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102章 地宫星火
    项铁力这一刻眼中闪过嗜血,一声咆哮,犹如狮吼,向着正前方笔直奔行。

    巨灵霸骨体口诀运转心间,灵力沿着特定脉络流转全身。

    那具九尺多高的身躯,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原本缀在关节处的细密麟甲,这一刻被尽数撑起。

    奔行两步便成长为丈高巨人,而先前他佩戴的口具则随着身躯成长扩散到面部,组成了一具狰狞铁面。

    谁都没想到,那个口具竟然是机关物。

    项铁力如一块人形巨石轰轰前冲,眼见一名在迷雾中不知方位的天罗宗门人拦在前方,听到兽吼下意识抬手就是放出一弩。

    然而金铁相交之声中,弩矢从项铁力的臂膀上弹开带着一串火星。

    对方整个人被项铁力轰然撞飞。

    远处传来一声啪叽,像极了面团被甩在墙上的声音。

    “安敢伤我门人!”

    雾气中,传来史青云的怒吼。

    他眼见一道庞大身影经过身前,甩掉弩弓,袖筒间同时弹出两柄短刀。

    带起凛冽寒光向前重重刺出,如蛟龙出海。

    伴随着的还有七道气旋炸裂之声。

    ——恶蛟刀法阴阳三十六式!

    这刁钻的两刀,直奔着项铁力的脑侧而去。

    若是扎实了,连铁块都能凿穿。

    然而这一刻,雾气中,却有寒光破晓。

    三丈外,醉今朝没入一名天罗宗弟子的胸膛,秦隐单手扣着对方的脖颈,猛地甩出。

    噗!

    双刀刺入一具旋转而来的尸体。

    那名袭杀秦隐不成反被杀的天罗弟子,被两刀穿胸而过。

    史青云愤恨之下双手一拉,这倒了血霉的同门被他随手分了尸。

    他准备收力再度出击,然而这一次视线里迎来的却是一只泛着金属光泽的大手。

    连两只铜铃大眼里都透着金色的光泽。

    “给俺死!”项铁力怒吼道。

    一声重响!

    史青云的整张脸从侧面开始肉眼可见的变形,波浪从眉峰蔓延到口中……

    一排牙齿带着血迹飞出,这名气旋七重的武者如同一只小奶狗般被蒲扇大手狠狠抽飞。

    眼前一片黑的、紫色、金的交替闪烁,史青云双手撑着地面几次都没爬起来。

    实在是对方那一记重掌太过震撼,他脑浆都快被抽出来了。

    必须放箭……杀了那厮……

    口中一声怒吼,史青云双手重重一拍地面,身躯向上弹起。

    一柄划过雾气的重刀在半空挽起一片波澜,在旋至刀锋笔直冲下时……

    狠狠一刺!

    利刃入体的声音响起。

    腾起的史青云再度落回地面,醉今朝将他捅了个透心凉,直至钉入地面。

    秦隐落地抽刀,左手五指住对方尸体,拧身一掷。

    断了气的史青云如石块般被秦隐丢入右侧三丈之外。

    一片利刃切过的声音响起。

    “敢偷袭我等!”

    “是天罗宗的衣服,果然不得好死。”

    迷雾中,怒骂声顿起。

    而在这个空档里,不过短短五六息的时间,项铁力已经带头狂猛的冲锋到秘藏洞口前方,秦隐和张南笙也如影随形而至。

    寒凉的山风吹得铁面巨人头脑一冷。

    “到了”

    “你们……”张南笙的话还未说完。

    秦隐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上,猛地一拉,“低头!”

    脑后一道箭锋掠过。

    迷雾那头一声惨叫响起。

    短短十息已至,大月魁造成的浓雾诡异散去。

    场内众人也终于看清了形势。

    另外两方势力看到持着弩机对准自己一方的天罗宗,怒吼一声:

    “天罗宗的贱人们,偷袭我等,不得好死!”

    而天罗宗的人则瞪着通红双目看着那被砍得不成人形的史青云。

    “安敢杀我宗门师兄!”

    顿时一片刀兵拔出的声音浮出,先前的微妙平衡终于被彻底打破。

    身后一片混乱。

    三人对视一眼,张南笙微微点头,示意对刚刚秦隐搭手救他的感谢。

    “进!”

    以依然开启巨灵霸骨诀的项铁力为首,三人冲入秘藏洞口。

    经此微小波折,这个临时组建的队伍,已经有了初步的凝聚力。

    咚!

    鞋底与山石接触。

    当第一声脚步落下……

    秦隐只感觉难以形容的危机感从背后浮起,汗毛霎时立起。

    自三人脚下,橙色光流荡起涟漪,沿着崎岖不平的地面蔓延向远方。

    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在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空间中,不过二尺宽的光流将人的视野无限拉远。

    亮起光华,复又陷入黑暗。

    当眼睛刚刚适应这洞中漆黑时,星星点点的灯火浮现于视野尽头,猛地一看就好像印在漆黑画卷上的星辰。

    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四面八方袭来的山风。

    星火明灭,摇摆不定……

    照亮了这前行的路,也照出了这个庞大地宫的隐隐轮廓。

    前行不过十几丈,便是十条廊道……

    再向内望去,便是星星点点,幽深不知处了。

    “以阵法束灵成火,历经百年而不熄。”

    “一百七十年前殁去的照月灵皇,宁展……这等地宫大阵,哪怕专精于此的照月境阵师也不过如此。”张南笙皱起眉头,口中喃喃自语。

    “你见过照月境的灵阵师”项铁力浑身一阵噼啪爆响,铁面具重新组成了铁口具,丈高的魁梧身躯也缩了回去。

    张南笙闭口,看了一眼项铁力,不再说话。

    秦隐将一切收在眼底,心知这名身怀异术的永夜刺客,恐怕有着某种特殊的生世经历。

    项铁力挠了挠头,这才发现好像莽撞了,连忙岔开话题,“现在如何走”

    “既然入了地宫,便分头行动。遇到海州宁家,务必相助。”

    张南笙先走了几步,随后侧首,平淡的声音继续传来,“宁白舟来自海州宁家,传闻仇千夜早年曾受过海州宁家恩惠,言尽于此。”

    “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但还是有命更好,我不希望出了地宫见不到活人。”

    声音淡淡飘散,那道瘦削的背影也彻底步入正中廊道。

    或许是先前秦隐的出手相救,让张南笙在此多说了几句。

    这也恐怕是几年来他说话最多的一次。

    项铁力那铜铃大眼中也闪过沉思,看了一眼秦隐。

    视线交汇。

    “你左,我右,活着。”秦隐抬头。

    项铁力眼中煞气闪过,最终化作凝重,丝毫没有之前密林中显示的憨厚,“为了家里婆娘,俺这五年不能死,保重。”

    言毕,他大踏步冲入最左侧。

    秦隐回首看了一眼身后洞口,眼中冷然。

    哪怕是刺客,在干这行之前也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和或多或少的理由。

    他秦隐,同样有理由。

    洞外,已经有人群奔行声隐隐传来。

    转身踏入最右走廊,这一刻的秦隐收起了醉今朝。

    掌心里,多了一柄森寒狰狞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