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16章 分赃
    毕方吐着黑烟从焦地里爬出,睁大眼睛看着目光僵硬的三人。

    小眼瞪大眼。

    胖雀子像一只被烤红了的鹌鹑,全身毛都蓬起来,丝毫不敢动。

    林间气氛有些微妙。

    “当我没出现。”

    “我死了。”

    “你们继续……”

    毕方若无其事的挥了挥翅膀,然后又用爪子在地上挠出一个坑,老老实实躺了进去。

    山风吹过,将地上的灰吹起,重新将胖雀子给盖住。

    ……

    张南笙和项铁力同时回头,面无表情。

    两双眼睛里的意思都已经很明白了。

    秦隐心中叹了一口气,这胖雀子真是卖的一手好队友。

    手掌轻轻拂下面具,露出一张少年面孔。

    “冢虎……秦隐,气旋五重。”

    至此,三人彻底上了同一条船。

    “先前听你声音俺就觉得你年纪应当不会很大,却不曾想如此年少。”项铁力挠了挠头,感慨道,“果然还是英雄出少年,看了你们两个瞬间就觉得自己老了。”

    “行了,不说这么多没用的。你们两个脑子都比俺好用,这厮身上的宝贝该怎么分,你们定就好。”

    说完之后,魁梧汉子便后退了一步,瘫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掏出疗伤药来涂抹于身。

    张南笙与秦隐对视一眼,“此番你出力最多,你来。”

    说完之后,他同样后退一步。

    看到两人做法,秦隐心中暗暗点点头,两人背后都有故事,并不是那种杀人夺财的心性寒凉之辈。

    所以,秦隐看着两人,咧嘴一笑。

    “什么我分不分的,都过来!一起清理,一起清点,看上哪个直接提出来,没意见就拿走,有意见就讨论。”

    言语间尽是洒脱,毫无计较之意。

    二人眼中同时闪过异色,没想到秦隐竟能如此干脆利落的定下基调。

    两人面上同时浮起笑意,随着秦隐一同宁白舟的尸体。

    ……

    ……

    二十息后,林间交战之地就被处理好。

    张南笙以化生芍花将宁白舟的尸体腐蚀吸收,甚至连地上散落的星星点点血渍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三人俯视地面上摆的所有物件。

    一卷苍蓝皮卷,一对赤红金镯,一尊黯淡无光的红色小鼎,一尊碧绿玉雀。

    至于其他……

    “这堂堂世家公子,穷的连半个子都没有。”项铁力撇撇嘴,眼中满是郁闷。

    “铁力兄为何如此执着于身外之物”秦隐询问道,他早就发现这魁梧汉子对的金银灵铢一类的尤其青睐。

    张南笙也投去疑惑目光。

    项铁力的面色一顿,随即洒然一笑,“没啥,家里婆娘患了重疾,药神谷的高人已经看过,没别的法子,只能用名贵药材吊着命,俺必须让她活着看到闺女嫁了人。”

    “这是她的愿望,也是俺的愿望。”饱经风霜的中年人憨厚一笑,“所以俺接赏单,只认钱和药材,有这两样俺婆娘就不会死。”

    任谁都无法将此刻的项铁力和先前浴血而战、大杀四方的魁梧巨人联系起来。

    看到另外两人的目光,项铁力摆摆手,“你们都尚未娶亲吧,不用同情俺,俺早都习惯了,来来来分赃!”

    魁梧男人巧妙的化解场中气氛,直白的语言很快将众人视线重新拉回战利品上。

    张南笙目光扫过地面,平静开口:“苍蓝皮卷为地阶下品功法《赤玉擒龙手》。”

    地阶功法,这足以是让观海境修行者争夺的上等功法了,此刻竟被随手扔在泥土中。

    “碧绿玉雀,上面刻着【宁】字,想来应是宁氏家族信物。”

    “赤尸古鼎,我曾在残本《器物志》中看过此物,魔宗珍宝,可吞噬血肉的邪武,对应的是凡、宝、灵、圣四阶中的圣兵。只是宁白舟此番血祭不成,又强行消耗鼎中灵力,鼎身已然有了裂痕,晋不得圣兵了,最多应当是灵兵之列。”

    血鼎通体暗红,几道细密裂纹透出,鼎中有腥臭传出,令人作呕。

    “这枚镯子……并无标识,恕我不知。”

    “俺知道,它本名【焚火真镯】,上面附有阵纹,可引燃体内灵力刺激狂暴,在体修者的领域里是能够排进前百之列的宝贝。”

    “体修者之物,那这对镯子归铁力大哥,可有异议”秦隐早就注意到项铁力眼中掩饰不住的喜爱,尤其是在听到自己这句话时的激动。

    “善。”张南笙点头认同,他也并非体修者,拿这种刺激灵力气血的至阳之物根本无法使用。

    “我……”项铁力脸色激动,大手不断揉搓,很想要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那就这样定了,愿铁力大哥早日晋入江河境。”秦隐抄起那堆沉重的镯子递到项铁力手中。

    “那就不跟二位兄弟客气了!俺有这对镯子其他啥也不要啦,哈哈哈。”项铁力盘着那对镯子,爱不释手。

    场内还剩三个物件。

    赤尸古鼎,哪怕从圣兵降至灵兵,说价值连城依然不为过。

    《赤玉擒龙手》,地阶下品功法,虽然足以令观海境修行者心动,但论价值却低了赤尸古鼎不止一个档次。

    碧绿玉雀,或许那块碧玉本身是个贵重东西,但其原有价值反而最不可取,取了宁家的信物,这简直就是和海州宁家宣战。

    “南笙兄。”秦隐抬头,笑着示意对方挑选。

    张南笙目光扫过三物,抬起头,“由于自身体质所限,《万花噬灵决》为我唯一修行之法,所以功法于我无用。赤尸古鼎……”

    说到这里,饶是他的面瘫脸上都闪过一丝艳羡,“赤尸古鼎可聚血气,滋养邪功。另一方面,它同样可滋养我的万花。只是,秦隐此行出力最大,此鼎乃圣兵之躯,其价值甚至要超过其他宝物之和。故我断不可贪,所以我选择碧绿玉雀,同时对秦兄提出一个不情之请。”张南笙抬头抱拳,声音郑重。

    “请讲。”

    “我希望秦兄容许我跟随你半年借用古鼎修行,其中血灵对非魔修者有害无益,但对在下却是瑰宝。”张南笙罕见的说了一大段话,面上闪过赧然。

    秦隐看着对方,摇了摇手。

    “抱歉,是我唐突了。”张南笙了然,平静点头,不再争取。

    然而这一刻,少年却笑了,他摆摆手指着地面那个散发腥臭的古鼎,“你之前已经讲了,血祭不成,晋不得圣兵,最多灵兵之躯,又是魔修之物……难不成你让我将来提着它打人吗哈哈,那场面一定很有趣,不过我可不想被里面的血灵腐蚀了手掌。”

    “秦兄……何意”

    张南笙愣住,他隐隐猜测到一个荒诞的想法,却根本无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