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奶爸吴敌 > 第十九章 分饼就分饼,你砍什么人?(求推荐!)
    “难不成于先生提前把题泄露给了我,所以说我作弊?”

    “血口喷人!我怎么会提前把题给你!”

    于某立一甩袖子,赶紧跟吴敌撇清了关系。

    “题是你出的,你又未曾提前告诉我——”

    吴敌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那你说个屁?”

    “你——”

    接二连三受到吴敌的人身攻击,于某立早就处于暴走的边缘,不过看到孙邢道正疑惑的看着他,好像在等他的解释,他还是忍了下来。

    “孙掌柜,你想啊,这题是去年算数大会的最后一道题,若是有心,肯定能够打听得到!这道题有多难,孙掌柜想来也是知道的!”

    说着指了指桌子上那张连一半都没写满的宣纸,冷哼道:“他怎么可能连算盘都不用,直接把答案写了出来?他提前知道题目却不说,不是作弊是什么?”

    吴敌简直被他的胡搅蛮缠给逗笑了!

    你不行,就以为别人都不行了?

    做为一个男人,吴敌可知道自己很行!

    冷笑几声,也懒得回他,等着孙邢道主持公道。

    不过孙邢道接下来的反应让吴敌有些心寒。

    只见他听了于某立的话,刚才看着吴敌还兴奋异常的眼神,瞬间犹豫起来。

    说起来,孙邢道见到吴敌也不足半个时辰,说信任有些早了,尤其是被于某立一提醒,那么难的题,怎么可能连草稿算盘都不用就做出来了呢?

    除了天赋异禀之外,就只有于某立刚才说的作弊这一种解释了……

    又看了吴敌一眼,他还是更倾向后者。

    “呵呵,于先生言重了!就算是小兄弟提前知道了这题目,想必他也绝非有意为之,算不得作弊嘛!”

    看似是笑呵呵的替吴敌解围,不过这话里话外无不显示着对吴敌的不信任。

    被人质疑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啊……

    吴敌眯着眼,心底冷笑,若不是为了生活,他早掉头不干了。

    不过想到囡囡,他就咬了咬牙,随即坦然道:“既然孙掌柜跟于先生都不信任在下,那你们可以再出一题!若是在下回答不出来的话,那就——”

    “那就如何?”

    旁边的于某立忙不迭的接话,眼神很是急切。

    “我二话不说,直接离开!”

    “好!好!!好!!!”

    于某立连说三个好,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容。

    不管吴敌刚才作没作弊,就凭他刚才算账的能力,若是留下来,对他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啊!

    所以听到吴敌亲口说答不上来就主动离开时,他自然乐不可支。

    而孙邢道听吴敌说完只是微微蹙眉,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虽然刚才吴敌展现出来的算账能力惊人,不过于某立同样可以算账,同样情况下,他觉得还是留下更熟悉齐南城的于某立更靠谱些。

    看着这两人的反应,吴敌耸了耸肩。

    “于先生,出题吧!”

    这次,于某立没再拿什么账本之类的东西,而是直接念了起来。

    “我有三个炊饼,现在要分给七个人,如何只切四刀就分给他们呢?”

    念完这题,于某立斜视着吴敌,得意非常。

    于某立刚才能如此自信,就是因为这道在他看来,难到不能再难的题目!

    这题是去年“算数大会”结束之后,出题人留下的,还说只要有人能解出这道题来,今年的“算数大会”不用参加初试,直接进入最后的决赛!

    于某立拿到这题后,日夜苦想,头发都急掉了许多,可最后还是解不出来,他甚至觉得,这本来就是个无解之题,只是那出题人拿大家寻开心的,所以后来就把这题搁置了。

    只是没想到,当初让他绞尽脑汁的题目,现在竟派上用场了,天意啊!

    ………………

    “于先生,你这炊饼多大呀?”

    “……………”

    听到这话,于某立又是一阵头大。

    这特么……又来了?

    瞪了吴敌一眼,没好气道:“你管这炊饼多大作甚?跟解题有关系吗?”

    吴敌撇了撇嘴,“七个人啊,分三个炊饼,小的话,能吃饱?”

    “……………”

    于某立算是发现了,这家伙的解题思路异于常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他,因为他问的问题——他也不知道呀!

    “废话少说!他们吃不吃的饱,关你什么事?你快点解答,不会做就直说,省的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完就冷哼一声,把袖子一甩,直接背于身后,决定不再搭理吴敌。

    就你还卖炊饼,你以为你是武大啊?

    吴敌在心里诽谤着,不过解题思路已经跃然于脑海中。

    这题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答案也各不相同,看你怎么理解了。

    不过,吴敌决定给他们一个“特殊”的解答方案!

    “这题简单啊!”

    又是同样的开场白,于某立和孙邢道对此见怪不怪了,只等下文。

    “七个人,三个饼,切四刀——一人一刀,可以砍死四个人,这样就只剩下了三个人,一人一个炊饼,正好!”

    “……………”

    “……………”

    这话一出,孙邢道和于某立两人对视一眼,彻底愣了。

    如此清奇的解题思路,闻所未闻啊!

    用刀子把人砍了……

    别说是他们了,估计其他人都没这么想的!

    我让你分个饼,你却给我杀了人——有病啊?

    你有没有考虑那四个人的感受?

    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因为一小块饼就被人砍了的话,他们肯定会很无辜的说“大哥,饼不要了,别砍我”……

    可惜生活没有如果,人已经被吴敌给砍了,“活生生”的摆在于某立和孙邢道眼前,等他们定夺。

    “这哪里是解题?这分明就是胡闹!”

    愣了一会儿的于某立终于缓过神来,指着吴敌愤怒的说道。

    “这哪里是胡闹了?你让我分饼,我分完了啊!”

    吴敌笑嘻嘻的说着。

    “分饼就分饼,你砍什么人?”

    “你管我砍不砍人,饼分了,这题就算解出来了!”

    吴敌一拍桌子,把于某立下了一跳,赶紧退了一步,生怕吴敌一言不合也把他给砍了一样……

    (求推荐。。。。。)