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虎君 > 第36章 横练赤金体
    厮杀的密林中出现片刻的寂静。

    下一刻,万里鹏的眼球上密布血丝。

    “谁敢杀老子的兄弟!”

    “——是——谁!”

    身入气旋一重,筋膜强韧,由内到外。

    这一声犹如狮吼,山林震荡。

    万里鹏的狼牙棒重重砸在地上,宛如兽王咆哮。

    “杀了又怎样?”

    平静的声音从迷雾深处传来。

    隐隐可见一道缓步走来的身影。

    “一壶抵一壶……我还欠井大哥两壶酒。”

    一排弩箭瞬间没入雾气深处,声音戛然而止。

    几名山匪们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然而一道身影此刻却如鬼魅般从几名持弩山匪的侧面闪出。

    噗!

    刀刃入体之声轻轻响起。

    笑声戛然而止。

    那几名山匪骇然回头,只见自己的同伴捂着脖颈,颓然倒地。

    尸体倒下的后方,一道身影如烈火般冲出。

    弓步上刺!

    琅琊匕从齐根没入为首山匪的天灵盖。

    抽刀、转身后刺!

    又是一声。

    明明那名山匪都已经举着朴刀砍来,但在刀锋距离秦隐脑门还有两寸时,秦隐以更快的速度将匕首插入他的胸腔。

    迅疾如风,狂烈如火!

    斜地里又是一道身影袭来,那是一人抡起铁棍砸来。

    垫步后撤,棍子擦着脚尖锤到地面。

    山匪惊惧抬头,却见秦隐接连三刀刺穿自己持棍的臂膀。

    琅琊匕的锋锐之下,肌肉同豆腐般脆弱。

    “啊!——”

    凄厉的嚎声响起。

    秦隐的左臂如猿猴般揽住对方脑袋,猛地一拧。

    咔!

    松手。

    尸体倒地。

    最后一人……

    秦隐耳畔听到风声,目光冷漠如铁,左臂绷紧,向后猛地弯折顶出!

    铁肘为锋,力发穿石。

    玄宗健体拳十一式·后甩角!

    骨骼爆碎声中,那名山匪眼珠突出,整个胸膛瞬间塌陷。

    至此,持弩人,全殁。

    此地距离万里鹏尚有五十余步。

    雾气弥漫,难以看清彼此。

    但此刻,万里鹏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正看着自己。

    因为那道声音正在对着自己平静诉说出下一句。

    “不是要杀我么?那就滚过来。”

    听到这句,万里鹏瞬间双目充血,抡起狼牙棒,如同疯兽般冲来。

    “小子找死!”

    气旋一重。

    而且还是带着血腥味的气旋一重。

    万里鹏有着明显由武入道的特征,周身汗气蒸腾,灵力从气旋中迸发,沿着三百灵脉灌入全身各处,让他本就魁梧的身躯又庞大数分。

    奔腾起来宛如犀牛!

    那只一人高的狼牙棒更是夹杂着恐怖的威势。

    尤其是那些雾气让人们只能听到声音,心中的压迫感更重。

    一些见情况不妙的山匪已经提前闪开。

    秦隐在利用短暂的时间来平息气血,目光扫过脚下四周。

    酒坛。

    大弓。

    裹着油布的铁箭。

    还有尚未熄灭的火把。

    俯身,抓住一只陷入泥土的酒坛,秦隐猛地向前一甩。

    嗖!

    半坛酒里好像听到一声咯噔,紧接着好像是一连串的气泡声……

    秦隐没有理会,只是抄起大弓。

    箭头晃过火把,红焰起。

    正立,张弓。

    三石强弓在秦隐惊人的臂力下直接拉满,发出令人牙酸的筋弦扭曲声。

    松弦。

    铮!

    从掷出酒坛,到拾箭开弓,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火矢如流星赶月般追上那具酒坛。

    酒坛口,一对紧张的小眼刚刚冒出,下一刻陡然睁圆。

    “——龟——孙——”

    拉长的声音中,火矢刺穿酒坛。

    轰!

    酒液崩散间霎时点燃。

    一片磅礴的火云腾起于空中,在惯性的作用下扑向象奔而来的万里鹏。

    “雕虫小技,开!!”

    咆哮的声浪中,狼牙棒夹杂着狂流扫向火云。

    一只全身通红的胖雀恰好浮现。

    它此刻张口闭嘴间都是火苗四射。

    蒸腾的火焰似乎打断了它刚刚的话。

    那双愤怒的小眼刚刚落到身前,就看到那沉重的狼牙棒已然落至头顶。

    上面的尖刺都闪着寒光。

    胖雀眼睛中这时似乎有火焰燃出,这一刻全身的羽毛都炸起来了。

    狼牙棒重重捶在鸟脸上。

    在放缓的时间里,鸟脸变形的过程中,那柔韧的小舌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怒嚎而出:

    “——我——草——你——姥——姥——”

    惊天地,泣鬼神。

    那一声荡起回肠,秦隐汗毛孔都立起来。

    是毕方?

    刚刚的是毕方?

    那只蠢鸟怎么会藏在酒坛里。

    他该怎么去救——

    轰!!

    恐怖的火海气浪从前方腾起,漫向四面八方。

    秦隐只来得及挡住脸,就感觉胸口重重一震,惊人的热浪拍在身上,轰然倒飞。

    那惊人的火云覆盖了整整方圆五丈之地!

    一道魁梧的身影如破布袋般横飞而出,撞到一处大树上才重重落地,满身焦黑。

    气旋一重的他自然不可能横死。

    万里鹏张开嘴,他颤颤巍巍的指着前方。

    “你……”

    一股白烟从喉咙中冒出。

    “恁你老母,还爷的半滴本命精血啊!”

    视线中,一只全身通红、膨胀到成人脑袋大的肥鸡,疯了似的直冲而来。

    “竟然放妖兽暗算老子……”

    万里鹏此刻睚呲欲裂,一声厉喝,暴怒起身。

    “老子是铜台山大当家,万里鹏!”

    起身,一身横练功夫在气旋境加成之下,让肌肉都泛起金属光泽。

    狼牙棒抡圆,带着惊人的威势再度一抡。

    轰!

    第二次火云震爆腾起。

    万里鹏这名凶性腾起的山匪,生生与他眼里的肥鸡妖兽来了一次正面对决。

    魁梧的身躯再度被炸飞,这次万里鹏已经被灼的全身焦黑了。

    但火云中,一道红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毕方如泄了气的皮球,体型在横飞的过程中渐渐恢复原样。

    秦隐瞳孔一缩,连忙用匕首横在身前。

    咚的一声,身形重颤。

    他接连倒退五步,一声闷哼中嘴角渗出鲜血。

    浑身冒着青烟的毕方不甘的望着秦隐,气若游丝,“一滴精血……没十锅粥……爷跟你没完……”

    说完之后眼睛翻白直接倒地。

    或许是有块石头刚好搁到脑袋了,这鸟又不动声色的挪了半个身位错开。

    这厮装死?

    “你行!”

    秦隐按着自己的胸口,喉管发痒忍不住剧咳一声,将刚刚的淤血吐出。

    再度将眼神投向万里鹏……以及身侧二十步外出现的那名蒙面男子。

    “给老子……杀了他。”

    万里鹏的身躯不得不说确实强横,接连两次被火云轰中,皮都黑了还没倒下。

    领巾遮住面部,李成看死人一样注视着秦隐的方位。

    斜地里飞来一把打转的朴刀,不知是哪人脱手甩出的,奔着他的侧脸削来。

    “小心!”一名山匪惊呼着提醒道。

    但李成连头都没扭,仅仅随意的抬起左手,五指撑开。

    灵力沿着脉络从手掌汗毛孔的喷薄而出,将整只手渲成淡金色。

    朴刀没入掌心。

    咔!

    刀锋被捏的粉碎。

    那名山匪惊得下巴几乎吓掉。

    李成随意甩掉碎铁,嗤笑一声,“区区凡铁也想破我护体真罡。”

    那双嘲弄的眼神更是望向秦隐。

    他李成修行的是黄阶功法——赤金体!

    那可是霸道至极的横练功夫。

    克的就是秦隐这种依靠兵器取巧之人!

    更何况,两名气旋境围攻一名凡人武者,怎么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