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奶爸吴敌 > 第二十一章 新官上任第一把火(求推荐!)
    其实,孙邢道还是更偏向于某立的提议,毕竟当前阶段,“算数大会”是最主要的!

    至于账房工作,慢慢来就是了!

    不过既然吴敌当面提了出来,他不好直接拒绝,沉思一番,看着于某立说道:“于先生从事账房工作多年,经验确实丰富,这事情该如何安排,于先生多说两句吧!”

    而于某立做了十多年的账房先生,也算是老江湖了,对于孙邢道这话的潜台词也明白的很,知道这是要借自己的嘴来拒绝吴敌的提议了!

    心想无论你算数多厉害,来到我们的地盘你也得给我卧着!

    刚要开口,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于先生,于先生,不好了!”

    紧接着,门就被推了开来,一个满头大汗的小伙计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慌什么慌?”

    对于这小伙计的突然闯入,于某立有点不悦,脸马上沉了下来。

    进门之后,小伙计才看到孙邢道也在,又慌张的喊了一声“孙掌柜”,这才说了起来。

    “于先生,不好了!柳公子跟人吵起来了!包厢里的东西都摔了!”

    “什么?”

    “什么!”

    这话一出,孙邢道跟于某立都坐不住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惊讶。

    柳公子姓柳名鸿锦,乃齐南知府之子,在齐南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平日里也算醉香居的常客,一向通情达理,今天怎么就跟人打起来了呢?

    “好,你先回去看着,我们马上就来!”

    于某立摆了摆手,那小伙计转身就跑走了。

    这个时候,于某立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刚才他的想法是让吴敌主“算数大会”,辅助账房,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你不是想管账房吗?那就让你来!

    正好现在有了棘手的事情,看你怎么处理!

    说到底,于某立还是憋着坏心眼想让吴敌吃些亏,因为在他看来,能跟知府公子吵架的人,想来身份也差不到哪去,去了帮谁也不行,难办的很。

    这个时候让吴敌去处理,把自己摘出来岂不更好?

    遂笑道:“孙掌柜,既然吴公子一门心思想主管账房,那老夫不如就成人之美,让给吴公子了!

    从现在开始,吴公子主账房,老夫主算数大会,我二人分工明确,定能让醉香居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于某立说的慷慨大气,若是在小伙计来之前他就这么说的话——吴敌还敬他是条汉子,可是他现在说嘛,吴敌显然明白了他的想法。

    不就是想看自己出丑吗?

    呵呵,你想多了!

    吴敌大手一挥,“多谢于先生成全!那从现在开始,在下就负责醉香居的账房了!”

    “好!”

    就跟怕吴敌会反悔一样,于某立先是拍手,紧接着说道:“那吴公子赶紧上楼去看看吧,柳公子身份高贵,可不能让他在咱们醉香居里出了事!”

    这话看似是在提醒吴敌柳鸿锦的身份,其实也是在误导他,让他觉得柳鸿锦身份高贵,必须帮他,从而忽略跟柳鸿锦吵架之人的身份。

    若是吴敌这么做了,势必会遭到对方的怨恨——对方能跟柳鸿锦吵架,对付吴敌还不小菜一碟?

    吴敌看了于某立一眼,拱手作揖,不多说一句,直接迈步离开,朝着楼上包厢走去。

    ………………

    走在路上,吴敌终于明白了为何醉香居的账房先生能拿那么高的月钱,有那么高的地位。

    除了齐南城尊重有一技之长之人的传统外,更主要的还是醉香居的账房不仅负责管账,楼里的其他事务也多是账房在管,比如处理打架这种。

    而醉香居的掌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甩手掌柜,除了收收钱,负责一下酒楼的人事任命之外,其他的基本不会多管。

    所以楼上有人打架闹事,小伙计第一个来找的是于某立,而不是孙邢道。

    边想边走,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三楼,站在门外都能听到里面的嘈杂之声。

    醉香居一共三层,一楼是大厅,二楼三楼都是包厢,只不过三楼包厢都是为一些权贵富商准备的,一般人上不来。

    所以即使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少,但却没有几个围观的。

    三个人刚来到门外,周围的小伙计就拥了上来,作势要开门,被吴敌拦住了。

    “不急,你们先说说此事的来龙去脉!”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吴敌这刚上任,第一把火若是烧不好,容易把他自己也烧进去,所以他得谨慎一些!

    那几个小伙计还是第一次见吴敌,听到他的问题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旁边的于某立和孙邢道。

    “这位吴公子是我刚聘请的账房先生,以后就负责酒楼的账房了,他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

    听了孙邢道的解释,几人微微有些诧异,其中一个机灵些的伙计想着在新任账房先生面前表现表现,率先说了起来。

    “柳公子同往日一样,来之前的包厢吃饭。而隔壁包厢的公子是个生面孔,听说来自京城,是被赵世子带着一起来的。后来那京城公子好像说了周家小姐的一些坏话,被柳公子听了去,所以就进去吵了起来!”

    “周家小姐?可是周梓琼?”

    吴敌知道的周家小姐,也只有周梓琼一人了。

    “正是周家布坊的周小姐!”

    小伙计忙附和道。

    怎么跟她扯上关系呢?

    吴敌想着,又问道:“有没有打起来?”

    “那倒是没有,两边都还克制,只不过摔了几个碗碟!”

    吴敌点了点头,又打听一番,才知道领着那个京城公子来这里的赵世子平日里跟柳鸿锦就多有不和,只不过像今天这么公然吵起来,而且还摔上东西的,还是第一次!

    现在显然到站队的时候了,要么两个都得罪,要么得罪一个而讨好另一个!

    至于得罪谁讨好谁,就是一门学问了。

    这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必须给他烧起来,至于怎么烧,烧谁,吴敌已经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