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36章 有刀有酒,四海为家
    学子,青衫。

    他的衣服很干净,却是这大厅内最朴素的。

    他的眼睛很明亮,也很温和。哪怕迎着夏侯烈凛冽的眼神,依然平静如常。

    当他站起来时,只听到下首位置一声“咯噔”。

    夏侯烈眼神淡淡扫过,“苏游击,你失态了。”

    一名身材粗短的官员慌忙起身,顾不得自己被浸湿的衣衫,面带哀求,“大将军,我御下不严,求……”

    他苏牧靠着祖辈福荫庇佑才混上游击将军,但和生杀大权在握的夏侯烈比起来,后者瞪一眼都能吓掉他整整半条命!

    这个该死的士子,竟然想在夏侯大将军面前出头,这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亏自己还准备了一朵五十年的决明花,现在……他只想能活着出去啊,然后将这个青年和他那瞎眼老夫乱棍打死!

    夏侯烈扬起一只手掌,将苏牧的话打断,淡淡的看着那名站起的青年学子。

    场内气氛寂静的可怕。

    “你可知我是何人?”

    “镇南大将军,夏侯烈。”

    “你可知我之威名?”

    “南诏提将军之名,可止小儿夜啼。”青年依然不卑不亢。

    “哈哈哈哈!”夏侯烈放声大笑,直震得屋顶玉瓦簌簌作响,突然他猛地收声,杀机凛然的注视青年,“那你不怕我?”

    “不怕,将军心有大气象,自然不会与我等平民一般见识。”青年鞠了一躬。

    “可有官身?”

    “尚不曾有。”

    “不曾有官身都能被选为幕僚?”夏侯烈瞥了一眼那边汗出如浆的苏牧,嘴角浮起讥讽笑容,“苏游击的眼神不太好使啊……难不成,是要为这厨子求情?”

    “学生不是幕僚。”青年复又鞠了一躬,看着那边瑟瑟发抖不敢发一言的厨师,“亦不是求情,学生想说他确实有罪。”

    “有意思。”夏侯烈眉毛一挑,“说说看,这厨子何罪之有?”

    这一次,连次首席坐着的黄门侍郎谢长运都价格目光投来。

    因为这道声音太平静了,因为在夏侯烈的注视下,还没有人有如此胆魄……如此说话……

    有变数的故事才精彩,他谢长运很好奇这个青年士子如何自保。

    “其罪有三。”

    青年学子仰头看向夏侯烈,声音平静而清朗。

    “我观堂中肉块不论有无骨头,皆是切面光滑,四四方方,错落有致,想来这切肉之刀锋利异常!然而这厨师却偏偏切不断一根头发。身为主厨却无刀功,这是第一罪。”

    “我观厨师刚踏入堂中,相隔五十步便看见大将军手中发丝,想来眼神极好。然而他却在以木签穿肉时却没注意到一根头发。为将军烤肉却心不在焉,这是第二罪。”

    “我观肉块皆是烤熟后端入堂内,喷香扑鼻,想来应是以木炭炙烤,外焦里嫩。然而厨师却没能将这一根头发烤焦。学艺不精欺骗将军,这是第三罪。”

    “欺君之罪,死不足惜。欺将军之罪,定不可轻饶。”

    青年书生双手叠起,躬身。

    偌大的宴厅内,鸦雀无声!

    足足过了三息。

    啪、啪……

    响亮的拍掌声回荡,谢长运赞叹而起,目光炯炯注视青年书生。

    “先生大才。”

    然而青年书生仅仅是双目低垂。

    眼见此景,谢长运哈哈大笑,回看高台之上,“夏侯将军,莫非还要真等将这府邸大厨砍了不成?”

    “哈哈哈!知我者谢侍郎也!”

    夏侯烈脸上绷着的肃杀瞬间消失,开怀大笑,指着厨师喝道:“松开我夏侯府的大厨。”

    “我且问你,你若死了,我这府邸谁当掌管大勺?”

    从鬼门关转一圈回来的厨师激动的不住磕头,对着夏侯烈,同样对着那名青年士子,“副厨乔方义。”

    “莫管家,这事交给你了,先带我府邸大厨下去休息。至于剩下的,你该明白,半柱香内,为本将审出这幕后主谋是谁?”

    随意吩咐之后,夏侯烈的目光便灼灼对准那名青年士子。

    “你为何救他?我观你眼神,可是识得?”

    “救人即救己,确实识得。他在王都有一肉铺……月前,学生携老父入城,饥寒交迫之下,是他命其子送了我一碗肉汤。”

    “一汤之恩,救命之情,当报。”

    听到这番话,厅堂内的众人已然齐齐变了目光。

    “苏牧你这酒囊饭袋倒是有几分眼光……”

    “你这书生姓甚名谁?可愿做我夏侯烈的门客!”

    夏侯大将军一言既出,如风雷惊动,数百双视线无不惊骇,同时又带着艳羡!

    而身材短粗的游击将军苏牧,则是激动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太提面子了!

    他苏牧,太有面子了!

    连大将军都说自己有识人的眼光,这怎能不叫人兴奋。

    “哈哈哈哈……都是大将军教导的好……”

    “入大将军府,远胜一郡举荐,你这书生是要发达了,还不谢过夏侯将军。”黄门侍郎谢长运捻着胡须,目光流露满意之色。

    可是,青年士子不喜不悲,恭敬长揖。

    “学生严数九,一介布衣,谢侍郎美言,更谢大将军美意。今日叨扰,还望大将军允放学生离去。”

    “家中老父,静待归家。”

    书生长揖及地,同时再拜游击将军苏牧,恭恭敬敬,“苏将军乃人中翘楚,谢将军赐花之恩。”

    这……

    苏牧心中虽然颇为激动,但脸色却还要装出为难的样子。

    他才不管严数九留不留,他只知道自己又一次在大将军面前露脸了,这可是比一万朵决明花都要金贵。

    “小子,我再问你一次,可愿留我大将军府,我予你官身。”

    夏侯烈再次出声,然而严数九留给他的依然只有那不肯起身的长揖。

    肃杀的空气再一次笼罩府邸上空……

    “有趣。”

    夏侯烈突然笑了,端起酒盏对着堂下众人,“来,继续喝酒。”

    众人慌忙举杯,气氛瞬间热烈,顿时便将躬身的严数九给吞没。

    青年书生,恭恭敬敬的抬头,转身向着府外离去。

    没有任何卫兵阻拦,任由这名青衫书生磊落前行,直至目不斜视的走出镇南将军府。

    万事富贵,抵不过老父尚存。

    此心安处即吾乡。

    ……

    ……

    “有刀有酒,在这万里澄空之下,四海为家。”

    刀透软玉,红纹密布成怒莲。

    秦隐抬头,轻声开口。

    歪着脖颈的胖雀子听到这回答,无趣的打了个哈欠。

    “得了吧,是不是安慰爷特意这么说的,反正你也没家了,爷也没家了,咱俩就凑合过日子吧。”

    “我说今日这玉牌,能将公鸡烤成几分熟了?”

    “你想要几成火候?”秦隐不动声色收起琅琊匕。

    “八成熟就行,烤透了嚼不烂。”毕方装作无事一般随口说道。

    “那恐怕让你失望了。”

    秦隐随手将玉牌掀起,指尖落于边缘。

    刹那,赤红纹路带着惊人的灼热,蒸腾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