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94章 富贵险中求(3/3,贺盟主漆黑袟約修亞)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遍地绮罗,盈耳丝竹。

    东离,便是这偌大通天陆的江南水乡。

    和鱼梁仅仅一江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其后。

    无竹港,除了停靠着往来的商货江船,远处还隐隐可见汇入星罗江的河流之上,有乌篷船飘荡,娇小白皙的东离女子一边唱着婉转动听的棹歌,一边弹出细细的手腕的摇晃船橹。

    渡江船靠岸,二层飞庐之中的修行者们终于对视一眼后,都默默收拾行囊下了船。

    这里还未有利益关联,在这便刀兵相向那是蠢透了的做法。

    等到涉林崖,大家自是陌生人。

    岳训庭和紫袍道人在船尾别过,抱刀男子从二层直接脚尖点着江风飞了下去。

    云中一条棍孙不笑,则是眯起眼睛讥讽的看着港口上一些衣着毛边短袍的佩刀人,手臂搭在木栏上五指摊开,一柄巴掌大的精致小弩出现于掌心。

    “笑爷这淫毒小箭向来只射女人,今天给你也来一发,免得不知道爷爷在哪艘船上。”

    咧开一嘴黄牙,孙不笑右手虎口猛地一压。

    坐在原处的秦隐眼神一凛,只见一道白线霎时破空,掠过他的视线。

    原处一人猛地传来惊呼惨叫。

    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以竹石搭建的平台上,一名佩刀男人捂着身后仰头哀嚎。

    那张脸……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绛紫色,当他张口咆哮时更看到一阵粉红色的烟雾从喉咙喷出,随即便开始拼命撕扯自己胸口的衣服。

    大片大片的衣物被他从胸口撕掉,嘴唇也开始膨胀起来。

    毕方一对鸟眼瞪得滚圆,“口吐红烟,这是本家兄弟”

    就在胖雀子喃喃自语的功夫里,那十几名着短袍的佩刀人全都将喷火的目光望向这里。

    “云中贼在那!去杀了他!”

    眼看着那些佩刀人眼睛都红了,提刀就向着渡江船冲过来。

    “哈哈哈,中了你爷爷的淫毒小箭,还敢生生挺着,孙某人佩服。”

    “不过想抓到我,真是天大笑话。”

    猥琐的脸在那放肆大笑,只见孙不笑起身提着身旁短棍,纵身一跃。

    浪花溅起。

    整个人竟直接跳入了江中。

    除了入水时溅起的一朵浪花,再无其他声息。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打破了无竹港的有序。

    佩刀人群疯了似的追来,竟然也是不管不顾的跳了水。

    “云中贼跳了江,别让他逃掉!”

    远处似乎还有一批人赶来,一时间整个港口鸡飞狗跳。

    秦隐的视线落在那道如鲨鱼般从水下拂过的隆起,心中慨叹那些人是追不上孙不笑了。

    此情此景,还真应了那句人渣坏到脚底流脓的地步。

    这种毫无底线的人使起坏来才最是难缠。

    看完一场闹剧,四周的修行者也散了七七八八,他终于握刀起身准备离开。

    但他刚刚起身,目光便冷了下来,因为在船尾处,破烂土黄袍子的李断潮正讨好的笑对着自己。

    “有事”

    “这位小友看着面善呐……”李断潮刚谄笑着开口便很快讷讷说不出来。

    因为秦隐直接握着那柄醉今朝走向楼梯,理都没理自己。

    “得得得,贵人。”眼见秦隐的半个身子都消失在楼梯中了,李断潮也顾不上客套了,直接追上去热络开口,“不瞒少侠,在下李断潮,祖籍东海,巡游方士。刚刚船上观众人发现少侠面有非凡之相……”

    “我不算命。”

    秦隐已经彻底走下楼梯,但李断潮速度更快,瞬间和老鼠一样窜到前面拦住了他。

    嗯

    醉今朝已经被拉出指长,那森寒刀光闪的李断潮脖颈阵阵发冷。

    那张油滑世故的脸,立刻就像枯萎的菊花一样皱了起来。

    毕方从秦隐怀中探出个鸟头,叹了口气。

    这个江湖老混子真是不知道秦隐这厮的脾性啊,这特么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主,能动刀的事儿一般不动口。

    “不算命不算命,我看少侠英武非凡,想与少侠做笔生意。”

    秦隐的脚步止住,眼神如刀子一般落在李断潮身上,直把后者看的发毛,才淡淡开口:

    “什么生意”

    李断潮舒了一口气,顿时笑了,忙将自己准备好的说辞交待出来。

    秦隐面无表情的等待这破落方士说完场面话,后者见状讪讪一笑,忙说出自己的交易内容。

    “传闻涉林崖的秘藏是一百七十年前的照月灵皇宁展的衣钵冢,他生前便是通晓天机的大人物,尤其是在阵法上颇有建树。这座秘藏又传闻是衣钵空冢,布局定然罕见,或许是他的独家秘法。”

    “身为方士,对此本就难以拒绝。所以我只求能与少侠并行,倒不奢求保我不死,只是希望能在关键时刻搭把手。”

    李断潮嘿嘿笑着,双手一抄,掌心各出现一物。

    “至于报酬,我有两种,少侠可从中选一。”

    “其一,便是在下游历培洲时获得的一枚上等西狄火骨丹,此丹服用可在半个时辰内突增一气旋!是江河境以下的神丹!”

    “其二,便是一卷灵纹图卷,此乃是去年替贵人算命所得,功效……我也不知,毕竟我不善刻纹。”

    这中年方士讨好看着秦隐,眼中流露期待。

    秦隐眼神在灵纹玉筒和丹药木盒上扫过,最终落在李断潮的脸上,“怎么算交易成功”

    “我们一起行动,一刻钟后自会交给少侠。这两个盒子里都有机关,所以切莫考虑其他打算。”

    李断潮一拍手,哈哈笑道。

    秦隐盯着李断潮的一举一动,咧嘴一笑,瘆得对方直感觉背后发毛。

    “你这人有趣的很,记得下次骗人时找个珍贵点的物件。”

    说完之后,秦隐提刀与对方错身而过。

    这两样,还真提不起他的太大兴趣。

    一个方士的药他不敢吃,一个方士淘来的灵纹恐怕也不是什么好货。

    要是有刀法,他倒是可以考虑。

    李断潮先是愕然,紧接着便是摇头一笑。

    这个少年,还真是谨慎。

    不过,说的也没错呢。

    “好嘞,少侠,那我们里面见。”李断潮在后方热情的挥手。

    命灵雾气带着明黄,这种人虽不是大气运之辈,但绝对不是早夭折之相。跟着这种人进秘藏,绝对能多几分把握。

    等混进去,没准到时候就不需要交出这两种宝贝了呢。

    想到这里,李断潮嘿嘿一笑。

    声音远远传来,秦隐摆摆手,大步走开。

    ……

    走了几里之后,秦隐便打开背后行囊进入一座树林,当再次出来时已经是青布衣加斗笠的打扮,醉今朝被麻布包裹住那名贵的刀鞘负在背上,只剩下漆黑的刀柄被斗笠遮住。

    东离气候湿热,斗笠和青衣短裤又简单又清凉。

    这种装扮,在水乡之地尤为常见,秦隐换了这一身后在道路上行走毫不起眼。

    这里是无竹港,按照之前金阳城买到的地图看,南行经过溪洪谷再行二百里,就到了涉林崖。

    不过问题就在于,涉林崖不是某一座山崖,而是绵延数十里的整整一片!!

    所以,他需要一个引路的人……

    至于是谁。

    已经有了答案。

    秦隐看着远处桂树下那道……刚刚从江面钻出来的湿漉漉的身影,嘴角咧起。

    富贵险中求。

    这次,他还真想试上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