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39章 少年跨刀,江湖未老
    “气旋十重,牵引天地灵力汇聚十大气旋,在体内汇成滔滔大江!这是千百年来的必然规律。”

    “你说你修到了十一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十大气旋关乎着你周身大穴所在,人的体内经脉只有这么多,绝对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再开辟灵脉汇聚气旋!”

    毕方瞪着秦隐,无论如何它都无法相信这种极度离谱的事情。

    秦隐没有说话,他仅仅是闭上眼睛。

    天地之间,灵力如细雨般飘扬落下,浸入少年身躯。

    一道……

    两道……

    熟悉的气旋炸裂声开始一重重响起。

    每浮出一道气旋,秦隐的衣袂就激荡一分。

    毕方屏气,注视着这缓慢而庄重的一幕呈现,直至它清晰听到第十道气旋炸裂的声音。

    这是……气旋十重!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顿,毕方却再没有听到下一声气旋炸裂之音。

    它疑惑的看向秦隐,“这只是十重……莫不成刚刚你在逗你毕爷?当日你不是在宁展灵皇的冢中寻得一枚太清佑心丹?那枚丹药你吃了足以保证你必踏江河境!”

    想到这里胖雀子恍然大悟道:“你他娘的就是在调戏爷爷!”

    一张老脸羞怒之下,振翅便向秦隐冲去。

    然而这一刻的秦隐的视线却变得悠远,在看不到的心脏之中,于全身汇聚而来的灵力开始绞缠,沿着同一个弧度旋转。

    犹如巨人锤击战鼓的声音从秦隐宽厚的身躯内传出。

    咚!

    咚、咚!

    咚、咚、咚!!

    “太一纹天录教给了我如何去画刻灵脉,却没有展露跨越大境界的法门。我本以为踏入江河境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又或许说,我感受到了踏入江河境的那个门槛,我能够感悟到当身体容纳的灵力汇聚到极限是,便是意志、信念的博弈……”

    秦隐的眼白之上开始浮起细密的红色,他的声音也随之冷冽。

    冲到半空的毕方猛地急停悬住,感受着那近在咫尺的心脏跃动之声,毕方觉察到了某个正在接近事实真相的答案,骇然开口:“那你为何不去跨过那个门槛!”

    秦隐低头,他的心念在看不见的体内调集着越来越强烈的灵力波涌,声音平稳、沉重,可贯千钧。

    “我在想,别人说的就一定对么……”少年缓缓的声音却石破天惊!

    毕方的鸟喙撑到最大,“你什么意思?”

    “修行者凝铸十大气旋,最终将汇成一条生生不息的灵力大江通往丹田,之所以是十大气旋,是人们都认为再无空间去开辟其他气旋。”

    “没错啊!”毕方焦躁的回应道。

    秦隐说道:“不过,我却在修行的过程中感觉还有两个位置尚可一试。”

    毕方疑惑道:“哪里?”

    秦隐大拇指先扣了扣自己的心脏,又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心脏和脑袋?嘶……你疯了!”毕方感觉浑身都在颤栗,因为这两个位置,是修炼的禁区,是万不可以灵力侵入的区域。

    “我天生石体,灵力毫无亲和,耐受程度更为旁人五倍,既然如此,常人不可为的事我或许可以一为!所以,我服下了太清佑心丹,凭借着那股精纯到极限的灵力,我成功牵引着十大气旋的灵力灌注到心脏,沿着当初戳破生死壁障时留下的那条通路,全部灌了进去。”

    “这一次的噬心之痛,我受了整整七日。”

    “七日之后,我凝成了气旋十一。”

    与此同时,最后那道轻轻的细微的气旋炸裂声,也终于悄然在毕方耳中绽放。

    秦隐,以无上意志,悍然闯过鬼门关,于心室之中凝铸了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第十一道气旋!

    “神仙在上……”

    毕方仰头看着秦隐高大的身影,仿佛在看着上古圣人。

    “你别告诉本圣尊你还打算在脑子里来一刀?”毕方干涩开口。

    “不,气旋十重之后的十一、十二重,太一心刀并无甚作用。开辟这两大气旋的本质,是需要十大气旋的积累去闯生死玄关”

    听到秦隐的解释,尤其是最后那个词汇时,毕方眼中闪过复杂。

    “生死玄关……原来在气旋境就已存在。”

    “你这肥雀子在说什么?”

    “没事,本圣尊在感慨你前途不可限量。”

    秦隐咧嘴,揉了揉毕方耸起的冠羽,“这第十二道气旋,需要我徘徊在生死边缘实战感悟,这话等我晋入江河境之后再说吧。”

    “那你何时可晋江河?”毕方再问。

    “待我念头彻底通达之后。”

    “何时念头通达?”

    “斩石兴错之后。”

    这间小院终于等到它使命完成的一刻。

    铜锁轻轻扣住木门,秦隐背上行囊,向着瓮城之东,跨刀而行。

    毕方曾言金阳城外设擂三百,鏖战十五日,胜者相汇,再战。

    直至最后,各大宗门择其优者而选之。

    云台宗,最重天资。皇武阁,最重结果。

    余者各取所需。

    无论如何,千宗大选需要的只有胜者。

    而秦隐相信,以石兴错的实力,无论对手如何,他始终都是有望去博弈最终之战的人。

    既然这样,那自己就把希望扼杀在天空破晓之前。

    阴暗的天空,终于在那姗姗来迟的北风之下,飘起了小雪。

    洁白的雪花将这世界缓缓披上一层银纱。

    秦隐顿足,仰头看着天空,伸出掌心,接过了那片轻轻飘落的霜花。

    嘴角浮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而后踏着这隆冬新雪,从古巷中走出,直至城外。

    有约恰好,当与故人赏雪叨扰。

    恩仇一刀,正可谓……

    朝朝暮暮,江湖不老。

    ……

    ……

    腊月初九,蒲水结冰,雪覆垂柳。

    一座高台带着二百石阶起于河畔,高台之上,江湖大宗与王朝官员功齐聚于此。

    十六枚巍峨的定风柱矗立四周,灵力联结,隔绝劲风。

    定风柱下,石纹密布,当中那座五人合抱的青铜巨鼎正在源源不断的释放灼热气息,沿着石纹铺开,将这座巨大石台上的寒意尽数驱散。

    浅浅的雪花飘落石台,很快变化成了清水,而后蒸发成雾。

    远远看去,这巨大高台上云雾缭绕,好似仙境一般。

    往日不甚走动的各个宗门人物,此刻见了彼此也都觥筹交错起来。

    “虽天公不作美,但金阳蒲水之畔,却热闹非凡。”

    “我等已是四年未见,今日能够齐聚于此,更是见到如此宏大的场面,都要感谢陆郡守和魏抚军的盛情款待。”

    “这可真是折煞老夫,本郡守这也是得到了九江王他老人家的支持,如今更有尊贵的九江郡主亲自来此,尔等能来彰显我南郡盛世,我陆瞻礼还要谢过各位。”

    “千宗大选即将开比,这第一盏酒,容陆某人借花献佛,敬九江王!敬九江郡主!”

    那名穿着王朝官服的中年男子,尊敬起身,捧着酒盅对着正位端坐的那排人恭敬开口,言毕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场中,成百上千道锐利目光,同时望向首座之位的那名宫装少女。

    一些大宗之人心中不免哂笑,这陆瞻礼真是功于心计的老手,上来便将二八年华的少女郡主推出,也不想对方小小年纪能否压住这些江湖桀骜之辈,莫非想在开始就让九江王府落了颜面吗。

    视线汇聚之处,一名二八佳人正襟危坐,鹅黄宫装上绣着山河星月,大气非凡。

    白皙的脸蛋上,弯眉似新月,灵眸若碧潭。

    赫然是九江郡主,燕瑶。

    当听到陆瞻礼的敬酒致辞时,少女那明亮若星辰的眼眸轻轻望来。

    视线中,是不可名状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