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33章 江湖路上百万鬼
    李断潮所赠【西狄火骨丹】,当时曾言……服下可临战增一气旋。

    “但这不只是拔高一气旋的灵力!”

    秦隐感受着体内以太一心刀镌刻出的灵脉之中,那奔腾如火的灵力!

    “而是不断汲取四周灵力,令我在半个时辰内固化于气旋八重的巅峰状态啊!”

    炽烈的气息从口鼻之中喷出,秦隐感受着体内澎湃不息的力量,全身肌肉开始不由自主的绷紧,青筋怒张。

    顿步,横刀。

    秦隐携六千斤巨力,以怒劈华山之势于半空轰然斩下。

    余潮注视着秦隐,冷笑一声。

    “装神弄鬼!”

    手中青锋伴随着一声清脆剑吟刹那荡起千百残影,四周灵力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向剑柄处汇聚。

    随着余潮的手腕一抖,周身刹那浮现无数剑尖。

    两人手中兵器相交。

    叮叮叮叮!

    剑尖落下如狂风暴雨。

    但是秦隐那一刀,却似横压而下的不周山,毅然决然落地。

    轰的一声巨响。

    余潮周身剑影消失,浮尘宝剑弯成一个大弧,整个人倒飞而出,落地后冷笑道:“我倒要看你这丹药还能撑多久!”

    秦隐单手拄刀,刀锋没入地面近半,闻言冷漠抬头。

    这一刀,将他的上身割出最少二十道伤口,冷风拂过伤口带起冰凉。

    “招式不错,就是力道……欠些火候。”

    秦隐直身,将长刀缓缓倒拔而出,刀锋割裂青石板,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话音落下,抡刀再斩!

    “猖狂!”

    余潮冷喝一声,剑光卷起浮尘如青龙呼啸。

    刀剑相交,荡起层层火星。

    旁边的弩手呆呆看着半空荡起的火雾,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不敢大声出气。

    秦隐的目光里没有半点波动,脚下看似木讷的步伐终于开始缓缓提速起来。

    所以,短短几息之内,在众人眼中,秦隐的长刀也渐渐有了章法,不似开始那般时的杂乱。

    只是,占据上风的还是余潮啊!

    就在这想法刚刚浮起的瞬间,异变陡升。

    两人对调一个位置,秦隐一刀掠下,却被三道剑影同时击中刀身。

    三朵火花乍现,醉今朝应声偏斜。

    “好!”

    府中众人齐齐喝了一声彩。

    然而,秦隐下一刻做的动作,却让这喝彩戛然而止。

    他松开了左手。

    无人掌控之下,长刀旋转飞出,插入远处庭柱之中摇晃不已。

    余潮见状一喜,面上再也掩饰不住即将得胜的骄狂。

    “刀都飞了,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秦隐抬头,视线交汇间,余潮听到这样一句叹息。

    “是时候寻一门刀法了……”

    嗯!

    什么意思

    余潮,高文陆,身后十几名弩手同时愕然。

    掠至半空的浮尘剑光再度猛地挥洒而下,想要将这名猖狂的永夜刺客绞成碎肉。

    然而,当剑光拂过空气,却不见了秦隐的身影。

    只剩下地上一个、两个……

    脚印!

    “余真人,身后啊!!”

    高文陆感觉魂都飞出来了,就在刚刚一瞬,秦隐的速度竟然暴增三倍之多,如影子一般随着余潮身躯的拧转出现在身后!

    秦隐贴着余潮,半跪于地,拧转的上身带起右臂反抡,琅琊匕如虎牙一般沉重凿击。

    追星十一式踏雾穿星!

    噗!

    匕刃齐根没入余潮后肾之处。

    那飘逸持剑的身影骤然顿住,余潮一对眼球上霎时布满血丝。

    他还想回身重重一击,然而全身猛然僵住的肌肉,却让他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他不受控制的跪向地面。

    他远远低估了一记肾击的恐怖。

    “为何……动不……了!”

    嘶哑的声音从喉咙中挤出,余潮面若厉鬼。

    拔刀,血如泉喷。

    秦隐反身,目光冷冽,琅琊匕随着他再度抡起的右臂切过半空——

    重重刺下!

    砰!

    匕刃从后脖颈入,从喉前出,

    余潮眼珠猛地瞪圆,头颅击地,脖颈被重重钉入脚下。

    云台宗青石一脉俊杰,余潮,跪死于地!

    他死前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持重刀的人,脚法竟然超绝似江河境……

    这他妈到底是练刀还是练腿的人!

    可惜这一句粗口再无机会爆出。

    五指松开,任匕首无情带走余潮最后的生机,秦隐冷漠回头。

    “鸡鸣空冢,尚缺太守之首。”

    看到眼前瞬间翻转之局,再听到这句话,高文陆通体发麻,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隐。

    “你是何人!你怎么会为那帮山野之民出头!不,天裳说过,那村子的人全都抓来了。”

    “不可能有人逃离的。”

    说着说着,高文陆转身便逃。

    连气旋九重的余真人都被斩了,他只有气旋七重,又久不动手,怎敢与这种刀口舔血的杀手对敌。

    “拦住他!”

    “为本太守拦住他。”

    高文陆一手一个将弩手拨向身后,慌不择路。

    硬着头皮,十余名弩手再度抬臂。

    秦隐迎风而立,单臂横起,五指猛然张开。

    赤红灵雾环绕臂膀,惊人的灵力漩涡再现!

    刺入庭柱的醉今朝,这一刻激烈抖动,摇落碎石纷纷。

    “有一杀一,有百杀百,我倒要看看……”

    “谁人可拦!”

    嗖!

    苍叶扬扬,一刀西来。

    惊风动雨,斩裂天地同光。

    ……

    高文陆下意识回首,看到的是那近在咫尺的刀锋。

    火云寒刃上,挂着鲜血几滴。

    寒刀之后,尸横遍地,一双眼睛冷厉如冰。

    “饶我……”

    “不可。”

    醉今朝横着切入高文陆口中,将太守大人所有哀求一刀尽断。

    长刀点地,鲜血沿着刀槽汇下,随着秦隐的脚步切出一条细细的血线。

    秦隐顿足,看着前方那面巨大的白石影壁,提起醉今朝。

    带血的刀锋切过玉石,碎屑纷飞。

    笔走龙蛇,字字带血,肃杀怒张。

    【羁馆残灯,永夜悲秋,叶上秋露,人间无愁。】

    一声铿锵,醉今朝饮血归鞘。

    秦隐从腰间取出一枚银色令牌,嘴角挂起讥讽,将令牌对准影壁,缓缓压下。

    力透石壁。

    “都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既我为刀俎,理当送尔等上路。”

    听着远方汇聚成海的喊杀声,秦隐淡然转身,走到余潮身旁,俯身拔刀。

    “毕方,走了。”

    既然弱肉强食,才是江湖规矩。

    那我秦隐,就为你们多立些规矩。

    没了这一身枷锁……

    真是痛快。

    “走不用爷给你带路,那边他娘的可是来了近千官兵!”

    “大门朝南,当初我似尸体一般被人从墙隙里拖了出去。”

    秦隐看着不远处那座高耸的城墙,平淡开口。

    “今日,理当从城门走一次。”

    路旁酒肆掌柜抱着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忽然听到一块银子砸在身前的声音。

    掌柜下意识抬头,只见酒肆外那名铁面人,随手提起一坛女儿红,携着一身豪迈步向南门。

    南门之下,铁甲兵卒齐齐拔刀,厉声合围而至。

    刀枪林立,将城门堵个死死。

    秦隐顿足,取下铁面,随手一扔。

    看着兵甲四十,大笑一声,一手探向身后醉今朝,一手启开泥封,提坛痛饮。

    咕嘟

    咕嘟

    铁甲兵卒不敢动弹分毫,眼睁睁看着这名满身血污的世家公子饮下整整一坛酒,而后……摔得粉碎。

    秦隐醉眼惺忪的看着前方那跃跃欲试的人群,左手猛地一抽。

    携一腔豪烈,刀似天光破晓。

    “江湖路上百万鬼,尔等路上……”

    “不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