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43章 当斩尔狗头
    台下,瞬间哗然。

    人群不可思议的望向秦隐,此时此刻竟然还有人敢对这名煞星挑衅。

    这简直是……

    “不知死活。”

    石兴错缓缓站起,一杆摧城枪随之而起,气势如黑云压城。

    “石某要将你的脑袋,竖在这皇武大擂上!”

    一言之威,四方无声。身后高台之上,兵山楼楼主武北辰微微点头,这等霸气,才配做他皇武阁武北辰的真传弟子!

    众人目光再度落于那名桀骜少年面上,。

    “来者何人,今日乃我天武盛世千宗大比,凡入我皇武者,俗世之罪皆免。”

    寒凉大雪之下,少年嘴角提起一抹讥讽,右手拇指一顶,泥封砰的一声弹开。

    秦隐倒提酒壶,热酒蒸腾成雾间,仰头痛饮。

    酒水顺着嘴角流下,融化胸前冰雪。

    当着千人之目,秦隐将酒壶随手一掷,抬头望向滚滚苍云,天地之间大雪落如鹅毛。

    秦隐放声大笑,迎着那杆透血长枪大步而上。

    这一刻无数人亲眼看到了那铮铮铁骨一身桀骜,少年侠气负刀提酒,不入江湖却已是豪情万丈!

    “……铁拳哥哥?”燕瑶一双美目陡然绽放出神采,先前的那份低落一扫而空。

    “这是雨轩桥下的那位刻玉少年?”李伯那双浑浊的眼里也不禁透出精光,难以相信昔日的冷漠少年竟有如此锋芒毕露之势。

    数千目光加诸于身,少年视若无睹,在大雪中龙行虎步,坦然望于台上。

    “鱼梁,布衣,秦隐。”

    燕瑶的一张樱桃小口撑圆,大大的眼中带着惊讶,“这名字……不对啊?”

    李伯终于无奈叹了一口气,“瑶郡主,他先前那是个假名字啊。”

    “哼,竟然敢欺骗本宫。”燕瑶气得跺了跺脚,“李伯!”

    “老奴在,不过您恐怕没机会教训他了,上了皇武阁的擂台,老奴也无力插手。”李伯摇了摇头说道。

    【擂台比武】!

    燕瑶的面上闪过紧张,但又想起那夜所见少年的冷静与冷冽,很快目光便坚定下来。

    “他不会输。”

    “本宫要看着他赢。”

    小郡主立于伞下,遥望风雪故人。

    ……

    咚!

    咚!

    赤身壮汉擂动巨鼓,将雪花震成水雾。

    少年终于站在那座染满鲜血的擂台上,缓缓抬起眼皮,大片大片的冰粒夹杂在风雪中,击打在脸上,却遮不住那如刀般锋芒毕露的目光。

    我有孤勇,曾匹马鱼梁。

    今日前来,就是为了看故人是否安好。

    “你说……活着,多好。”

    秦隐霸道一言,激起千层浪!

    “蝼蚁。”石兴错淡淡吐出二字,无论是鱼梁还是秦隐的名字都没有让他的目光有丝毫波动。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始终不曾有这个名字与这张面孔。

    正如当时他说过的一样,对于蝼蚁之名,他无需记得。所以或许从他策马离开之时起,便将秦隐彻底忘掉了吧。

    咚咚咚……咚!

    当战鼓一声擂至最高时,石兴错脚掌重重踢向枪杆,激起三丈雪浪,一根摧城枪带起惊人气势击散雪雾。

    染血枪套依然不曾摘掉,黑枪威势却已似排山倒海。

    台下一片低呼,所有人的心脏皆悬在嗓子里。

    因为那杆枪太快,声势也太过浩大,以至于此刻所有人的眼中只剩下那一杆黑枪。

    所有的形容词在这一刻都难以表述,观者只感觉那一杆枪都是直冲自己而来,能够看到,却动弹不得分毫。

    众人眼中的秦隐,除了被一枪洞穿,绝无躲避可能!

    那个仍然垂着双手的少年,危险!

    在秦隐眼中,天地风声这一刻陡然寂静。

    他的心脏,似战鼓一般的猛烈绽放、作响。

    咚、咚、咚!

    一声比一声更响,秦隐看着那杆曾经让他避无可避的重枪,嘴角咧起一个森寒的弧度。

    右手五指撑开,青筋毕露,猛然消失。

    也就在这一刻,那杆摧城枪重重刺向心窝。

    轰!

    秦隐身后雪浪炸起。

    围观者齐齐一声惊呼,但见那麻衣少年弓身被直推出三丈,大雪狂卷如龙,遮蔽二人身影。

    “一枪洞穿了么……”

    “果然,无人是石兴错一枪之敌。”

    “这就是我天武黑水骑么,令人窒息的力量……”

    众人议论纷纷,无数目光紧张望向那纷扬而落的雪尘。

    一声布帛撕裂响起,九江郡主燕瑶已然将袖口抓紧撕裂,黛眉紧蹙。

    北风呼啸席卷而过,一道全身铁甲的黑影显露,手中擎着一柄笔直的黑枪贯向前方。

    观者顿时噤声,目光顺着那缓缓显露的黑枪移向枪身劲头……

    直至弓腰垂首的秦隐彻底显露,长枪没入了他的怀中。

    哗然!

    惊呼!

    顿时无数狂热视线投向石兴错。

    黑水骑的霸道与强悍,竟然至此地步!

    然而此时此刻,擂台之后,两大长老却眼中陡然射出精光。

    燕瑶身侧的李伯讶然间轻吸一口凉气。

    而随着一句淡漠浮起的自言自语,皇武擂台周围十丈,霎时无声!

    “真让人失望啊……”

    秦隐缓缓抬起头,寒风吹散了最后一道雪雾,彻底露出了他胸前的那一幕。

    什么!?

    兵山楼楼主武北辰突的捏碎玉盏。

    什么!

    那一道让燕瑶猛然瞪圆眼睛的画面。

    “什么!!”

    下一息千人陡然狂呼,声震天响。

    但见风雪之中,秦隐脚下犁出三丈深痕,弓腰俯身!

    右手竟如磐石般,扣住那杆摧城枪!

    石兴错的瞳孔终于出现了变化,目光终于正式落在少年面上,声音森寒。

    “蝼蚁之辈,安敢妄言。”

    手腕一拧,掌中重枪陡然剧烈旋转,再向前一刺。

    再一式摧城破军,似重骑踏冰河而至。

    然而随着秦隐左手擎起巨力高高扬起,轰然拍下。

    只听到摧城枪发出一声哀鸣,竟被秦隐一掌拍入脚下!

    乱石崩空间,秦隐漠然相望,抬脚重重一踏。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道精钢断裂之声,摧城枪竟……

    从中而断!

    “既用不上这枪头,就不必用了。”

    秦隐森然而言,连踏三脚,瞬间拉出一道残影,身形倒卷于空。右脚勾起漫天星辰,在这大风雪中轰然坠落。

    这一式,似烈风卷袭星辰,带起倾天之势!

    “狂妄!”

    四面八方的灵力威压滚滚而来,石兴错一声厉喝,周身灵力奔涌,超越以往任何一刻的气息腾起。

    寒甲裹着铁拳,一拳如炮擂出,于天际流星骤然相撞。

    轰!

    一声巨响。

    这一次,石兴错轰然倒飞五丈,如巨石落地,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兵山楼楼主武北辰陡然站起,双目怒瞪!

    止戈楼长老韩风重重击拳,大喝一声:“好!”

    这一声带着兵戈杀伐的浑厚,甚至都盖过了四周战鼓。

    四周寂静一瞬,只感觉热血上头,高声狂呼。

    “好!”

    声浪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甚至惊动了蒲水之畔的那座观景高台。

    各大宗门之人,同时停住酒杯,蹙眉望来。

    茫茫白雪之中,一名少年在皇武巨擂之上,麻衣草履,大步向着石兴错走去。

    “既为同境,我杀你如屠狗。”

    “今日之战,可有遗言?”

    秦隐俯视石兴错,脚下大步不曾停歇。

    “那若不为同境呢!?”石兴错抹掉嘴角血迹,森然开口。

    这一刻,滔滔大江之声从四周浮现,一道无比厚重的灵力江河在铁甲周身一闪而过。

    铿锵一声,黑龙剑终于出鞘,杀机凝固冰雪。

    百丈之内,众人惊呼。

    “竟是……江河境!!”

    然而,三丈之外,一道声音平静而来。

    “当斩尔狗头。”

    一柄醉今朝,似天光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