一样。

    听到耳畔母亲伤心欲绝的哭声,刘克明心里一急,突然睁开了眼,喘了一口气道:“艹,憋死我了!”

    刚才还被医生确诊为“植物人”,此刻刘克明突然一声大喊,吓得整间屋子里的人一跳。

    尤其是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更是“妈呀”一声坐到了地上。

    可是距离刘克明最近的一位中年女性却只是微微一愣,紧接着,那个女人的脸上还挂着泪,就朝着床上的刘克明扑了过去。

    她搂着刘克明放声大哭道:“呜呜呜……小明,你终于醒了!你吓死妈了!呜呜呜……”

    刘克明紧紧搂着他的母亲,鼻子一酸,眼泪也止不住得流了下来。他对怀里的母亲歉疚道:“妈,这一年来让您担心了。”

    “一年?什么一年?”因为姓元,就被爱好收藏的父亲起了个奇葩名字叫“元青花”的刘母一愣,不解道:“什么一年?孩子,你才昏迷了一天一夜啊……呜呜呜,我的小明,你是不是傻了?”

    “……”

    刘克明迷糊了。

    难道,自己做了一个超长的梦?不对啊,要是个梦的话,那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于是,刘克明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问他的母亲、还有站在一旁正在偷偷抹干眼泪的父亲道:“爸,妈,我的那台电脑还在吗?”

    “你是问那台烧成了灰的电脑啊,被你爸给扔了。”自己的儿子莫名其妙地被确诊为植物人,又莫名其妙地醒了过来,刘母赶紧擦干了眼泪,又哭又笑道。

    “扔哪了?!”刘克明一听这话,有些急了。

    他还没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可他虽然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他却知道知道这一年根本不可能是场梦。

    要想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问题的关键所在,应该就在那台破电脑!

    “扔咱家楼下垃圾桶里了。”那位长得与刘克明有几分相像的男人道。

    刘克明听见父亲的话,赶紧从病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就往门外跑!

    “儿子!儿子!你去哪啊?”刘母朝着刘克明的背影大喊道。

    “妈,我没事,把出院给我办了吧!我在家里等你们!”说完,刘克明再也不管病房里的父母,以及地上坐着的那个大夫,兔子似的蹿出了医院。

    此刻他身无分文,好在他家离医院不远,所以他不管三七二十八,一路狂奔到了家里。

    解开家里的指纹锁,刘克明跑回自己屋里,他发现那台22英寸的显示器还在,那台挨千刀的主机果然不见了。

    刘克明赶紧坐到电脑桌旁,不停按着那台显示器的电源,他发现显示器只是在那里闪着绿灯,却没有任何反应。

    刘克明苦笑道:“看来与我想的一样,这一切的关键所在,还是那个2t硬盘啊……”

    想到这里,刘克明赶紧跑下了楼,然后,他发现楼下的绿色大垃圾桶已经被保洁公司的给清理过了。

    “完了……”刘克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时候,一位身穿橙色小马甲的保洁阿姨拎着一个小扫帚正在往这边走过来。

    刘克明看到,赶紧跑过去问道:“阿姨,咱们小区的垃圾桶是什么时候被清理的?”

    “垃圾车才刚走了半小时。”那位阿姨见刘克明穿着一身病号服,还满头大汗的,于是问刘克明道:“小伙子,你是丢了什么东西吧?”

    “对啊!”刘克明听到垃圾车还没走多久,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阿姨,咱们小区的垃圾都会拉到哪儿去?”

    “直接拉到东郊的垃圾焚烧场里处理掉。”保洁阿姨摇头道:“小伙子,我劝你还是别找了,咱们整个静官区的垃圾都集中在那里,你就是去了东郊,那里的垃圾小山似的堆着,你怎么找?”

    “……我也不想找啊,可是……不找我会死的!”刘克明说了一句保洁阿姨听不懂的话,然后,又撒丫子跑了……

    那位保洁阿姨望着刘克明的背影,摇头叹息道:“这么帅的小伙子,怎么脑子有点不好使?可惜了……”

    刘克明的脑子肯定是不好使了,不然也不会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就上了街。

    身无分文的刘克明正犯愁怎么去垃圾场,刚跑出小区的他没留意路上的一辆红色跑车,只听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然后……那辆车还是把他给撞飞出去两米多远。

    那是一辆大红色的阿尔法罗密欧,一只绿色的大蚯蚓调皮的在车牌子上面吐着红信子。

    然后,车上就跑下来一位长发飘飘的妹子,看着年龄不大,最是吸引人的,是那双大长腿。

    那个妹子穿着一件白色的荷叶袖衬衫、一条深蓝色的微鱼尾吊带裙、以及那款经典的白色古驰板鞋。

    见自己撞了人,那个女神级别的妹子赶紧朝着躺在地上的刘克明跑了过去,神色慌张道:“你没事吧?”

    刘克明捂着屁股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似乎看不到撞自己的是一位明媚皓齿、声音温柔的女神似的。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咬牙切齿道:“人都给你撞出去两米多远,你说有事没事?赔钱!”

    “我……”

    “你什么你?”刘克明冷笑道:“废话少说,赶紧赔钱!”

    “我懂了,你是碰瓷的。”女神满脸不屑道:“虽然我是心情不好走了神,可你好好的人行道不走,非要走到机动车道上来,你不是碰瓷的是什么?”

    说完,她走回车里拿出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猪佩奇钱包,直接掏出一沓钱递给刘克明道:“够了没?”

    “额……”女神这么大方,倒是刘克明扭捏起来:“那个……我不要这么多,你给我二十块钱就行了……”

    “……”

    “我身上没带钱,没办法坐公交,我就想要个坐车钱……”刘克明有些不好意思了。

    “噗嗤。”听到刘克明的话,那个女神直接捂着嘴笑出了声:“所以,你就要像刚才那样,拿生命来碰瓷?”

    “我没有吧……”刘克明白眼道:“只许你心情不好开小差,不准我日理万鸡想事情?”

    那个女神的气色不是很好,由于没化妆,还依稀可见两个黑眼圈儿。

    遇到刘克明这么个奇葩之后,她心情稍好,于是问刘克明道:“你去哪,我送你。”

    “啊?”刘克明愣了:“孤男寡女的,不好吧?”

    “你到底去不去?”女神有点生气了。

    自己就是顺手送他一趟,好弥补刚才撞到他的过失。可这个男的怎么这么讨厌?

    “去去去!”刘克明赶紧跟了上去,钻进了那辆带着淡淡体香的红色跑车。

    “去哪儿?”女神系好安全带之后,扭头问坐在副驾的刘克明道。

    “东郊垃圾场。”

    “……去那儿干什么?”

    “捡东西。”

    “什么……东西?”

    “我媳妇。”

    “什么……”听到这里,女神猛地一踩刹车,浑身发毛地看着一身病号服的刘克明道:“你……不会是刚从……医院里跑出来的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刘克明顺着女神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病号服,嘻嘻笑道。

    “……你把你媳妇给碎尸了,然后扔到垃圾场里!?”

    “……大姐,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听到这个明显是大型家庭伦理都市科幻类恐怖片儿——名侦探柯南看多了的极品女神的话,刘克明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怪不得都说越好看的女人智商越低。”

    说到这里,刘克明忍不住叹息道:“我去找我两个t的硬盘,那里边儿有我好几百个媳妇呢……”

    “什么波多啊天海啊三上啊藤浦啊桥本啊希岛啊冬月啊……”

    “……”

    <span ss="read-author-name">梅子熟酒入壶说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们以为这是一本历史文?错,它是一本网游文。

    你们以为它是一本网游文?错,它还是一本都市文。

    其实,它还是一本系统文种田文种马文纯爱文。

    所以啊,以后亲们订阅《天下有杀气》绝对吃不了亏,因为只需两毛钱,两毛钱你们买不了吃亏,两毛钱你们买不来上当,两毛钱你们却可以订阅一本大型历史都市类网游小说。三合一啊。

    没想到吧。

    因为我二梅子立志要做一个你们猜不透的男人。/手动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